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阑听雨

夜阑听雨

公告

新零售、电商、3C的那些事儿

统计

今日访问:2882

总访问量:692250

今天可能是疫情后瑞幸生意最好的一天

联商网消息:4月2日晚间,瑞幸“自爆”财务造假,行业哗然。

股价盘前一度暴跌近85%,开盘后20分钟内三次触发熔断,盘中共六次暂停交易。截止收盘,瑞幸咖啡收跌75.57%,股价从上一交易日收盘价26.2美元跌至6.4美元,市值蒸发49.5亿美元,约合350亿元人民币。

一夜之间,曾因最快IPO速度被捧上“神坛“的瑞幸,似乎就要“凉凉”了?

挤兑式消费来了吗?

“自爆”之后,瑞幸咖啡遍布全国的那些门店还好吗?目前来看,瑞幸咖啡门店经营正常,甚至其官方微博还淡定地跟大家说早安。

只是消费者显然无法如瑞幸咖啡这般坦然自若,不少人担心瑞幸咖啡会就此倒闭。购买了充值券的用户想起了被ofo退押金支配的恐惧;没有充钱的也忧虑已经得到的优惠券无法再使用……种种担忧之下,今天瑞幸咖啡“爆单”,出现挤兑式消费。

早上10点左右看到新闻,曾被ofo押金“坑”过的吴女士赶紧下了一单,但快到午休时间,她才收到自己的美式咖啡,“平时半小时内绝对可以收到。”

还有不少距离瑞幸咖啡并不远的人,选择去门店自提。在杭州天虹购物中心的瑞幸门口,方先生见到了“人群聚集”的场面,在他看来,这大概是疫情之后商场里最热闹的一次。

瑞幸咖啡杭州天虹购物中心店

不过,这份“热闹”并没有持续太久。

4月3日下午1半点-2点,位于杭州滨江宝龙城二楼,紧邻着永辉超市的瑞幸咖啡显得有些冷清,陆续有少量的顾客先后进出门店,但都是空着手“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大概是从上午10点多开始吧,店里乌泱泱都是排队的人,大多都是挂着工作牌的白领,应该都是在附近上班的人吧。一直到下午1点左右,人突然就少了,之后店里就一直没什么人了。”在瑞幸咖啡门口做地推的永辉促销员小林(化名)早上并不清楚瑞幸财务造假的消息,对瑞幸咖啡门店突然热闹,又突然冷清的状况完全摸不着头脑。

瑞幸咖啡滨江宝龙城店 摄/联商网

以午间为界,今天的瑞幸咖啡门店被泾渭分明地划分成了“爆单排队”的前半天,和“门可罗雀”的后半日。

造成这一现象的直接原因是,瑞幸APP、小程序在下午1点左右直接崩溃了。因为是全国服务器的问题,导致所有门店都无法下单。瑞幸咖啡在官方微博回应称,程序员正在紧急抢修中。

尽管瑞幸财务造假22亿犹如一枚在股市中爆炸的重型炸弹,但《联商网》在门店采访中却发现,财务造假的“丑闻“似乎并不是影响消费者购买瑞幸咖啡的关心,比起企业形象、品牌形象,“价格”才是第一要素。

方先生是瑞幸一位忠实用户,每周会点单三四次,“感觉很便宜,还有很有多券可以使用。”对于财务造假一事,方先生并不觉得是一件“很大”的事,“总不可能倒闭吧。”

有类似观点的还有张小姐,她觉得:“说实话,会喝瑞幸就是冲着它便宜,薅羊毛。就算真的倒闭了,我再换别的喝呗。当有便宜咖啡喝当然好,没有的话不喝咖啡也没关系。”

瑞幸咖啡杭州东方通信科技园店 摄/联商网

在瑞幸咖啡杭州东方通信科技园店,《联商网》还遇到了一位平时并不怎么喝咖啡的消费者,他说:“其实平时不怎么喝咖啡,看了微博热搜,我反而觉得瑞幸又刷了一波销售。很多人说瑞幸会倒闭,我认为瑞幸倒闭不了,网上评价它是国货之光,薅资本主义的羊毛。”不过,想要“支持”国货之光的这位消费者并没有购买成功,他到店时,瑞幸APP、小程序已经崩溃。

“自爆”之前,早有端倪

无论消费者是否在意瑞幸咖啡的“品牌形象”,但公开“自爆”财务造假,还是让行业人士大跌眼镜。22亿并不是一个小数目,瑞幸咖啡很可能是交易额虚增比例最高的公司之一。

而事情似乎早有端倪。从2019年11月份开始的一个月,瑞幸咖啡的股价增长了两倍多,从18美元涨到50美元。对此,行业内的猜测是瑞幸在19年第三季度财务报告显示盈利状态,各项数据亮眼,而另一部分猜测是背后有人坐庄,人为抬高股价帮助管理层高位套现。

1月31日,浑水研究发布做空瑞幸报告。报告中列举出5个确凿证据和6个危险警告,指出瑞幸咖啡是个骗局,公司财务及运营数据存在造假、营收虚增、利润夸大,尤其在2019年第三季度和2019年第四季度分别夸大了至少69%和88%,由此得出瑞幸的商业模式并不成立,其基本业务已经全面瘫痪。受报告的影响,瑞幸股价一度跌超26%。

对此,瑞幸咖啡坚决否认报告中所有指控,并表示公司关键运营数据都是实时跟踪的,订单的付款通过第三方支付服务提供商进行,可以进行验证,此外,“确认公司披露的广告费用是真实和准确的”,并称报告中包含的所谓证据无确凿事实依据。

除了做空之外,瑞幸高层在自爆造假前被指出套现离场。

1月8日,大钲资本减持瑞幸3840万股,持股比例从14.06%下降至12.15%,套现2.3亿美元,并表示已收回对瑞幸的投资。

2月10日开始,瑞幸连续发布15条“超过5%披露”重要公告,涉及股东股权事宜。黎辉与大钲资本再抛售4400万股瑞幸股票,持股比例下降到8.59%。

3月27日,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卸任。

此外,此前做空报告中提到,董事长陆正耀、CEO钱治亚已分别将持有的股份质押了30%和46.8%。而陆正耀的大部分投资均以借款名义收回。

倒塌的多米诺会砸到谁?

尽管在消费者端,大家并不希望自此失去薅羊毛机会,但如同倒塌的多米诺,于瑞幸而言,22亿或许只是一个开端。

成立于2017年底的瑞幸咖啡仅仅用了两年的时间,就开出了4500家门店,而星巴克在中国4000家门店的资产是靠20年打拼而来。闪电扩张背后,依仗的是疯狂的烧钱补贴。但随之而来的,则是资金压力以及亏损的持续扩大。

而在爆出财务造假丑闻后,一方面,投资人发起集体诉讼,瑞幸将面临巨额赔偿;另一方面,瑞幸的融资也将变得愈发困难。

双重资金压力下,不说以烧钱补贴的方式维系原本的闪电扩张,即使现有4500家门店的租金,瑞幸是否有能力负担都是未知数。与此同时,自去年起,瑞幸在不断扩张品类,从轻食、坚果,延伸到数码产品,这意味着瑞幸还将可能面临应付账款挤兑的情况,是否有足够能力赔付供应商也成为瑞幸的一道难题。

与此同时,来自内部的动荡同样不容忽视。有媒体报道称,昨天财务造假消息一出,瑞幸公司内部群便已炸锅,一些员工开始暗自另谋出路。“刚开盘就有人在群里转了消息。一些好友立马也来艾特我问是不是要失业了。”一名瑞幸员工颇为担忧,称已经在找人推荐简历。

为此,瑞幸在内部发文号召员工共度难关。在内部信中,公司呼吁员工不忘初心,继续做好本职工作,称“道阻且长,行则降至”。

瑞幸内部信

此外,去年瑞幸子品牌小鹿茶开放加盟,而如今,小鹿茶或许很难独善其身。

瑞幸和加盟商有明确的分工:瑞幸主要负责提供用户引流、技术、供应链和产品;加盟商主要负责选址店租、装修、雇员和日常运营。前期收入主要归加盟商,随着门店收入比例的提高,瑞幸的收入比例提高。

此前,受疫情影响,小鹿茶目前已在全国范围内暂停加盟。如今瑞幸“自爆”,未来瑞幸能否持续赋能小鹿茶的加盟商成为未知之数。对小鹿茶而言,这无疑是雪上加霜,

一个烂苹果,会影响一筐苹果。曾任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中国区首席代表兼亚洲区董事总经理徐光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瑞幸的造假,会对中概股造成普遍的负面影响。“虽然我和美国的投资机构交流时,总是告诉他们,中概股的坏公司是少数,有很多好公司。但一个坏公司的负面效应,也是无穷的。人们都习惯了一概而论,他们会说,你们和瑞幸,一样都来自中国。我现在没法量化这个影响有多大,但是我们接下来都会看到后果。”

关于“连坐”这件事,其实有前车之鉴。2010年11月11日,浑水公司发出报告指认中概股绿诺公司财务造假,11月17日绿诺公司CEO邹德军承认浑水公司提到的合同确系造假,还表示剩余合同中大约有20%到40%很可能出问题。12月3日,纳斯达克向绿诺发出退市通知,批评其未能回应市场质疑。12月9日,绿诺摘牌,转至粉单市场。

受绿诺事件影响,自此之后,中概股IPO的审核周期长了一两个月。美国的中介机构会担心中概股造假,他们必须更详细的审计,审计费用、律师费用等也随之提高。“中概股的发行价、股价、估值,可能都会受影响。对于瑞幸这种严重造假的行文,我不知道中国政府会不会进行惩处,这个影响实在坏了。”

瑞幸留给商业的思考

万事万物都是在发展规律内才能获得持续的生命力,这些年互联网商业创新带来的新商业思潮一度让中国商业进入了“高潮期”,但高潮之后剩下的越来越多是一地鸡毛而非星光璀璨。

在联商特约专栏作者、资深零售人孙裕隆看来,瑞幸咖啡从诞生到今天也还不到三年时间,一直以来以神奇资本故事为支撑的瑞幸咖啡,背后的商业逻辑在摇摆不定,从互联网咖啡品牌到互联网商业平台,在故事越讲越大的背后需要的不仅仅是魄力与勇气更需要市场的实际支撑与响应,瑞幸以品牌立命却又不敢于品牌的深耕而期望火箭成长,那么瑞幸凭什么可以持续呢?这背后只有一个逻辑可以维持,就是不断的利用资本套现实现故事的延续,只是天不由命,疫情的突袭让大多数企业原形毕露,瑞幸当然难逃此劫。

商业诚信是任何一家企业的根本血脉,诚信扫地之后本身就已经宣告了结局,这场以品牌为噱头一路奔袭的资本游戏本来应该会继续,只是天难遂人愿,瑞幸也无法幸免,瑞幸之后,愿我们的商业世界更多一点敬畏多一点诚信多一点遵道守行,如此商业才会美好。

(来源:联商网 王迪慧、王乐乐、陈琪琪、李佳婷)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夜阑听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