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刀商业评论

老刀在线

公告

财经观点,商业评论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14036

总访问量:2374632

疫情之后,如何更好地帮助小微型零售商?

联商专栏:2月1日,投中网采访西贝餐饮董事长贾国龙,他声称,西贝在全国60多个城市有400家门店,2万多员工。在他们的成本结构里边,原材料占30%人工综合成本占30%,剩下的房租占10%,还有税收成本大概占6-8%。

对西贝来说,人员工资成为最大的负担,贾国龙说,我们一个月工资发1.56个亿,两个月就三个多亿,三个月就四五个亿了。

贾国龙的哭诉马上在网上引起强烈反响。紧接着,有消息报道,2月6日,浦发银行北京分行完成核批西贝餐饮授信额度5.3亿元,2月7日通过远程线上核保、签署保证合同后,1.2亿元流动资金贷款入账西贝餐饮集团。

疫情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贾国龙的哭诉好像也已经尘埃落定。但是,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西贝算是知名的连锁餐饮企业,而且贾国龙是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在中国庞大的国土面积上,有数以亿万计的,却是那些种中小型,甚至是小微型的零售企业,或者称之为个体工商户。

据路透社报道,截止到2月中旬,大约有300多家规模以上公司正在申请银行贷款,总额至少为574亿元。

但真正出现大问题的,不是这些大公司。

某投资人认为,如果疫情3月底初步结束,20-30%的初创公司会受到严重影响,10%的公司要破产清算;如果6月底结束,50%受到严重影响,30%要破产清算。

那些需要线下交付、资金储备不到3个月、固定成本高的创投公司,基本可以考虑进入休克模式。

还有一些毫不起眼,更加微小的零售终端,他们多如牛毛,他们同样需要承担房租、人员工资、银行贷款等等固定成本。

他们如同巨大零售肌体上的一个个微小的细胞,组成了每一个普通人日常生活的360度衣食住行用全方位的支撑。

疫情的炙烤之下,影响极其严重那些零售分支还包括:教育培训机构、美容美甲店、卡拉OK厅、游戏厅、网吧、社区门口的小餐馆、鲜花店、服装店,等等等等,多如牛毛的小微企业受到的伤害超乎想像。

他们没有声音,也无法呼救,谁来拯救他们?

1、请工厂和零售商关爱他们

老李是一个做了十多年服装生意的零售人,他在当地一家购物中心有三个品牌店面。往年,在正常情况下,三家店面一年能给他带来近百万的收入。

2019年底,老李新拓展了一家新店面,从装修到进货,七七八八花了将近50万,雇了3名导购人员,本想着在春节前后能够大卖。

出人意料的突发情况让老李欲哭无泪,货品积压,人员工资,装修成本,贷款利息,房租等等成为一座又一座的大山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从一月到二月四家店面店处于颗粒无收的状态,乃至三四月份都会业绩低迷。

类似老李这样的经销商在整个家居零售行业的末端为数众多。他们是整个零售肌体上最脆弱,也最大限度承受压力的群体。

经销商链接着三层关系:对上,他们需要链接工厂,承担工厂的销售任务;对中间,他们需要链接卖场,承担卖场的租金、人员工资、水电物业费用等;对下,他们面向顾客,要把产品买号,把服务做好。

经销商不仅仅是零售的细胞,更是零售的毛细血管。他们面向终端,链接上下游,输送养分,带活了整个体系。

在疫情之下,红星美凯龙,万达等多家大型零售卖场都宣布为经销商免租一个月,而上游工厂端也同样给予经销商进货价格折扣,支付导购员工资等扶持。

在此,通过联商网平台,呼吁更多的百货、购物中心加入到免租的行列,帮助经销商度过难关。

2、请教会他们有用的方法

当下,直播营销、社群营销、线上链接下定蓄客,预存卡增值等等营销方式虽然是权宜之计,但是总能解燃眉之急,回收一部分资金。

但是,这对着个体老板们来说,线上营销是他们极不擅长的。需要零售平台或者工厂端给予他们更多的技巧和赋能。有以下五个方面:

第一、如何做直播营销:

第一次面向镜头,绝大部分超过40岁的老板们是紧张和怯懦的。谁来帮助他们做直播营销?如何放下畏缩,走出勇敢的第一步,谁来教会他们选平台,如何吸粉如何互动,如何促进下定?

第二,如何进行线上蓄客:

爆款产品如何选择,如何设置价格,如何更加有效地引流。另外,如何利用券包形式、预存卡形式等等手段,在线上进行蓄客,为后期做好储备。

第三,如何做社群营销:

利用微信添加目标消费人群,经销商需要建立自己的个人微信号,并搭建个人号的人设,在一定的粉丝量基础上建群开展社群营销,微爆破形式促进群内下单。

第四,如何做H5链接

利用易企秀、公众号、秀米等等平台工具,制作自己的H5链接,通过裂变传播,推广自己的促销活动和品牌,促进顾客留资,扩大潜客群的拉新。

第五,如何利用第三方线上平台

一是可以借助第三方平台拓展渠道卖货,比如说美团渠道、饿了么,乃至于各种地方性的线上平台;二是借助第三方平台推出自己的促销活动,比如一些第三方的帮忙砍价游戏链接,抢红包游戏链接等等。

3、请互联网平台帮助他们

2月24日,山东省饭店协会、山东省火锅餐饮协会等山东省级涉餐饮协会和十六市行业协会代表全省37万余家餐饮企业,发出《关于强烈呼吁外卖平台全面降费的公开信》,联合向美团外卖等各类外卖平台呼吁,在疫情期间,希望外卖平台尽快出台降低佣金费率在内的各项餐饮扶持措施。

根据山东发出的公开信显示,美团对大型连锁餐饮和中小型餐饮分别收取 18%、23%的佣金,同时美团规定,商家一旦同时入驻饿了么外卖平台,佣金费率上浮 3%到7%。本来疫情期间各商家利润就大幅下滑,如今更几乎要活不下去了。

2018年至今,美团的佣金费率直线上升,到了2019年第三季度,美团餐饮外卖业务交易金额高达1119亿元,订单量达到25亿笔。其中,佣金收入达185.7亿元,也就是说,美团于一天抽取的佣金就达到0.5亿元。

美团作为国内市场份额占有量第一的线上生活服务类平台,在这个时候,是需要美团承担社会责任和义务的时候。

在此,呼吁王兴能够彰显大企业的责任和担当,降低佣金,让更多的小微企业主进驻平台,帮助更多的中小企业渡过难关。

2月10日,淘宝和网商银行宣布“0账期”,商家发货后可申请由网商银行先行垫资货款,方便扩大再生产,缩短中小企业账期,不截流不拖欠,保护他们的资金链。

这是淘宝推出的帮助中小企业的举措。无论美团还是淘宝,乃至于更多的线上平台,在这个时候需要有作为零售大哥的责任和担当,帮扶弱小,而不是不管不顾,甚至是趁火打劫。

4、结束语:唇齿相依,共渡难关

零售是一个整体,一损俱损,一荣俱荣。中小零售业主的生死存亡,是整个零售行业健康与否的关键,他们是土壤、养料和基石。

无论线下的传统零售卖场,上游端的工厂,还是实力雄厚的线上平台,在这个时候,应该给予他们更多的支持,帮扶。

(来源:联商专栏 老刀,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联商立场)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老刀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