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梦

无梦

公告

上海商学院教授 周勇

统计

今日访问:99

总访问量:3696913

社区菜场升级的五点建议

联商专栏:武定路菜市场在上海很有名气,不仅市领导多次到访,外地的参观访问者也络绎不绝,八月份日本著名农产品流通专家来沪交流访问也专门要去参观这家菜市场。所以,6月28日,我特地去踩点。

武定路菜市场位于上海市静安区武定路1140号,周边早期的高层住宅小区以菜场对面的“三和花园”最为著名,属于“一师附小”学区房,总计1306户,只有300个停车位。20年前该小区房价每平方米7000元,10年前涨到4万元,如今是一套100平方米的房子,售价在800万左右。

武定菜市场

三和花园周边有联华超市、华联超市、农工商超市,还有两家7-eleven以及可的、好德等便利店,到静安寺久光百货地下室的高端生鲜超市只要步行十分钟。小区居民存在分层现象:有些居民买个卷筒纸也要跑到久光百货,但大部分居民都是就近在超市或菜场购买生鲜食品,菜场由于海鲜类、肉类产品较多,蔬菜又很新鲜,所以,比超市更有人气。

菜场布局图

菜场周边的底商配置了熟菜、鞋业、修鞋洗包、电脑维修、烟草、早点、洗衣、奶制品、崇明生态农产品专卖等商铺。但不知为什么,象王洗衣与光明奶制品店的大门紧闭,似乎已经关门歇业。洗衣与买菜可能不在一个场景,但奶制品、冰品的购买与买菜属于一个场景,也比超市更近更便利,尤其是在夏天,就近购买这些需要冷藏冷冻的商品就更好。

杜六房熟食店的糟醉食品在夏天很受欢迎

菜场正面的鞋店

修鞋洗包换拉链是个暗行生意,生意小,赚钱不少

老年人居多的静安区,电脑网络服务也很重要

烟酒店写着“假一罚三”

热气腾腾的蒸笼

这家点心店,1.5元一个的鲜肉包特别好吃

没有开门的象王洗衣

奶制品与冷饮在菜场设置售卖点比超市更近更便利

这家店位于菜场入口,至少开了10年,售卖品种也越来越多

这个菜场错供应商品,与其他菜场没有很大的差异,但是,在商户与摊位配置上有如下几个特点:

(1)肉摊特别多,一般的菜场都在7-8个品牌,这个菜场居然有11个猪肉品牌,1个牛羊肉品牌。

(2)海鲜类摊位比较集中,摊主稳定。十几年来,三个河鲜摊主和两个海鲜摊主都没变,他们甚至还认得我。海鲜类需求稳定,摊位过多,生意分流,销售额下降,不利于摊主稳定经营。有些菜场河鲜类摊位就多大十几个。

(3)分类安装了显示商品类别的招聘。一眼望去,整个菜场到处都是“蔬菜”“海鲜”“贝类”“河鲜”等灯箱,并且每一个摊位都有编号,如猪肉摊位从019号到029号。

(4)租金较低。我问做海鲜与河鲜的老摊主如今每个摊位上面都加上了招牌,菜价是不是会提高一点?摊主说,这些都是政府做的,不影响菜价。当问起菜场的租金,摊主说,与外面相比,租金比较便宜,每个月就几千元。我做了一个简单的测算:一个做河鲜的摊位,以4000元月租金、7000元日销售额估算,租金在销售额中的占比不到2%,这确实是一个较低的租金。

崇明生态猪:崇明还能养猪,我感到有些惊奇!

10年前这个菜场就有流动红旗

这是上海最早可以拉买菜卡消费的标准化菜场,但如今每个摊位都吊着二维码

菜场内有水果店,老板也是十年前的老店主

菜场的显示屏还播放着央视新闻

总的来说还是蔬菜的摊位最多

静安区的回族人口较多,只有一个摊位做牛羊肉显得不够

茶类商品在菜场的生意似乎也不错

菜场不仅是买杂食的好地方,更是人与人交流的一个好场所

我很喜欢这家海鲜店,两手支撑着柜台的T恤男就是老板

明牛奶搬进了菜场

冷饮也进菜场了

这两家河鲜铺,老板也都没换过

贝类与海鲜的场面比河鲜大多了,符合消费潮流

这家店的大闸蟹很好吃,摊主还是10年前的摊主,但如今可以“1小时菜市鲜活直达”

上海最早的菜场是三角地菜场。建国以后因为计划经济,什么都是供给制,所以,菜场就是计划分配的场所。后来农村承包经营了,农民种的东西批量小进去了农副产品批发市场,就到国营菜场附近或到居民弄堂口销售,于是就在上世纪80年代以后形成了几百条马路菜场(大概有400多条马路菜场)。

市政府为了改善环境条件,大概于上个世纪末发起了一场“菜场入室”运动,但是,效果普遍不是很理想。上海的胶州路露天菜场入室以后生意一落千丈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但是,菜场毕竟还是入室了。到了2004年,特别是2005年,市政府出台了标准化菜场的规范,每年改造100-200家,后来上海出台了一个批发市场与菜市场发展规划,按照总人口3000万、每2万人口配置一个标准化菜场的标准,规划配置1500个标准化菜场。

对标准化菜场的升级换代,结合今天所见的武定菜市场,我有五点看法:

(1)装那么多招牌不仅耗电不环保,而且基本无用,真要装也可装摊主自己的招牌。菜场也需要品牌化经营,如今猪肉已经品牌化经营,其他生鲜食品基本没有实现品牌化经营。

(2)菜场做特定的预付卡,看起来是便民利民,实际上也没啥必要。武定菜场于2010年在上海最早实施拉卡消费,但市民不一定能接受,更何况如今有了支付宝、微信支付等更便捷的支付方式。

(3)在菜场、超市安置食品安全追溯系统,基本也是无效的。进入这个系统的信息都是“安全的”,不可能把“不安全”的信息输入进去,所以,此类“机器”也就基本上是“摆样子”的。我从前在超市工作的时候就由政府有关部门配置了此类机器设备,但后来就成了废铜烂铁,基本无用。从发展趋势来看,不能让消费者去判断是否安全,得通过“品牌”来“承诺食品安全”,并由体系来保障食品按照。食品追溯系统一旦面向最终消费者,常常会流于形式。

(4)菜场升级不可以由几个部门几个人凭空想象,想象出“假想的需求”,应该深入社区、深入家庭,真实了解消费,才能更好地温暖社区居民。

(5)菜场是一个公益性场所,一切以营利为目的的菜场管理机构都应该被取代被更替,真正恢复菜场的“公益性”,这是社区商业建设的基本任务。

(文/联商高级顾问团主任、上海商学院教授 周勇,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禁止转载!)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无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