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售商业财经

零售商业财经

公告

传递最新零售资讯,链接行业先锋人士,聚焦零售发展规律。在这里,探索新零售。

文集

月评(2)

统计

今日访问:1111

总访问量:2004678

阿里围剿美团,哈啰出行进军到店团购、旅游

出品/联商专栏

来源/零售商业财经

撰文/吉光先生

据中关村在线消息,12月21日深圳哈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

该公司系哈啰出行全资控股,经营旅游业务。这也意味着,阿里旅游生态将再添一名猛将。

在阿里“动物园”的大版图中,有UC、书旗网、淘宝、天猫、支付宝、阿里云、久游、大麦、饿了么、哈罗、考拉、高德、优酷、虾米、菜鸟、盒马、犀牛、飞猪……

盘点后,会发现在阿里动物园里,他们的业务线彼此交织,形成了一张巨大的网络,全面渗透进你我“衣食住行”的方方面面。而在阿里眼中,美团像个未发育成熟的孩子。(毕竟美团支付业务还需依仗他人)

说起美团,马云曾有恩于王兴,2011年,32岁的王兴开始第三次创业,其创业项目就是现在的美团。同年,王兴拜会了马云,随后顺利拿到了阿里和红杉资本5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

说到阿里,为了扶持美团,甚至关掉了口碑网,将淘宝的流量悉数开放给美团。在阿里的强力助推之下,王兴带领着美团一举打赢了“千团大战”,并顺利登上王者宝座。

即便如此,故事发生了巨大的反转。中心化的阿里希望进一步“控制”美团,但王兴并不像张旭豪,在经历了多轮谈判和博弈后,王兴彻底倒戈。最终,阿里不得不重启口碑网,大力扶持饿了么。遗憾的是,风口过后,事倍功半。

不难看出,阿里走着一条看似围堵美团的道路,不管是扶持饿了么、还是哈罗单车。王兴在图强的过程中,阿里也在层层加码,继而形成如今的局面。

尽管2020年旅游市场因疫情受到重创,但阿里依旧加大了在线旅游方面的投入。

今年10月,阿里以3.85亿元价格,受让众信旅游董事长、总经理冯滨所持有的众信旅游股份,成为众信旅游第三大股东。同时双方还达成战略合作,成立注册资本人民币1.5亿元的合资公司。

业内人士认为,阿里加码旅游,核心是战略防守,遏制美团酒旅的发展势头。根据美团三季度财报,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收入同比增加4.8%至人民币65亿元,经营溢利(净利润)达到人民币28亿元,是美团三大业务中盈利最多的业务。

而哈啰出行肩负的重任也不止于此,在12月18日的2020中国数字经济创新峰会上,哈啰出行创始人杨磊明确表示,将“基于既有出行业务的基础上,通过科技赋能,构建包括酒店住宿等在内的、基于出行的综合性普惠生活服务平台”。

可以说,哈啰出行新业务方向直接对标美团。

据《晚点 LatePost》报道,4月,哈啰出行App已上线 “吃喝玩乐” 本地生活入口,包含酒店、餐饮等到店服务;7月,原助力车事业部一把手彭照坤团队开始在淄博桓台县试点首家生鲜店 “哈先生”。同时,据哈啰出行内部人士透露,哈啰正在沈阳、珠海、汕头等城市试点到店团购业务,目前正以比美团更低的平台佣金与商家洽谈。

哈罗单车官网信息显示,哈罗单车项目于2016年9月确立。2017年10月,哈罗单车被公共自行车系统生产商和运营服务提供商永安行并购。同年12月,蚂蚁金服全资子公司上海云鑫通过近20亿元增资,成为哈罗单车品牌拥有者永安行低碳科技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近三分之一。在2018年的4月和9月,蚂蚁金服又两次投资哈啰单车。

今年以来,本地生活服务硝烟又起。支付宝与美团在外卖、即时配送服务、生鲜电商、酒店旅游、金融、支付等多个领域开启正面竞争。业内分析师认为,近期受监管因素影响,支付宝业务承压,将影响到与美团的直接竞争,如今扶持嫡系哈啰出行在共享单车、到店团购、旅游等方面狙击美团,也是一种灵活的战略选择。

笔者认为,不管是阿里还是美团,在规模当量上都处于一个绝对优势的地位,两家企业人才济济,不应该在国家监管条例不明晰的灰色地带不断摩擦。

国家刚出台的反垄断指南,社区团购“九不得”等条例,在一定程度上给大企业指出一个方向,国家层面不仅没有否认以上公司为祖国发展做出的贡献,反倒处处留有余地。

但围剿、围堵之举极大程度上在浪费社会资源,投入巨大的精力和能量,但随着边际效应的递减,甚至产生所有人只有负收益的现象,这种“内卷化”的竞争无疑是在消耗国力,为消费者提供及时享乐型的“奶头乐”生活。但幸运的是,国民意识正在觉醒,监管力度也在加强,以及反垄断法系的成熟,平台公司们应趁早响应号召,利企、利国、利民。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零售商业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