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er

Alter聊IT

公告

Alter,互联网观察者,长期致力于对智能硬件、O2O、手机等行业的观察研究。

文集

科技(138)

统计

今日访问:825

总访问量:2012400

WeWork失败的IPO经历,让孙正义和软银的投资神话出现了危机。就在软银打算继续注资拯救WeWork的时候,另一家由孙正义背书的机器人企业也传出了推迟赴美上市的消息。不同于“共享办公”身上的争议与泡沫,服务机器人赛道似乎没有被唱衰的理由,被迫推迟上市计划的背后,当真只是孙正义陷入舆论漩涡时的连锁反应?较真一些的话,或许可以给到两个答案:一种是摩根士丹利首席美国股票策略师迈克·威尔逊在评价WeWork时给出的观点:“在我们看来,为没有实现盈利的企业提供慷慨资金的日子已经结束了。”在软银被嘲讽为“一级市场泡沫发动机”..
10月15日,百度之星迎来了自己的第15个颁奖礼。与往年最大的不同,可能就是00后在本届百度之星的表现,程序设计大赛排名前10的名单中,00后占据的席位有9个之多,其中来自杭州学军中学的00后选手张哲宇同学一举摘得程序设计大赛桂冠。当整个社会都在讨论AI人才缺口的时候,00后们在百度之星赛场上的出色表现,不失为一个好消息。百度CTO王海峰与2019“百度之星”优胜选手在一起中国AI的星星之火把时间退回到2005年,彼时在校大学生们还在学习C语言等基础的编程课程,互联网世界里发生了什么,整个社会需要什么样的人才,大多数学生无暇思..
进入2019年后,长租公寓市场的变化有些微妙。一是长租公寓在爆雷潮后进入整顿期,政策红利的边际效应减弱,长租公寓市场的洗牌浪潮尚未落幕。二是蛋壳、自如、青客先后传出赴美上市的消息,沉寂了一段时间的长租公寓,似乎要重新热闹起来。按照互联网的一般规律,趟过“爆雷潮”生存至今的长租公寓玩家,很大程度上拿到了决赛的入场券,进入二级市场似乎只是时间问题。然而留给长租公寓市场的难题悬而未决,稍有不慎就可能让股价翻车,此时开启IPO是否有些操之过急?01时机成熟了吗有些扫兴的是,联合办公企业WeWork刚刚遭遇IPO滑铁卢,估..
自从9月份开始,美国有关电子烟的每一条坏消息,都能在太平洋彼岸引发一轮舆论风暴。之所以出现这番现象,可以从两个层面作出解释:一是电子烟着实是个大风口,连老罗这样的“情怀创业者”都选择入场,势头丝毫不逊于前两年的区块链。与区块链衍生出的炒币行为颇为相似的是,电子烟是否是一个向善的行业,至今仍在争论中。二是电子烟市场的不确定性,几乎所有创业者讲故事的时候,都会选择以欧美市场的前景为蓝本。电子烟在美国市场的“后院着火”,对那些急于得到资本市场青睐的中国玩家,自然不是什么好消息。有些遗憾的是,尽管美国、..
途歌失信,哈啰涨价,共享出行彻底成了一场资本游戏。其中的魔幻之处在于,哪怕是曾经的明星和宠儿,稍有不慎就可能被资本和用户抛弃,以一种悲壮又不堪的姿态默默退场;哪怕是曾经可有可无的小角色,在战事激烈的时候扶稳了方向盘,照旧可以在耗死了老大和老二后操控市场。再低劣的编剧也能写出这样的剧本,可精明的创业者和投资人往往成了剧中人。如果从2012年前后滴滴们的诞生算起,网约车、共享单车、分时租赁、顺风车……如此这般的剧情上演了一出接着一出。一边是落败者被迫出局,一边是资本的大举进入,短短七年的时间里,共享出行..
王坚博士在《在线》一书中写过这样一句话:在线世界是一个没有被开荒的世界,我们可以做的事情还有很多,而唯一的限制就是我们的想象力。如果是在五年前,大家理解这句话的时候,思路不免被局限在互联网上,社交、零售、外卖、出行等所有高频行为都可以在线上进行。然而从今天的眼光来看,互联网早已不再是“在线世界”的代名词,在万物互联、IoT、5G等新概念的洗礼下,在线的不只是数据和服务,生活方式也将在线化。作为“在线理念”的践行者之一,阿里人工智能实验室在今年的云栖大会上进一步释放想象力,推出了面向智慧家庭和未来社区..
有人说,“创业者”只是一种职业,尤其是正在发生的这场创业寒冬里,无数人开始认同这样的说法。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局面,可以从畅销书《疯狂的独角兽:硅谷创业公司历险记》中找到答案,作者极具讽刺意味地阐述了一家科技创业公司的发展模式:快速增长,不怕亏钱,立马上市,发家致富。在中国大致有着同样的景象,要么追求IPO,要么卖给BAT,抑或是在资本寒冬里浮躁地抱怨。创业本应该是一件严肃认真的事情,在风险投资的泛滥下变成了一个充满儿戏的选择。这大概就是外界熟悉的记忆片段,也是“创业者”被污名化的根源。然而在旁观者咆哮..
詹姆斯·弗拉霍斯在《智能语音时代》中有一个大胆的预测:智能语音有可能成为最有感情的技术。不过在太多人眼中,当下的合成语音很难和情感特征相关联,韵律表现上不够灵活,声音变化上相对死板。几乎无法让人相信那些冷冰冰的机械音可以承载丰富的情感,直到百度地图的一场发布会。用户只需要在百度地图App上录制20句话,然后等待15分钟左右的时间,即可生成有自己声音特色的个性化语音包。有些预料之外的是,原本被某手机厂商预定的朋友圈,猛然被百度地图语音定制的截图刷了屏。以至于有人在朋友圈中写下了这样一句话:充满“人气”的..
“我们并没有做错什么,但不知为什么,我们输了。”无关这句话的真伪,曾经在智能手机市场发生的一幕,似乎要在电视市场再度上演。起因在于华为智慧屏的发布,有别于互联网电视拼价格、造概念的一贯作风,AI慧眼、智慧跨屏、智慧音响系统以及量子点屏幕、鸿鹄智慧芯片,华为智慧屏务实而开创性的创新,正在重新定义“电视”的属性。当一场属于整个行业的变革发生时,哪怕是三星、索尼等传统巨头,也早已失去了坐吃红利的空间。01阵地连连失守传统意义上的电视,正在处于一个尴尬的阶段。如此这般的论调听起来并不新鲜,作为客厅里的大屏幕..
没5G的iPhone11成了果粉们宣泄情绪的火药桶。可如果稍微留心一些,抢在iPhone11之前上市的OPPOReno2,同样无缘5G。盘算下高通、联发科、紫光展锐等5G基带的量产时间表,想要不排队、不抢购、不黄牛的购买5G手机,恐怕还要等到明年下半年。而在长达一年的5G空窗期里,手机厂商们又该如何拯救日渐下滑的销量,给出的统一答案是——抓住Vlogger们。9月第一周里被李现带火的荣耀20S,在“前置摄像头拍摄视频”的场景里下足了功夫,最终将卖点聚焦于“年轻人的第一台Vlog手机”;仅仅用了5个月即换代升级的OPPOReno2,官方喊出的口号是“准5G时..
酷暑刚过,在线广告的凉意已经浸透互联网。QuestMobile最新发布的报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移动互联网流量增长近乎腰斩,广告收入与流量数据一致,增速同样近乎腰斩。具体数字上,今年Q2移动互联网广告增速只有13.7%,与2018年Q4接近30%的增长率相比,当前表现惨烈。即使是互联网大平台如百度、腾讯、阿里巴巴,也没逃过大环境的影响。百度Q2在线营销收入同比下滑9%;腾讯媒体广告收入同比下降7%;阿里巴巴总净营收增速也出现下降。BAT之外的平台,如微博、网易同样感受到了市场的寒意。微博在Q1营收增速创了新低。网易二季度广告服务净收..
CTR发布的一份名为《2019年手机输入法语音输入功能市场研究报告》的内容,在坊间引发了不小的非议。按照报告中披露的信息,搜狗、百度、讯飞占据了输入法市场95%的市场份额,随后话题转向语音输入的细分场景,却指出搜狗、讯飞、百度三家的市场占比分别为76.9%、9.4%和7.8%。话题的争议性也在于此。传统认知中三分天下的输入法市场,在CTR的报告中俨然出现了一家独大的局面。哪怕在竞争残酷的互联网市场里,揶揄友商为自己贴金的做法屡见不鲜,多半也是建立在相对平衡的基础上,如此夸张的数据对比可谓鲜有前例。不过拷问智商的数据背后,..
iPhone11如期而至。对于每一位在太平洋西岸熬夜看直播的果粉来说,心里多少有些复杂的情感,朝圣般等待每年一度的光辉时刻,结果却没有丝毫的惊喜,一度还有些失望。或许可以借鉴小米副总裁卢伟冰几天前的一条微博:“Apple继续如此傲慢的话,市场份额还会继续下滑。”尽管本人并不喜欢卢大嘴揶揄友商为自己贴金的风格,可关于苹果傲慢态度的评论,似乎又一针见血。乔布斯时代的苹果也很傲慢,几乎所有粉丝都认为苹果有“傲慢”的资本,无论是碾压对手的产品力,还是近乎狂热的用户忠诚度,都佐证了这一点。如今的苹果傲慢如故,却成了糟..
如果从1999年Napster的诞生开始算起,互联网和音乐产业的碰撞到融合已经有了20年的时间。从灌制唱片到营销推广,传统的音乐生产组织方式早已被互联网彻底摧毁,同时也伴随着规则的重建。然而当音乐付费渐成共识的时候,唱片公司又成了在线音乐平台争夺的对象,并在一定程度上左右了市场格局。不过在线音乐的模式进化仍在继续。在极光大数据发布的《国内在线音乐社区研究报告》中,定位于音乐社区的网易云音乐市场渗透率同样超过了8%,成为国内头部音乐产品中唯一的非腾讯选手。在线音乐的生态结构并未像预料中的一元化,偏偏出现了腾讯音..
2019百度云智峰会的余温尚未散去,李彦宏给全体百度员工的一封内部信,再次让百度智能云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从内部信来看,有几个关键信息:百度副总裁、智能云事业群组总经理尹世明携ACG团队向集团首席技术官王海峰汇报。百度将进一步升级“云+AI”战略,进一步提高百度智能云的战略定位,百度智能云将与百度的CTO体系高效融合,成为百度AI产业智能化落地的“排头兵”,同时百度也将全面向B端推进。对于百度智能云这样一家头部的云厂商,组织架构调整的背后,所影响的恐怕不仅仅是百度自身的ToB战略,也将直接左右行业的走向。01两点新..
人们对人工智能的认知,正在以年为单位的时间尺度里刷新。2016年,AlphaGo和李世石的围棋大战,掀开了深度学习的神秘面纱,彼时人们还乐于探讨人工智能有多炫酷;2017年,神经元网络、开源框架、智能大脑等往常听起来有些绕口的术语,悄然成了风靡大街小巷的流行词;2018年,被定义为人工智能和产业结合的元年,语音识别、人脸识别等技术以产品化的形式走进了千家万户;到了2019年,人工智能终于到了兑现红利的阶段,开始寻求规模化应用和可统计的成效,人工智能不仅要“落地”,还要能“听响”。而在所有的助推力量中,百度不失为国内最..
以色列的创业者,正努力刷新在中国市场的存在感。先是7月份在北京的一场投融资交流会上,具有视听能力的智能眼镜、革命性的糖尿病治疗方法等以色列的初创项目相继登场;随后在360组局的互联网安全大会,特意召开了一场以色列网络安全专场,周鸿祎当场表态要替以色列安全同行做背书;同一时间段的SEEDAWARD亚太赛区复选中,来自以色列的3D打印心脏、可生成胰岛素的微型器官等项目成为整场的焦点……这番景象多少让人想起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2017年访华时的愿景:“中国的能力、远见与以色列的技术、创新可以很好地结合在一起。中国有制造..
智能音箱正在上演一场冰与火之歌。按照StrategyAnalytics发布的《2019年第二季度全球智能音箱市场报告》,今年第二季度全球智能音箱和带屏智能设备出货量达到3030万台,中国市场占到全球出货量需求的45%。其中小度智能音箱凭借470万台的出货量,再度拿下中国市场冠军。同样是2019年上半年,国内智能音箱的新晋品牌只有5个,腾讯听听项目暂停,Rokid负面消息不断,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则直言“不再跟进智能音箱赛道”。有人说智能音箱已经被BAM垄断,有人认为智能音箱早已“变阵换道”,也有人揣测智能音箱市场遭遇了“假性增长”。就好..
一句“暑假不自由”,再度戳中了家庭教育的痛点。一是时间上的不自由,孩子放假没人管,只能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抽出时间陪孩子,两个月下来难免感到筋疲力尽;二是经济上的不自由,英语课、夏令营、绘画板、跆拳道……孩子满满的“课程表”背后是动辄三四万的“暑假经济”。原本打着“假期”标签的两个月,反倒上演了一场场荒诞的情景剧:家长们抱怨时间、财务和精神上的不自由,孩子们吐槽暑假成了比上学更累的“第三学期”。几乎每年都有人呼吁应该给学生紧张的学习过程适当留白,可在“起跑线”思维和“剧场效应”双重刺激下,没有家长想..
1999年微软推出了一部名为“MicrosoftSmartHome”的广告片,用6分钟的时间描述了这样一幅画面:当你推开家门的那一刻,灯光亮起、窗帘拉开、舒适的音乐随之响起,动动嘴唇发出指令,电视就会自动播放喜欢的节目。如果准备晚餐时发现鸡蛋即将用完,只需要可扫描包装盒上的条形码,鸡蛋就会被放进电脑里的购物车……可能微软也没有料到,这则广告片在后来的20年里成了智慧人居的指路明灯,吸引了无数的参与者,打磨出了这样或那样的案例。直到AI、IoT、5G等新风口出现,仍有一批探索者在朝着熟悉的方向布局。有些遗憾的是,几十年的时间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