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国平

王国平

公告

长期沉浸于商业零售行业,擅长于以财经的眼光透过现象分析问题,独辟蹊进,深入浅出,抽丝拨茧,揭示商业零售行业缤纷复杂背后的本质。以全球的视野,引入大量研究数据,使分析结果更具说服力更具可读性。

专栏文章欢迎转载,请注明联商网+王国平,谢谢!

统计

今日访问:385

总访问量:8380647

零售没有新旧之分却有强弱之别

联商专栏:一个行业有没有前景只要看它的行业论坛或网站即可。

如果一潭死水,基本上就等于人迹罕至,行业从业人员已经连动都懒得动了,或者已经跑光了。如果妖魔四起,鬼怪横生,各种妖言惑众,说明这个行业开始生机勃勃,吸引各类人才前来栖息,就算不是快速发展,也离爆发不远了。

马云新零售一炮打响后,各类争论不绝于耳,新旧零售争议了一年有余,整个行业好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直到这次2018联商网大会,台上台下各种关于新旧零售之争还在热火朝天中。如果说新旧零售不是一炮可以解决的,那就再来一炮。

商业到底好不好,家家都有本经。今年的联商网大会是近年来零售业职业经理人和企业家信心度最高的一年,一把挥去多年的阴霾。

上海商学院的同学在联商网大会听完行业大佬们的演讲后问了我个问题,既然大家服务理念这么好,对消费者几乎“跪舔”的程度,为啥生意不好?

理想跟现实的差距不仅仅对于个人是赤裸裸的,对企业更是残酷的。行业大佬们讲的东西一个是由自身位置决定的,一个在于受众能否理解大佬们的思想。

比如说,职业经理人是做to B的,而不是做to C的。职业经理人主要对B端老板负责,不对C端消费者负责。老板需要什么样的购物中心,职业经理人只要照老板的意愿去做就好了,至于做出来的东西是不是消费者需要的并不重要。拿老板的钱,帮老板实现梦想才是职业经理人该干的事;如果职业经理人想拿老板的钱,实现自己的梦想,那基本离滚蛋不远了。

中粮大悦城周鹏说,想商业地产去地产化,回归服务业本质。场下的听众就坐不住了,说周鹏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房子卖不出去拿什么来做商业,分分钟被开发商一脚踢开。商业地产回归服务业本质大家都懂,也是每个职业经理人内心深处最想做的,但只能埋藏在内心深处,偶尔出来打打嘴炮过过瘾。

大悦城可以做到去地产化,其它大部分人做不到。商业地产做出来的东西基本都是服务于开发商,而不是消费者,只不过职业经理人在开发商和消费者之间不断做平衡,尽量走出一条兼容的通道出来。职业经理人更多讲的是他想做的,而不一定是一定能做的。

行业在百花齐放大规模变法的时代,其实大部分人也没想明白具体应该走怎样的路线,很多时候是技术变法加理想情怀的道路上不断摸索。高层迷惘,中层受挤压,基层怨声载道,基本是这轮行情的表象。连大润发都选择逃避,卖身阿里,其它企业更不用说了。大润发连续几年变法,几乎到了屡败屡战的地步。我们既看到黄明端变法失败后的悲情,也看到了大润发基层常年怨声载道。大润发对于基层的怨气真的不知道吗?肯定不是,而是知道也理解却无力改变。

在一个迷茫的年代,大部分人都希望有个救世主突然出现,最好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踏着七色祥云前来拯救自己。当新华都被阿里拿下的时候,基层员工状态就突然焕然一新,腰不酸了背不痛了,连腿脚都不抽筋了。大部分员工不知道新零售到底是什么鬼,但是他们知道阿里可以给予他们更多的安全感。当然这些员工猜中了开头,阿里一下子给予了新华都很多,至于是否能猜中了结尾,就不得而知了。

电商优势在于不受物理位置制约,可以快速辐射,四处收割。大卖场以前还可以3公里辐射,现在很多只能龟缩在堡垒里面。但电商想要打下堡垒也不容易,实体店更加擅长陆战,攻城拔寨不在话下。电商相当于骑兵,速度快,可远程骑射,也可以适当贴身搏杀,但攻城却不是强项。这也是众多电商想深度渗透线下,却基本没什么令人信服的战绩。尽管高举新零售大旗也好,智慧零售也罢,线下企业总能找到电商线下体验店的笑点,那个什么什么太不专业,还有那个什么什么也太不专业了。

太多不专业并不影响外界对新零售的期待,因为这些电商整体实力强悍。实体对实体的威胁,比电商对实体的威胁来得更大。永辉、沃尔玛等四处攻城掠地时,比电商更容易让其它实体企业来得恐慌。电商只不过偶尔来抢点东西,永辉、大润发这些企业是连底裤都不放过,直接想把人家老底都给抄了。而永辉、大润发这些要争实体老大之位的企业,在线下厮杀得难解难分时,也需要强援支持,借兵称霸中原。也就开始了实体零售所谓的“站队”。

五代十国时期,中国版图出现三大势力,西夏党项、辽国契丹、原大唐分裂出来的割据势力。

辽国耶律哥一统草原八大部落,辽国铁骑横冲直撞的打法逐步显示出强大的能量。西夏李大叔也以铁鹞子冲出一片天地。天下逐步演变成辽、西夏以骑兵为主的打法,与中原各割据势力以步兵打法相比,冲击力明显更强。

起初,中原各割据势力相当看不上契丹、党项,觉得也没啥了不起,至于草原上那点市场份额跟中原相比,连零头都不算,更不愿意花精力组建铁骑。毕竟组建铁骑花钱如流水,一个铁骑兵等于几十个步兵的成本,而且很多钱花到哪里都不知道。对于中原各势力来说,钱是一点点凭本事抢来的,哪能这么流水般花出去。

到契丹、党项崛起的时候才发现,原来铁骑这么猛,每次列好的队形被重装铁骑一冲就散了,搞得中原势力人心惶惶的。

中原势力逐步演变为陆战之王李从珂为首,河东节度使石敬瑭等割据势力抬头格局。但石敬瑭等势力虽然生猛,却并没有足够力量来灭掉李从珂,称霸中原,拉拢第三方势力成为各割据势力的小九九。

契丹耶律哥在坐实草原宝座之后,觉得大腿也变粗了,但粗归粗,可别人不知道大腿变粗,怎么办?耶律哥就想,要是有人来摸摸大腿多好啊,不就知道大腿有多粗了吗?

河东节度使石敬瑭近水楼台,赶紧响应,我早想摸你大腿了,你赶紧让我摸一摸。耶律哥当然也不是随便的人,哪能说摸就给摸呢?石敬瑭说,要不把燕云十六州送给你,你让我摸一把如何?耶律哥想想,这个可以有,石敬瑭也就成为第一个摸到大腿的人。

卢龙节度使赵德钧急了,大腿都让石敬瑭给先摸了,那我摸啥?赶紧也找耶律哥谈判,要不我们来合作,你入点股,等我称霸中原了,分红啊,股权增值什么的,都不在话下。要是担心股价不涨,以后我高价回购也行。

西夏李大叔看到那么多人要去摸耶律哥的大腿,想想自己大腿也不错啊,怎么说铁鹞子兵团也不是盖的,应该也会蛮受欢迎的。于是李大叔也出来吆喝,这边的大腿也很粗啊,谁要来摸啊。分分钟还真有不少人过去试试,怎么说有得摸总比没得摸强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前面的人摸完了,后面的人看着心里也痒痒,我们要不要也去摸摸,也不知道好摸不好摸?毕竟这两个大男人平时穿着裤子盖着,也不知道手感怎样。又不像姑娘们,一到夏天满满的福利,大长腿晃来晃去的,好哪一口一下子就可以决定了。有时候有得选择不知怎么选,也是一种痛苦。

契丹的强盛其实与来自中原的人才分不开。早期,中原很多人找不到工作,主要岗位都让老板亲戚们霸占了,就想去契丹碰碰运气。这些人到了契丹,给契丹带来了很多中原的理念。但契丹在使用中原的人才经常出现排斥,很多人适应不了契丹的环境和理念,后来又跑回中原了。后来,韩同学开始在契丹打工。他告诉耶律,要实行游牧与实体店双轨制。中原来的这帮人还让他们干他们擅长的,比如该打铁的打铁,该种田的种田。如果整天让他们干不擅长的牧马牧猪,肯定呆不久。随后,契丹开始在北京等地大规模开设线下店,从游牧改为定居生活。很多契丹大佬就很不屑,认为这是落后的中原生产方式,是挨打的根源。耶律哥一锤定音,说这叫新生活运动。同时,为了安抚契丹大佬们,开启了历史上的首个一国两制模式。当时连首都城都是分两半的,一边是游牧方式居住,一边是汉化的大宅。

线下实体店在燕云十六州试点后,当地粮食不用中原进口了,布料也不用中原进口了,甚至还有剩余供内销,GDP更是节节攀升。耶律就想,整个草原社零总额也就那么一点点,大部分都在中原,而中原又如此孱弱,此时不收割更待何时。

耶律率领骑兵还就轻松把后晋石小二给收拾了,没想到幸福来得如此突然,说是降维攻击都保守了,根本就是谈笑间强弩飞灰湮灭!直接在中原称帝。可惜,耶律一战盛极而衰,对于中原一些基本规律没吃透,做梦也没想到,原来中原人如此难搞。

中原势力不论在GDP,在兵力上,都远超契丹、党项,为啥就落后挨打呢?

契丹、党项有骑兵优势吗?中原历来也很重视养马,古代就有帝王亲自选拔地方割据势力大佬来专门负责养马重任。据古书记载,当年江苏花果山大佬齐天大圣就被皇帝封为弼马温,专职御前养马,可见老板对这个岗位的重视。从隋唐五代十国宋等等,各代老板们都很重视养马,为啥骑兵不如契丹、党项呢?就连汗血宝马等等每年进贡、进口数量都不少,难不成这些马都进了宫廷仪仗队?那绝对不可能的,应该是去打马球了,毕竟赌马比打架赢钱来得快,当了老板以后,体验生活还是不能少的嘛。

从中原老板跟契丹、党项老板相比,中原老板套路多,比较滑,说话经常不算数。后唐老板李从珂当年在凤翔创业,亏得只剩一条裤衩了,最后在台上演讲,下面多少兄弟力挺他,跟原雇主作对,结果创业成功后,李从珂就不想兑现承若,不愿分享利润了。随后业绩直线下滑。宋朝老板赵匡胤创业成功后更是请下面的人喝顿酒,就把人打发了,叫人家滚蛋。

创业时,老板往往冲在第一个,想着成功后,能够赚大钱娶美女。等真的成功了,才发现贫穷限制了想象力,原来土豪们有这么多玩法。奢靡的生活开始后,这些老板们往往再也不敢冲到前线。这也就算了,还喜欢在旁边瞎指挥,大谈想当年。那些所谓重新复出执掌一线的,基本没有成功案例。

中原孱弱往往是老板自己把手下的人灭掉,以为已经上岸了,就不需要那么多领工钱的。等发现位置不稳时,又希望天公重抖擞,有人救场。而像韩同学这类在辽国证明自己能力的人,就算愿意回中原效力,回来后往往受到排挤,不被重用。或者老板觉得这类人根本就是水土不服,不然就是来A钱(意思是滥用或乱用公款),都想害我。最后韩同学这类人最后还是又回到了辽国打工。

归根结底,零售最后打的都是实力,新旧都无所谓,看谁能打赢。弱势一方有机会转弱为强;强势一方也可能一战而一蹶不振,关键还看人才深度。

(作者系联商高级顾问团成员王国平,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联商网立场!)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王国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