Alter

Alter聊IT

公告

Alter,互联网观察者,长期致力于对智能硬件、O2O、手机等行业的观察研究。

文集

科技(312)

统计

今日访问:1122

总访问量:3767712

上帝造原野,人类造城市。英国诗人库伯的沉吟,可以说是深圳过去40年的写照。从偏居一隅的小渔村到千万人口的国际化大都市,深圳被证实是一座创造奇迹的城市。同时作为现代化城市的后起之秀,深圳的成长和进化少了些历史的羁绊,最终在智慧城市的征程上一跃成为其中的优等生。比如咨询机构德勤在2020年发布的《超级智能城市报告》中,将深圳列在了第一梯队首位。其他第三方机构的智慧城市排名中,深圳的位置也通常不出前三的榜单。站在深圳经济特区成立40周年的全新起点上,除了回顾深圳的城市进化历程,或许还隐藏着另外一个答案:深圳的..
理想中的智慧城市应该是什么样子?自从IBM在2008年提出智慧城市的概念后,诸如此类的问题时长被提及,也有越来越多的城市想要给出示范。作为世界上老龄化速度第三快的国家,新加坡的回答是以公民为核心;在沙漠之地上崛起的迪拜,总结出的经验是数据优先;世界上第一个智慧城市迪比克,偏爱城市的宜居优势;被视为全球智慧城市风向标的巴塞罗那,在大街小巷中铺设了传感器,要建设一座物联网的城市……2020年的数字中国建设峰会上,中国平安、阿里巴巴、腾讯、华为等中国智慧城市的急先锋们齐聚一堂,围绕智慧城市的教育、医疗、交通等话..
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出席参议院听证会时,发生了有趣的一幕:美国参议员奥林·哈奇严肃地向扎克伯格问道:“你们如何保证Facebook的商业模式能一直免费?”面对这样一道突如其来的“送分题”,扎克伯格愣了几秒后轻松回答说:“议员先生是这样,我们有广告。”哈奇和扎克伯格看似有些戏剧性的问答,却也道出了互联网商业的要义:我们享受着互联网提供的免费服务,这种模式之所以可以延续几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广告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同时市场调研机构Zenith的数据显示,2000年以前传统广告的市场份额几乎是百分之百,但到了20年后..
国庆假期前一天,百度披露了小度科技独立融资的消息。吸引外界关注的同时,也留下了不少疑问:百度为何要在这样的时间节点分拆小度科技,以及走向资本市场的小度将担纲什么样的使命?独立融资,是否为智能音箱行业走出了一条新路?毕竟从百度在2018年6月推出首款自有品牌智能音箱——小度智能音箱算起,前后不过两年多的时间,即使小度智能音箱早已连续多个季度登顶国内市场销量榜单,但智能音箱仍然被习惯性贴上“新物种”的标签。百度此时给出分拆小度的计划,俨然有过一番深思熟虑。01当市场回归理性距离阿尔法狗引爆人工智能的第三次..
踩在老一辈探索者的肩膀上,新国货品牌并不缺少跳出循环的机会。
新国货的频频出圈,吸引来的不只是围观者和创业者。财经作家吴晓波跨界推出了一部《新国货》纪录片,阿里升级了扶持自主品牌的“新国货计划2020”,腾讯和人民日报数字传播启动了加速新品牌数字化布局的“人民·新国货”项目,智慧商业服务提供商微盟也顺势推出了“人民·新国货数字加速计划”……如果说新国货运动是一股巨浪,那么就有人想要找到推动潮水的底层动力,也有人想要打开新消费时代的魔盒。01三次新国货运动新国货运动几乎是周期性的现象,即便是在80后和90后的记忆里,打着“国货”旗帜的品牌崛起浪潮也已经出现三轮之多。上..
1997年,著名黑客埃里克·斯蒂芬·雷蒙在《大教堂与市集》一书中预测了两种不同的自由软件开发模式:一种是大教堂模式,原始代码是公开的,但每个版本的开发过程由一个专属的团队管控;一种是市集模式,原始代码同样是公开的,不过是放在互联网上供人检视及开发,最直接的例子就是Linux。最终“市集模式”证明了开源比闭源更加高效,全球99%的组织在IT系统中使用了大量的开源代码,开源的价值也被越来越多的企业重视。比如微软在2018年以75亿美元的代价将代码托管平台GitHub收入囊中,IBM则在2019年斥资340亿美元收购了著名开源解决方案供..
对媒体业而言,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悲观派认为人工智能正在摧毁传统媒体残存的基础,媒体业的灵魂从“写作者的情怀”让位于“工程师的严谨”;也有乐观派认为人工智能正在将媒体变成一个全新的内容产业,直接从手工业阶段跨越到流水线大工业时代。这些都还只是人工智能叙事体系中的讨论,当整个社会都开始进入到新基建时代,媒体业又将何去何从?9月27日的中国网络媒体论坛技术论坛上,专家学者和企业家们就媒体业的危与机进行了深入的讨论。任何变革和进步的出现,都离不开生产力和产业的深入融合,站在产业智能化的视角上..
沉寂了许久的出行市场再度热闹了起来。借鉴下沉电商玩法的花小猪,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市场观察期后,先后因违法营运被多地交管部门约谈,滴滴的突围计划蒙上了一层阴影。市场上的另一玩家嘀嗒出行,高调晒出六周年成绩单的同时,坊间也传出了嘀嗒出行即将在香港市场寻求IPO的消息。对于滴滴的二次出发、嘀嗒的弯道逆袭,以及美团、曹操出行等新势力的跃跃欲试,业内陆续出现了网约车大战再起的争论,以至于有人猜测出行市场的烧钱游戏将二次上演,出行赛道可能是一场看不到尽头的无限战争。站在商业的维度上,诸如此类的讨论不乏一定道理,..
可能很多乐迷都没有料到,赵英俊会在这个秋天以一种特殊的方式掀起一轮别具一格的音乐旋风。随着韩红翻唱的《方的言》上线,赵英俊《一首歌一个故事》重唱系列的十三首作品全部录制完成。尽管最初提出重唱计划,只是赵英俊一个突如其来的想法,为了弥补一些未能达成的遗憾,但数据俨然超出了最初的预想。薛之谦演唱的《守候》在网易云音乐独家上线后,24小时的播放量即超过500万,评论数迅速超过了7万,并登顶飙升榜和新歌榜两个榜单;陈奕迅重唱的《世界上不存在的歌》在网易云音乐上线当天的播放量就达到280万,累计有7万多用户分享、超..
距离QQ音乐上线“扑通”社区已经过了两个月之久,围绕“音乐社区战争打响”的讨论也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按照一种流行的说法:音乐是情绪和文化的符号,本身就蕴含着情绪的共鸣,社区可以说是最鲜明的族群特征,总有一群互不相识的用户基于同一首歌的喜好,进而形成了情感上的共识。问题在于,音乐有着天然的社区基因,可社区文化的形成却直接考验着平台的运营能力。上线两个月之久,已经过了启动和摸索阶段的扑通社区,在运营上交出了一份什么样的答卷?01音乐社区的爆发逻辑在探讨这个问题之前,不妨先来梳理下音乐社区的爆发逻辑。有人..
养猪行业再度热闹了起来。9月初的时候,1000多头种猪坐着专机从欧洲丹麦抵达中国四川的双流机场,“为种猪包机”开始成为外界争议的焦点。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首先对此进行评论:养种猪就是做“猪的芯片”,现在必须冲上去自己解决,要解决种猪国产化的问题。网易味央CEO倪金德随后发声称认同“猪芯片”的说法,但进一步表示,种猪基因应该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应该培育发展产子率高、耐粗饲且口味明显优于进口白猪的国产土猪“芯片”。短短一天的时间后,网易味央的养猪事业就有了新动作,与浙江省基础建设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签署了..
秋风渐起,又到了一年中吃蟹的季节。正如每年都会发生的一幕:电商巨头和物流老玩家们再度上演了一场大闸蟹争夺战,被消费者戏称为“纸螃蟹”的蟹券再度进入消费旺季,围绕真假“阳澄湖大闸蟹”的口水战也再度流行起来……与往年有所不同的是,在大闸蟹养殖面积占比过半的长三角地区,沪苏浙皖的农业部门牵手拼多多举办了首届长三角大闸蟹云拼节,太湖、固城湖、洪泽湖、长荡湖等大闸蟹优质产区联合成立了“长三角大闸蟹云拼优品联盟”,拼多多也适时推出了帮助蟹农们进驻电商渠道的“长三角新蟹农计划”。面对大闸蟹行业积存多年的顽瘴痼..
2020年的百度世界大会上,小度上演了一把场景秀。李彦宏和康辉与小度进行现场对话,并让小度模仿康辉的声音讲了个故事;央视主持人郑丽走进了被小度改造的养老社区,还原了老年人与小度的对话情景;百度智能生活事业群组总经理景鲲不仅在上海佘山世茂洲际酒店内演示了小度在酒店内的应用,还顺便秀了下小度的智能耳机。从日常的家庭场景,到养老为主题的地产场景,再到精心打磨的酒店场景和初次示人的随身场景......可能是因为小度智能音箱的千万级销量,自然多了一些外界关注。可对一款尚未成为营收主力的产品来说,如此高频的露出无异于..
在线办公可能是2020年最让人捉摸不透的商业赛道。先是在年初复工复产的高潮中,被视为黑天鹅引爆的第一个风口,然后在线办公的热度逐渐下降后,出现了昙花一现的质疑声,再到百度、阿里、腾讯、华为等巨头的在线办公全面布局,办公和协作的在线化被验证是不可逆转的趋势,在线办公的新常态和持久战渐渐成为主流的观点。然而在线办公市场的变局并没有结束,随时可能出现新的风暴点。比如刚刚结束的百度世界2020智能云分论坛上,百度新一代人工智能办公平台如流在业内率先提出了“1+2+3”的AI智能办公标准,并将以此构建企业服务生态,为用..
9月15日的百度世界2020上,百度智能云的阵容不可谓不豪华:百度CTO王海峰与百度智能云各主要板块的负责人集体亮相,不仅在基础云、物联网、数据智能等基础设施层面迎来了重磅发布和升级,还针对能源、城市、金融、制造等行业给出了新的洞察和成果。百度CTO王海峰:百度智能云持续聚焦社会价值及商业价值兼具的重要赛道,加速提升影响国计民生的重要行业的智能化水平。熟悉百度智能云的朋友应该知道,如此高密度的战火输出并不让人陌生。百度智能云2020年第一季度内部会上,百度CTO王海峰提出了新的发展战略:“以云计算为基础,以AI为抓手..
2020腾讯全球数字化生态大会云上召开,腾讯公司高级执行副总裁汤道生表示,“数字优先”将是构建未来经济,从事产业发展的必选道路。其实,在当下多个传统领域,产业互联网已经出现这样的变革——传统产业通过数字技术供给、云服务平台来提升效率,在未来创造更大受益。“未来经济”已不是未来。当下发生的一切,都是未来的基础。产业互联网蓝海已现2017年,深耕B端音乐整合服务领域多年的爱听卓乐正式加入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以下简称“TME”)。同年,多家数字音乐商用版权交易平台相继成立,国内数字音乐正式进入商业化起步期。经过长达..
2019年的华为开发者大会期间,首次向全球发布了HMS生态,一口气开放了14种能力、51项服务和885个API。此后的一年时间里,HMS生态驶入了发展的快车道。2020年初正式发布HMSCore4.0,新增机器学习、情景感知、统一扫码、近距离通信、安全检测等能力,实现了对全球超过170个国家和地区的覆盖;刚刚结束的华为开发者大会2020上,HMSCore5.0正式发布,增加了图形计算服务、图形引擎服务、AREngine等开放能力,HMS生态羽翼渐丰。作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基础设施,华为不断完善HMS生态建设的原因,俨然不只是为了秀肌肉,而是打造整个互联网商业持..
2015年的时候,中国建筑装饰协会向外界披露了这样一组数据:中国家居家装行业的市场规模已经超过4万亿元。正是在2015年前后,家居家装行业被视为互联网的新蓝海,大大小小的互联网家居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嗅觉敏锐的资本市场也循迹而入。然而万亿规模的家居行业最终被验证为最难啃的市场,一些创业者留下“这是中国最烂、最差的行业”的感慨后,含恨告别了一地鸡毛的互联网家居市场。遇挫的俨然不只有互联网玩家。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2018年国内规模以上家具企业的总营收,仅占家具制造业主营收入的1%左右。相较于汽车、餐饮、..
互联网行业最近的大事除了TikTok的内外交困,最引人注意但也有可能被习惯性忽视的一则消息是:阿里和腾讯之间的市值已经差了一万亿港币。过去一段时间里,人们往往把阿里腾讯相提并论,流水的“网红公司”,铁打的AT格局。不仅是两家分别拥有淘宝、支付宝、微信这样的国民级APP,还源于二者市值的交互上升,不分伯仲。然而最近的几个月中,阿里与腾讯的差距正逐渐拉大——腾讯已经被阿里落下了一个字节跳动的市值。市值往往是外在表现,内在原因则多半源于公司的战略布局和赛道选择。不用追及过远,三年前那场著名的乌镇饭局,就为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