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国平

王国平

公告

长期沉浸于商业零售行业,擅长于以财经的眼光透过现象分析问题,独辟蹊进,深入浅出,抽丝拨茧,揭示商业零售行业缤纷复杂背后的本质。以全球的视野,引入大量研究数据,使分析结果更具说服力更具可读性。本专栏为本人唯一发布平台。

专栏文章欢迎转载,请注明联商网+王国平,谢谢!

统计

今日访问:4807

总访问量:4021039

以百脑汇泉州店为例,看电脑城为何走向衰亡?

联商专栏:广州太平洋电脑城B还是没有躲过倒闭的命运,在春节档倒下了。这只是这些年来电脑城倒闭的有一个案例,整个电脑城行业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都成为行业探讨热点。那些还在硬撑的人不时都感受到销售的阵阵寒意,靠着老客户和当年赚来的利润维系着铺位。不断收缩门店,节流求生等待未知的或许存在的行业回暖。

百脑汇是国内规模最大的电脑城连锁企业,也是行业的一个风向标。在其它电脑城纷纷断臂求生的时候,百脑汇也不能免俗,开启关店模式。如果说老店老模式,关就关了。那么百脑汇今年刚开的新店就快速陷入冰封时代,几乎人迹罕至,是行业有问题,还是企业有问题?

百脑汇泉州店是2018年1月份新开的店。早在2013年就拿地建设,经过几次试探性招商,最终都无疾而终,哪怕凭借行业第一IT卖场的名号,也没能逃避招商难的尴尬。电脑城在2008年达到了巅峰,不少商户靠着黄金期完成了原始积累,电脑城也赚得盆满钵满。电脑红利、MP3红利等等,那场红利盛况几乎是在店里等着捡钱的时代。

2008年一场金融危机开始了划断模式,不少电脑城商户开始觉得赚钱比捡钱来得辛苦,慢慢开始退出行业,寻找新的简单赚钱模式,比如炒房。本轮退出的品类以PC商户为主,原来的大代一个个退出历史舞台,年轻一代开始接管地盘。PC品类在新崛起的这批年轻人推动下,PC品类迎来了第二波高潮,PC出货量连创新高,到2011、2012年达到新的巅峰。当年这只是PC出货量的巅峰,行业利润已经被压得很薄。阿里京东的电商冲击,苏宁国美的实体门店冲击,PC利润被压得非常透明,一些中小PC品牌因为没有竞争优势,开始大量消失。

2008年后,电脑城出现一个新的品类异军突起,那就是传说中的安防概念。海康、大华高举高打,随便接两根线就有大把的银子落进口袋。政/府单、企业单等等应接不暇,利润之高,难以想象,有的人居然轻松做到上市。此时电脑城的商户不是在忙着做安防,就是在买海康、大华的股票,只有他们才是最坚定相信海康、大华涨十倍都是底部,绝对是低估。

2014年开始PC寒意来袭,很多人已经不那么坚定相信PC还能够坚挺,PC出货量数据不那么好看,商户开始退场。有的人还坚守这个行业,但转到线上销售,不在实体开店,或者只是租个写字楼办公即可。

安防概念也慢慢褪去,行业竞争激烈,厂商要利润维护股价,客户也不那么傻乎乎给高价,商户利润因此变得稀薄起来。

加上数码相机行业被OPPO等拍照手机冲得七零八落,尼康、索尼、佳能三剑客集体沦陷,其它品牌干脆直接消失。

传统电脑城三大板块全部遇到瓶颈,商户撑不住了,交不起租金了。电脑城却并没有意识到这是崩盘的开始,还想维持租金体系,甚至加租。在PC、安防耗材、数码打印三大板块遇到瓶颈之际,电脑城并没有像2008年那波行情那么幸运。PC未出现新的接盘者来逆袭,也没有安防概念的爆发,唯一的亮点就是互联网电视乐视进入电脑城,但仅有一家乐视完全无法填补三大板块留下的空挡。商户与电脑城的矛盾在2014年快速激化,商户撤场、电脑城倒闭等事件并不奇怪。

电脑城倒闭潮正式掀起,百脑汇、赛博、颐高、太平洋等等一系列电脑城纷纷阵亡。

从这一波运作我们可以发现,电脑城运营基本没有技术含量,完全靠行业爆发红利生存。电脑城运营人员从未主动改造行业,也没有对各个品类推动市场化有任何贡献。就是傻乎乎的每个月收租金,还是收租金。当行业遇冷,彻底不适应,连主动减免租金与商户共度难关都不肯。反正前期钱也赚够了,干脆倒闭算了。

2016年还活着的电脑城开始自救,改变原来单一的IT专业业态,开始引入服装、餐饮、娱乐等等业态,转型综合服务商。但这轮转型并没有转型成功的案例,是方向错误,还是……。下面以百脑汇泉州店为例:

百脑汇泉州店是电脑城转型的一个样本,从2018年1月开业到现在不到两个月时间就有商户准备撤场,时间之短,突破行业记录。

单一IT业态流量不足,是很明显的,通过引入餐饮、娱乐业态增强互动,迎合年轻受众逻辑上具有可行性,但实操效果为何差距那么大?

百脑汇嗜血商户丑态难改。

电脑城以蚕食商户收益为生本无可厚非,运营良好,商户赚钱,租金自然不会少给。从2017年租金定价来看,被某公司调研报告誉为直逼北上广,一楼租金定价5-800元/平,二楼定价200多。泉州的传统高端购物街打锡巷也才200多块。作为新场且前面连续几轮招商失败,还有如此之高的底气,百脑汇想钱想疯了。

高定价也直接导致众多大牌无法落地,星巴克、漫咖啡被拒,外星人、小米之家跑去了购物中心开店。原本要整层吃下三楼的智能家居只能屈身万达广场。

招商受挫后,百脑汇对租金价格进行了一轮微调,但是仍旧咬住租金不放,想凭借行业地位继续获取带血馒头。

百脑汇以租金收益为逻辑的价值取向,在后来的招商直接又导致标杆性大牌投靠竞争对手,流量型品牌另选它处。

泉州唯一一个ROG玩家国度额度的争夺中,百脑汇为了获得更高的收益,把原本给ROG玩家国度的门头门面留给了不知名的豚匠面开面馆,逻辑之奇葩,让人叹为惊奇。ROG玩家国度直接投奔竟敌益华电脑城过去。失去ROG玩家国度,百脑汇彻底失去撼动同城益华电脑城的利器。豚匠面虽然高租金拿下店面,但迎来的是持续亏损。实力不够通过各种关系拿下优质档口,驾驭不了也没用,现在已经是什么时候倒闭的问题了。

此战之后,百脑汇失去标杆品牌,外星人、ROG玩家国度等争夺战中接连失利,行业已经没有大牌可以引入,低端化,边缘化成为定局。ROG玩家国度的电竞流量彻底倒向了竟敌,在PC行业中产生的增量也将与百脑汇无缘。

餐饮品牌争夺战中,泉州首家小龙坎的争夺中,百脑汇仍旧以高姿态来对待。小龙坎作为火锅行业中新兴崛起的强势品牌,而且能够自带流量,帮助商场引流。百脑汇以实用面积200元左右的租金开出当地天价,小龙坎试图以副牌小龙翻大江,用保底租金+扣点取其高拿店,都未能通过。后来小龙翻大江的位置变成了一家素食馆,由于百脑汇泉州店整场无人流,素食馆经营两个月,业绩相当惨淡。东海泰禾广场为了引进小龙坎直接给了首层位置开店。

在失去标杆性品牌和流量型品牌,百脑汇泉州店开业至今客流量低迷,没有流量导致已经进场商户难以生存,只能靠自己拉流量。在百脑汇一边收取商户租金,一边又无法有效提供流量供商户转化,成为真正的耍流氓。

更可怕的是,空置的3楼,百脑汇准备出租给企业做办公场所,使得原本在4楼商户已经是空中阁楼般经营的情况下,更加绝望。部分商户直接关门不来开店。

一个只知道钱钱钱,挖空心思就想要钱的企业,却不愿有任何付出,失信于人,不论如何转型都将是失败的。一个行业只想着自己的利益不愿意去了解行业逻辑及为未来走向投入资本,这种行业终将没有出路,商户撤场只不过是用脚无奈投票。电脑城的衰败与时代无关,失败只是众叛亲离的结果。

(作者系联商高级顾问团成员王国平,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联商网立场,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和出处!)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王国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