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旷

刘旷

公告

以禅道参悟互联网、微信公众号:liukuang110

文集

(3)

统计

今日访问:6281

总访问量:15167815

近年来中国二手车市场发展迅速,尤其二手车电商迅速崛起,不过二手车行业诚信缺失、服务水平参差不齐等现象仍然存在。就在近日,央视财经频道便以《变味儿的“瓜子”》为题,报道了瓜子二手车平台259项检测形同虚设,消费者买到泡水车难以维权的事情。检测形同虚设,问题车被评“车况正常”根据央视财经频道的报道,山东青岛的杨先生在瓜子二手车平台上购买了一辆二手车,因为信任瓜子二手车的259项检测且检测报告显示车况良好,便未试车直接交了九万多购车款并签订了购车合同。但让杨先生没想到的是,车辆刚开上路,防侧滑系统的报警灯就..
8月12日,网络文学界的巨头企业,阅文集团公布了2019年上半年的财报。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阅文集团实现总营收29.7亿元,营收同比增长30.1%,用户规模达到2.1亿。同时阅文以25.8%的市场份额,牢牢占据着网文市场的头把交椅。在网络文学发展二十年的时间里,网络文学与年轻一代共同成长,这期间出现了无数影响力巨大的神作。近年来网文的影响日渐突破文字的范围,成为影视剧、游戏等创作的源泉。回顾网络文学的发展历程,似乎每一个重要节点都与阅文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以一己之力,推动网文行业发展,阅文集团成了我们谈起网络文学..
8月12日,出售资产、成功“瘦身”的TCL集团,交出了重组后的首份“成绩单”。但在2019年TCL集团半年绩效交流会上,董事长李东生提出了自己的困惑:“为什么TCL比同行公司低那么多,PE只是同一行业的三分之一,分红率是同一行业的三倍,所有经营指标都比同行业优异,为什么股价这么低?”看似“漂亮”的财报财报显示,2019年上半年,公司实现总营业437.82亿元,EBITDA达84.67亿元,同比增长25.11%;净利润27.37亿元,同比增长60.9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20.92亿元同比增长31.93%;基本每股收益0.1569元。除去重组业务数据的影响,上..
2018年12月12日,腾讯音乐成功赴美上市,作为国内在线音乐市场的领头羊,直追Spotify。8月13日,腾讯音乐发布了2019财年第二季度财报。根据财报来看,总营收为59亿元(8.59亿美元),同比增长31%,市场预期59.4亿;净利润9.27亿元(1.35亿美元),调整后利润11.3亿元(1.64亿美元);在线音乐贡献15.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0.2%。此外,腾讯音乐旗下产品全民K歌的国际版“WeSing”,也正在渗透东南亚市场。据悉,过去三个月,WeSing在菲律宾GooglePlay的下载排名一直保持音乐和音频类应用第一。第二季度财报的发布,肯定了腾讯音乐的发展..
视觉中国由一张“黑洞”照片引起的“版权门”风波,已过去数月;但余波犹在,公司依然站在风口浪尖上。8月5日晚,在“黑洞”事件后,故事的主人公——视觉中国,首次发布半年报。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02亿元,同比下降16.49%;实现净利润1.32亿元,同比下降3.10%,营收净利双降。从季度来看,2019年第一季度保持了业绩增长;但在第二季度,视觉中国营收和净利润均同比下降了20%。公司在半年报中也称,上半年营收及净利润的双重下降都受到了“版权”事件的影响。“视觉中国停止狂奔”——恢复服务,并没有恢复业绩!Vi..
7月22日,美国《财富》杂志公布了2019年世界500强排行榜,已经连续四年上榜的京东集团,在过去一年凭借稳扎稳打的零售业务和高速发展的服务业务,今年在榜单中的排位跃升至139位,较去年提升42位,连续4年位居中国互联网行业第一,全球互联网公司第三。自去年8月东哥的“明州事件”后,接下来就是京东内部的换将、“裁员”、“减薪”等事件,这一系列动荡不仅让京东市值一路下滑,更是让外界感觉京东正在“风雨飘摇”。经历了长达一年多的苦闷与彷徨后,大手笔调整架构的京东,在变革前夜,不仅让《财富》青睐有加,更是接连发布了让资本..
这两年,企业在市场生存必修课中,一定听到过这样的概念:智慧化或数字化采购。巨头们总是会走在前面,要么早早地完成了智慧化采购基础设施的搭建,要么干脆把这种市场需求做成了一门新的生意,也就是tob服务,或者叫产业互联网。其他企业的命就没那么好了。如果以智慧化采购的标准来衡量2019年所有企业的采购系统、组织和能力,绝大部分都是不合格的,在60分以下。平日里天天钻研怎么满足消费者的企业,在这件事上,绝对要被冠以“不及格买手”的标签。能教会别人买东西,却教不会自己买东西,这是一种悖论。但这也完全不能怪他们,因为..
8月7日,IDC刊出了2019年Q2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的初步数据,从市场份额来看,一方面,三星延续7年之久的冠军地位依旧不变;另一方面,和一季度一样,华为第二季度再次抢过了苹果全球第二的宝座。在2015年到2018年这三年内,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出货量的份额归属相对稳固。排行的前三名,大体上是三星的出货量最大、苹果次之、华为再次之。三巨头在瓜分全球智能手机市场这件事上,有着惊人的默契。但是,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2019年对于三大巨头来说,都是不同寻常的一年。不同寻常之处,不仅在于华为取代了苹果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第二的排名,..
作为国内最早“走出去”的家电企业——海尔智家,早在十几年前就已成为国内家电行业的领军人物,坐到了中国家电“龙头老大”的位置。1如今,大名鼎鼎的海尔,已然掉队2018年上半年,海尔的营收和净利润分别增长了14%和18%;美的营收和净利润分别增长了14.6%、19.66%;格力的营收和净利润分别增长了31%和35%:与美的相比略逊一筹、与格力相比明显潜力不敷。截至2019年8月8号,美的集团市值为3594.35亿元,格力市值为3068.02亿元,海尔市值仅为964.82亿元,不及前两大公司的三分之一。可见,十余年前曾位居国内家电龙头的“海尔兄弟”、曾经..
五月,小牛电动发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销售收入达到3.55亿,实现净利润1200万元。在电动车市场仍以传统铅酸电池车为主、少数企业占据市场大半江山的今天,身处激烈竞争中的小牛电动扭亏为盈,发展形势令人惊喜。7月8日,港股发生剧烈震荡,开盘即有多支股票严重下跌,雅迪也不例外,股价下跌近25%低至0.88港元。但截至当日收盘,雅迪股票环比最低跌幅回涨近90%,达到1.68港元的价格,追回了24亿港币的市值,表现不俗。在电动车行业的逆势中,小牛与雅迪用良好数据的证明了自身实力,展现了发展潜力。同处在国内电动车行业第一梯队的雅..
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品牌网的“中国十大平板电视品牌”榜单变化都不大,前十中有5个中国品牌。而在前5名中,第一是日本的夏普、第二是日本的索尼、第三是韩国的三星、第四是中国的海信、第五是中国的创维。创维这些传统的中国电视品牌,似乎都不怎么争气,中国电视行业的最大蛋糕,一直都在日韩企业的餐盘里。现在,伴随小米这类互联网企业在电视行业的强势崛起,中国传统电视企业们,更是被逼进了好像永远也不会结束的凛冽寒冬中,创维之流,在可怕的寒潮中,几乎窒息。1股市惨败2019年8月5日,没有惊喜、没有意外,创维集团(00751.HK..
潮来潮去,潮来之时,在线教育们沉浸于资本游戏的狂欢之中;潮去之时,不少在线教育们又迷失于“钱途”之中。于是,冰与火之歌也开始在在线教育领域奏响。一边是中小在线教育平台的淘汰出局;另一边却是头部平台的大步向前,2019年上半年,掌门1对1获得E轮3.5亿美元融资,DaDa获得D轮2.55亿美元融资,频传将赴美上市的网易有道更是在日前一口气发布了5款少儿启蒙类课程产品和1款智能查词硬件——网易有道词典笔2.0。高歌猛进的背后,巨头的野心瞄准的是教育全产业链生态“知识改变命运”一直被劳动人民群众奉为真理。这些年,在用户需求和..
1999年,梁建章与另外三个伙伴季琦、沈南鹏和范敏共同创立携程,开启了中国在线旅游史上的一段传奇。2006年,携程董事长兼CEO梁建章认为公司走上正轨,竞争对手也基本被压制,于是辞去了CEO的职位,只保留了董事会主席之衔。与此同时,范敏接替梁建章成为了携程新的CEO,而梁建章则跑到美国斯坦福大学开始攻读经济学博士学位。尽管在范敏担任CEO职位的几年里,携程一直保持行业第一的位置。但没过几年,携程迎来了发展史上的第一次危机。2012年底,携程营收增速大幅落后于艺龙、去哪儿。2013年3月,梁建章接替范敏重返CEO之位。重返CEO后..
五年前,河狸家瞄准上门美业,投身O2O的枪林弹雨中,成功杀出了一条血路,五年后,河狸家通过深度参与新零售,正试图为自己开辟一条更宽阔的康庄大道。最近河狸家与盒马鲜生达成合作,河狸家在盒马的APP中推出了美甲、美睫、理疗、美容上门服务的活动,在北京、上海、深圳的63家盒马门店中,3公里内的用户均可在盒马APP上下单,同时还可以享受相关优惠和免单机会。一个是国内最大的上门美业平台,一个是新零售标杆和网红,河狸家与盒马为何会走到一起,两个生于不同时代的品牌,产生共同语言的逻辑是什么?新零售红利的诱惑河狸家同盒马达..
一直以来,各行业都在内容研发和技术创新上吸引观众,以寻求受众认可,获得市场份额。以优爱腾为首的行业巨头深蕴此理,长期优质高产,引领中国市场。2017年爱奇艺、优酷、腾讯、乐视等主要视频网站付费会员数量均超过2000万;到2019年的6月,爱奇艺付费会员破1亿,腾讯、优酷、芒果紧随其后,视频市场迎来又一波高潮。然而各大平台在光鲜亮丽外表下却有着不得不面对的巨额亏损现实,内容输出成本越来越高,财政收支长期失衡。从2015年至今,爱奇艺的净亏损由25.751亿元升至91亿元,其中内容成本支出211亿元;2019年Q1财报,搜狐视频净亏..
自去年来,分众传媒始终没能摆脱股价一路下跌的“噩梦”。近日分众股价跌破5元,700亿元左右的市值把分众死死地摁在了历史最低点位。分众之所以在股市持续“水逆”,主要财务数据很难看是直接原因。7月29日讯,分众传媒披露2019半年度业绩快报:实现净利7.76亿元,同比降76.82%。谁打开了分众的“潘多拉魔盒”?回到去年4月,新潮传媒和分众传媒相继被爆出互相针对的政策,两家老大和高管的隔空交火颇为引人注目。自此,分众过起了苦日子,利润连续下挫、市值蒸发近千亿,尽管有阿里入股的150亿元,但分众的股价萎靡并未改善,“钱途”未..
眼看高楼起,眼看楼坍。当360敲钟的那一刻,红衣教主满脸笑容,风光无两,那无疑是他商业生涯中最辉煌、最荣耀的时候!但在波云诡谲的资本市场面前,这位顽强的红衣主教不由自主地表达了他的遗憾“我的人生竟如此失败,没有任何意义”。2018年2月,继分众传媒和巨人网络之后,又一个以“借壳”方式回归A股的公司——奇虎360。借壳上市之后,市值最高触及4538亿元,在经历了“戏剧性”的市值剧烈变化后,截至目前总市值仅1400亿元左右,暴跌超过3000亿元,令人匪夷所思。周鸿祎的360带着全国股民一起坐了一个360度的过山车,起起伏伏中,股..
交通堵塞问题正成为阻碍社会经济发展的“顽疾”。INRIX公布2018年欧美“堵城”的报告指出:若把美国司机被堵的时间成本折算成经济损失,那么拥堵的“代价”为人均128美元(约人民币879元)每年损失2874亿。无独有偶,我国每年因交通拥堵带来的经济损失高达2500亿元,解决交通拥堵问题迫在眉睫。ETC因其自动化高、方便快捷的优势成为解决交通拥堵的希望。也正因此,很多敏锐的企业嗅到了商机,顺势而为,纷纷加入智能交通“战局”,而金溢科技就是其中的佼佼者。2017年前因政策红利等带来的便利,企业的发展一路顺风顺水,不管是营业收入的..
云是对网络、互联网一种挺有新意的比喻,但令人惊奇的是,以SaaS为代表的云服务技术,早在20世纪90年代末就已经出现。技术出现的很早,不过直到2006年,亚马逊推出AWS服务,才使得产业界,真正认识到云服务或者说云计算服务这种新IT服务模式的诞生。经过多年的发展,云服务相关技术和服务已经相当成熟。但在整个云服务领域,市场较为集中,马太效应凸显。世界市场2016年之后,被亚马逊AWS、微软Azure、阿里云、谷歌云、IBM“五朵云”建立了稳固的统治;中国暂时处在了阿里云、腾讯云、AWS、中国电信天翼云、金山云“五朵云”的笼罩之下,..
而每日优鲜疯狂融资的背后正释放了一个悲惨的行业发展现状:生鲜电商是一个烧钱非常疯狂的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