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er

Alter聊IT

公告

Alter,互联网观察者,长期致力于对智能硬件、O2O、手机等行业的观察研究。

文集

科技(199)

统计

今日访问:748

总访问量:2533115

1.作为一名90后或者80后,早上醒来第一件事是什么?打开微信查看有没有消息,再点开朋友圈,看看朋友们的精彩“夜生活”。看了什么电影,去哪里度假,都要在朋友圈晒一下。或者用微信沟通一下工作消息,空闲了点开堆满红点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各式各样的文章视频让人应接不暇。好像微信早已是生活的一部分。回头想想,QQ空间、各种钻石会员、个性签名和说说......似乎早已恍若隔世。曾经挂着QQ长大的80后90后们,恐怕觉得QQ已是昨日黄花,被微信替代了。但是大数据却显示,QQ依旧是00后们的网上“乌托邦”。从摩邑诚联手ADD广告研究联盟..
今年3月初,阿里云华北2地域ECS出现了大面积宕机,导致很多App和网站陷入瘫痪,一大波程序员、运营和运维从床上爬起来赶到公司加班。然后不少企业将搁置许久的“多云战略”再次提上议程,程序员社区中有关“多云方案”的讨论也再度热闹起来,以至于有人自嘲道:“每次云计算大厂一宕机,我们就再抱怨一次多云战略有多重要。”第三方调查机构的态度也相当微妙。Forrester曾在调查数据中表示,99%的云计算决策者认同混合云和多云策略;Rightscale也在《2018年云计算状态报告》中指出,81%的企业已意识到使用同一云厂商可能会带来的危险性。..
1919年的五四运动期间,爱国青年们喊出了让时代铭记的口号:“只有德先生、赛先生可以救中国”。彼时的“德先生”和“赛先生”还只是音译,前者代表民主,后者寓指科学,翻译过来即“民主和科学”。每个时代都有纪念五四运动的方式,今年又有所不同。在五四青年节当天,央视打造了主题为“我们都是追梦人”的《五月的鲜花》五四晚会,作为人工智能时代的新青年代表,百度大脑的AI虚拟主持人“小灵”首次登上了央视五四晚会的舞台。和印象中呆滞、机器音的虚拟人物不同,抖包袱、讲故事、秀口才成了“小灵”独特的主持风格。这位糅合了百度..
从排兵布阵到短兵相接,工厂电商模式的战况升级,只用了两三年时间。2017年前后,电商平台开始瞄准上游工厂。“保守派”工厂还在犹豫,“改革派”工厂决心做第一批吃螃蟹的。就像是赶趟式的,向工厂抛出橄榄枝的电商玩家逐渐出现了必要商城、网易严选、小米有品、蜜芽、宝宝树、网易考拉全球工厂店……品类也从家居类产品逐渐向日用品、小家电、食品酒水、文体周边等扩张。到了2019年,工厂电商的模式已经蔓延开来,几乎成了电商巨头们的标配:淘宝、京东、拼多多、苏宁相继加入战场。当年犹豫的“保守派”工厂们,也一股脑儿地开始思考“..
以后听歌,可能真的要付费了。2015年的“剑网行动”后,酷狗音乐、QQ音乐、酷我音乐、网易云音乐、虾米音乐等上演了一幕幕相爱相杀的版权大戏,尤爱独家版权的TME如愿成为最大的胜出者,在线音乐的格局之争终于尘埃落定。标志性节点在于,占据着音乐播放器15%日活增幅的周杰伦,在酷狗、QQ音乐等平台上的所有歌曲都被加上了VIP标识,非付费用户只能试听60秒。即便是付费后成功下载的音乐,在付费停止后仍然无法收听。诚然,扫清了版权上的障碍,中国在线音乐平台正在开启类似Spotify的付费模式。01在线音乐没解决的问题在音乐版权保护这件..
先讲两个和葫芦娃相关的事件:1、4月22日,上海市版权部门发布了“2018年度上海十大版权典型案件”,一家游戏公司因山寨“葫芦娃”,向版权所有方上海美影厂赔偿50余万元。2、4月23日,上海美影厂正式起诉北京完美创意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曾在微信公众号的美容针广告内容中,擅自使用葫芦兄弟和“爷爷”的形象。两起侵权事件被媒体捧上头条,并非是偶然之举。在第十九个世界知识产权保护日之际,围绕知识产权保护的呼声再次热闹起来,除了对加强立法和惩戒制度的呼吁,也开始出现对知识产品保护的实现路径、技术体系的讨论。在一连串侵权事..
在5G手机大规模商用化之前,手机厂商们还需熬过漫长的黑夜。
天猫精灵CC刚刚宣布699元的定价,小度在家1S就给出了299元的“狂欢价”。经历了初代智能音箱的价格混战,一向在这个领域扮演“价格屠夫”的百度,似乎有意将有屏智能音箱的价格引向新纪元。可如果仅仅从价格的角度审视智能音箱的第二波战事,未免会有失偏颇。智能音箱的市场需求远未爆发,价格也绝非是竞争的唯一手段,隐藏在价格混战背后的,恰恰是智能音箱市场的竞争升维,价格门槛、产品创新、场景生态等都是竞逐的筹码。01拼诚意,MBA“三分天下”与其说是价格混战,倒不如说智能音箱的价格正走向合理。早在2017年的时候,“智能音箱..
先说一下背景。曾经是高德地图的资深用户,不为别的,只因郭德纲老师的导航语音确实很有趣,手机上也一度安装了高德、百度和苹果地图三款导航App。卸载高德地图是因为春节后的一次“导航事故”,事先设定了去印象城的路线,然后特意选择不走高速。令人糟心的事情发生在下高架后的转弯时,跟着高德地图转了最右边的车道,十分钟后却开到了高速路入口(后来意识到主路和辅路的区别)。无奈掉头后重新选择路线,同样是不走高速,结果又开到了一条正在施工的道路……“盛怒之下”,一卸了之。本来已经熟悉了汤唯的声音,在微博上看到高德地图..
AlphaGo“炒红”人工智能三个年头后,越来越多人开始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有没有一种可能让AI和消费市场不再以产业为媒介从边缘相融?
曾经有人提到这样一个观点:商业模式本质上只有两种,一种是“修路—架桥—收费”,另一种是“来料—加工—卖出”。
有“电商市场最后一片蓝海”之称的生鲜电商,终于在2019年初再次沸腾起来。
“香椿自由”过气了,围绕菜篮子的生意却在持续发酵。
张小龙的信徒们想要在产品上留下点什么,在资本寒冬和裁员潮的双重洗礼下,张一鸣的崇拜者可能更受老板喜欢,他们知道用数据得到最优解,而非靠直觉和善良。
尽管美团生态扩张的成本很高,但符合互联网盈利的底层原则。
每年开春后,都是手机行业最热闹的时候。一场接着一场的新品发布,数码口的媒体要么在参加发布会,要么在去发布会的路上。毕竟一年之计在于春,就算没什么新创意,也要讨个好彩头。2019年又有所不同,媒体老师们在发布会现场讨论的不再是某某厂商立了什么样的销量“小目标”,而是2018年的市场销量下滑了多少,然后指着台上还未开售的新品感慨道:这和前两天的新品不就差了个标?难怪用户都不愿换手机了。手机厂商们当然知道市场发生了什么,时隔多年后再次出现了品牌拆分潮,想要用新品牌深入竞争对手的腹地抢市场。就算这招“奇袭”不那..
中关村创业大街,这个曾见证互联网创业热潮的著名地标,也曾陷入冷寂。而今,”智能+“已经成为时代新命题,这条大街又因AI有了新的活力。去年12月底,百度大脑在中关村创业大街开设第一家“线下体验店“,引来人头攒动。3月20日,首期百度大脑开放日在中关村创业大街举办,更多了一份热闹。过去,在创业大街上生长起来的很多互联网产品与技术已经与我们的生活难以分割,如今AI到来,又会是一种什么景象?在百度大脑开放日上,百度大脑带来了24种全新开放的AI技术,20个鲜活的落地案例,用满满的诚意与开发者一起展开对未来的想象。用AI的..
趣头条的日活和规模还没有越过安全红线,远不是放松的时候,在健康等垂类内容上的发力,也是为了让飞轮保持转速。
像山脉科技这样20多年的企业上云,某种程度上指出了这样一个事实:云计算市场还很大,远没有到存量竞争的局面。
事实证明,李彦宏是个称职的人工智能布道师。2019年3月4号,全国“两会”正式拉开帷幕,第七次参加两会的李彦宏提交了三个提案,几乎全部和AI相关。同时还在媒体采访中谈及人工智能行业存在的问题和挑战、百度的人工智能商业化进展,以及数据孤岛、车路协同、AI伦理等焦点话题。把范围再扩大一些,不管是百度自家的百度世界大会、AI开发者大会,还是乌镇互联网大会、IT领袖峰会等公开场合,李彦宏的发言也大多和AI相关,并贡献了“人工智能是互联网下一幕”、“互联网只是人工智能的开胃菜”等旗帜鲜明的观点。可如果回到2012年去采访李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