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er

Alter聊IT

公告

Alter,互联网观察者,长期致力于对智能硬件、O2O、手机等行业的观察研究。

文集

科技(236)

统计

今日访问:132

总访问量:3118817

老干妈乌龙事件引爆的恩怨,加上几家自媒体的推波助澜,腾讯和字节跳动的“战争”再度陷入了舆论漩涡。在常规的认知中,腾讯和字节跳动代表了互联网的两股势力,前者是旧秩序的守门人,而后者开凿新世界的挑战者。特别是具象到腾讯和字节跳动之间的“封杀游戏”,这样的比喻有着很大的市场空间。如果跳出双方公关的操弄,抛却一些摆不上台面的小动作,暂时放下情感上的好恶,聚焦到商业的维度思考腾讯和字节跳动刀兵相见的根源,格不相入的本质可能还是两种不同思维方式导致的冲突。01腾讯的转变腾讯也曾是一家侵略性十足的企业,长时间被..
作为国内人工智能领域的“头雁”企业,百度不出意外的站上了2020世界人工智能大会的话题中心。其中百度创始人李彦宏的演讲再次出圈:“AI的发展会经历三个大的历史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技术的智能化,第二个阶段是经济的智能化,第三个阶段是社会的智能化,目前我们正处于从经济智能化的前半段向后半段过渡的时期。”这样的观点在“新基建”的浪潮下不缺少认同,不过最忠实的拥趸还是百度自身。除了李彦宏高瞻远瞩的“布道”,百度还让外界看到了“知行合一”的一面:百度文心为代表的前沿技术脱颖而出,与浦发银行的战略合作也进一步深化。..
长时间告别“话题中心”的CPU市场,最近发生了几件大事:1月初的时候,AMD正式公布了锐龙4000系列移动处理器,除了呼声最高的“Zen2”架构,还将移动处理器带入了7nm时代。6月份的苹果WWDC上,向外界披露了Arm架构Mac计算机的大量细节,苹果与英特尔长达15年的合作将在Mac“变芯”后终结。知名市场调研机构IDC也没闲着,趁势发布了《多核CPU发展趋势白皮书》,指出多核心是CPU提升性能、降低能耗的必然选择。看似缺少直接关联的三件大事,却让外界窥见了移动CPU市场的现状:引领创新的旗手已经悄然换了人选,大客户对“挤牙膏”式的创新失..
人们逐渐认识到了电商直播的薄弱环节——过于依赖网红带货。不仅在于头部主播高昂的坑位费,很难让投放主播成为一种可持续的长期策略,还在于直播间本身就是一种渠道再造或说改造的一个契机,没有任何一家品牌会真的完全把渠道假手他人,至于商户门店就更是渠道本身了。无论是从长期市场策略的角度,还是从私域运营、品牌力深化的角度看,商户直播/品牌自播都将会逐渐压过“网红带货”,成为一种更加有助于品牌自身、可持续的电商运营方法。然而线下零售是一种看得见摸得着的“销量思维”,商家的工作主要在优化自身SKU、做好成本管控的基..
作业帮E轮7.5亿美元融资的消息,迅速刷屏了朋友圈。这起融资的特殊之处在于,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内,融资金额从最初的3亿美元提升到了7.5亿美元,不排除在估值上对标猿辅导的嫌疑,但方源资本、TigerGlobal等新老股东的积极态度又是不争的事实。同时三个月内的两起巨额融资也预示着,在线教育行业不再只有年初时的“旺火”,即使是在国内一级市场投资案例较往年下滑40%的背景下,资本市场仍旧将真金白银投向了在线教育行业。在线教育,彻底从去年末的寒冬走入了盛夏。01新常态与旧业态资本态度的转变,离不开在线教育的新常态。在“停课不停..
一系列信号表明,AI尖子生美团也逐渐开始“高调”起来。
要下好私域直播的大棋,除了打造商业的基础设施,还需要流量的“摆渡人”。
6月18日,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联合百度发布了《新基建,新机遇:中国智能经济发展白皮书》(精华版)。作为业内首个全方位构建智能经济新时代版图的白皮书,对智能经济的发展趋势给出了新的预判:数据驱动、人机协同、跨界融合、共创分享的智能经济,将在更大范围内催生出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和新产业。大约从2019年10月份开始,“智能经济”逐渐成为业界讨论的焦点,只是彼时对智能经济的发展趋势似乎还没有统一,有人将智能经济视为下一步增长的核心动力,从上到下开始了新一轮的统筹布局;也有人认为智能经济还相当遥远,仍处于观望..
1998年6月18日,24岁的刘强东在中关村海开市场租下4平方米的摊位,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旅。和很多中关村的店铺一样,刘强东的京东多媒体卖起了时下流行的电子产品,在柜台进货,在柜台卖货,先做批发,后来转为零售。与众多中关村卖家不同的是,刘强东坚持明码标价、相信薄利多销,最终成了中关村时代为数不多的幸存者。特殊的起家背景,给外界留下了“3C理工男”的形象,也让刘强东成了中关村时代最成功的“摆摊高手”。凭借中关村擅长的“以价格换规模”的扩张模式,加上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红利的双重刺激,京东在相当一段时间内实现了“跳..
向多元化的音乐消费场景扩张,可能是网易云音乐下一阶段的主旋律。继LOOK直播跻身音频直播第一阵营后,另一款K歌产品“音街”也正式上线,定位于专为年轻人打造的K歌社区,同时全面升级了“星声计划PLUS”,将在未来投入两亿资金和资源,并在三年内培养百位音乐新星。网易云音乐并非是唯一将目光瞄向K歌市场的玩家,阿里在去年就先后上线了唱鸭、鲸鸣两款K歌产品,算上腾讯在2014年开始布局的全民K歌,昔日的在线音乐三巨头在K歌市场上再次聚首,甚至引发了在线K歌市场再现“三国杀”的话题。作为腾讯音乐的老对手,网易云音乐和阿里对K歌..
距离高考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互联网大户和巨头们已经“躁动”了起来。今日头条上线了高校直播专区,把高校的招生办“转移”到了直播间。支付宝则通过支付宝小程序向考生及家长直播讲解“强基计划”等新出炉的招生政策,等等。一向在高考期间动作频频的百度,也在2020年的高考季推出了“高考放心搜计划”,在打击“野鸡大学”等恶意网站、升级各地教育招生考试院和高校官网保护的基础上,打造了涵盖千场直播、权威智能搜索、高考搜索大数据在内的一揽子服务。可能在很多人的印象中,高考服务不过是互联网的垂直细分场景,并且在很大程度上有..
随着国内疫情的结束,“报复性消费”的话题逐渐热了起来。按照十七年前的历史经验,消费品零售的增速在非典过后迅速增长,民众被压制的消费欲望得到了充分释放。当上一轮报复性消费潮的“中小学生”成了消费的主力军,是否会重新上演近乎“疯狂”的一幕?零售商家们或许要大失所望,站在舞台中央的90后、95后们有了不同于先辈们的消费观,报复性消费可能不会再出现,取而代之的是健康消费的崛起。01健康消费意识的觉醒丁香医生在《2020国民健康洞察报告》中披露了这样一组数据:超过半数的青年有过猝死的担心,其中95后和00后人群的占比最..
直播带货的“火”,显然超出了许多人的预想。从李佳琦、薇娅等“草根网红”的主场,到罗永浩、陈赫等流量明星的加入,再到企业家、县长们的追逐,直播带货已然成了2020年最热闹的全民话题。只是在一个多月前的时候,等待直播带货的多半是美好的憧憬,眼下却逐渐浮现出了种种争议:一些品牌主付出了高价的坑位费,并未能换来预期的销量;流量明星们信誓旦旦入场,终究未能成为下一个“李佳琦”;被低价和折扣吸引入场的用户们,陷入了对产品质量失望的苦恼中……近乎疯狂的“追风”背后,直播带货已然成了2020年最魔幻的商业模式,可看似是..
01魔幻现实主义的一幕在印度再次上演。一款名为RemoveChinaApps的应用在印度飙红,极短的时间内跃升至GooglePlay印度下载榜第二名。单从名字上就不难理解这款应用的功能,可以一键识别中国厂商开发的App,并且还为用户提供了卸载选项,甚至还会在用户卸载掉中国APP后表示祝贺,提醒用户将应用分享给社交网络上的好友。Google这次体面地践行了自己的裁判职责,RemoveChinaApps上线半个多月后终于被下架。但印度网友似乎并不买账,在推特上公开向Google表示抗议,集体喊话GoogleCEO劈柴哥把这款有着爱国主义情结的应用恢复上架。如果GoogleP..
每隔一段时间,蔚来创始人李斌都会有意无意提到特斯拉。在交出一份亏损收窄的财报后,李斌在接受彭博电视采访时为自家和特斯拉的关系给出了新的论调:“我们确实互相竞争,但总的来说我们是盟友。”把时间点往前推一年多的时间,李斌在CBS新闻网王牌访谈节目《60分钟》的采访中同样谈及了与特斯拉的关系,彼时的蔚来被塑造为“特斯拉杀手”,以至于马斯克罕见地在推特上向蔚来宣战:“和平从来都不是一个选项。”有趣的是,李斌抖出“特斯拉杀手”的话题后,蔚来的股价一路高涨10.16%;一年多后再次给出盟友论,蔚来的股价再次大涨超过10%..
网易登陆纳斯达克20个年头后,丁磊发布了第一封股东信。预料之中的是,丁磊这封股东信连同网易即将在香港二次上市的“实锤”,迅速在互联网圈刷了屏。预料之外的是,长达2000字的信中,并未通篇画大饼讲述网易的战略定位、盈利预期和业务布局,而是阐述了网易特有的哲学:像一个傻瓜一样,为一件事坚持,为一个念头疯狂,总有一天会找到想要的答案。网易身处的互联网行业,一直是聪明人的江湖。在这样一个注定被聚焦的发声渠道上,丁磊为何丝毫不掩饰对“傻瓜”的钟情,想必是不少人心中的疑问。01丁磊与《阿甘正传》近十年的深居简出,让..
湖北成了互联网巨头和大户们暗自较量的“新战场”。淘宝、快手、抖音先后进行了湖北专场的直播带货,卡司不可谓不强大:李佳琦和朱广权在淘宝直播间里组成了“小朱配琦”组合,欧阳夏丹与王祖蓝在快手同框带货,抖音“御用主播”罗永浩在直播中卖起了湖北橙子……直播布局逐渐清晰的百度,也将湖北作为“宝藏中国”系列直播的首站,打造了长达12个小时的“宝藏湖北”直播,襄阳高香茶、洪湖莲藕、荆州鱼糕、随州香菇、宜昌蜜桔等有湖北地域特色的美食,出现在了带货的名单中。尽管这些活动都带有公益的成分,可围绕同一目的的不同带货策略..
量价齐跌,可能是电视行业在过去几年中留给外界最深刻的印象。随着近些年消费者的注意力逐渐被新媒介形式吸引,传统内容的传播载体也在随之改变,原有的载体无可避免地成了被取代的对象,这样的论调在电视市场似乎得到了验证。在用户时间越来越碎片化的当下,短视频的兴起让用户停留在手机屏幕上的时间越来越长,很多人甚至记不清上次打开电视是什么时候了。2020年是个特殊的年份,让外界对家电市场有了新的认知:包括电视在内的家电消费活动几乎被冰封,但大尺寸电视的销量却在稳步提升,同比增幅高达50%以上。于是有人梳理出了电视行业..
5月20日的“WaveSummit2020”深度学习开发者峰会上,百度CTO王海峰在演讲中提到:“时代契机为飞桨的发展提供了最好的机遇,产业智能化浪潮兴起、AI基础设施建设加快推进,飞桨将以更敏捷的脚步加速产业智能化进程。”这样的观点外界可能并不陌生,一年前的首届WAVESUMMIT峰会上,王海峰就曾以“智能时代的操作系统”的说法向外界阐述深度学习平台的价值,作为上承各种业务模型、行业应用,下接芯片、大型计算机系统的核心环节,深度学习平台在产业链中的重要性,绝不亚于AI芯片。与去年有所不同的是,王海峰在演讲中不只点明深度学习平台..
2020年Q1是个特殊的财报季,但百度还是给出了一份看点颇多的成绩单:第一季度营收为225亿元,归属百度的净利润为31亿元,同比增长219%。亮眼的营收数字之外,百度健康为代表的垂类内容成了财报中的另一个焦点。数据显示,疫情期间百度健康问医生累计提供在线健康咨询服务数千万人次,已成为中文在线健康咨询的第一入口。在互联网医疗二次起跳的风口,百度健康全面发力的时间点不可谓不巧妙,这样的一份成绩单也着实印证了百度在搜索入口上的绝对优势。只是悬念也同样存在:相比于行业内的其他玩家,百度健康的势能到底有多大;面对不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