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阑听雨

夜阑听雨

公告

新零售、电商、3C的那些事儿

统计

今日访问:3047

总访问量:692445

奶粉一罐难求?

图/联商图库

联商网消息:当国内疫情得到控制,各行各业陆续复工之际,国外却两极反转,疫情形势却急转直下。在国外疫情持续发酵的情况下,焦虑不已、夜不能寐的除了忧心订单的外贸人,还有一众担忧孩子“口粮”的宝妈、宝爸。

在国内,进口奶粉与国产奶粉各占半壁江山。对于长期“依赖”进口奶粉的宝妈、宝爸而言,最担心的莫过于进口奶粉会随疫情严重而断供。

宝宝“口粮”堪忧?

“国内疫情刚严重起来的时候,我就赶紧一次性囤了20罐的澳洲A2奶粉。早知道国外疫情会是现在这种情况,当时就该再多买些。”

家住南京的宝妈小琪有个1岁多的儿子,每周一罐的奶粉是宝宝的重要口粮,“一直都是找亲戚帮忙从国外代购的,通常一个月买一次,一次买6罐。”

小琪说,1罐奶粉孩子能喝1周多,以前1月1购的频次正好合适,但疫情爆发后,她担心物流会受影响,1月份便一次性购买了20罐。“再加上之前家里剩下的6罐,当时觉得应该够了。但谁能想到国内疫情刚好转,国外又严重起来了。”

小琪最担心的便是国外疫情迟迟无法控制,到了7、8月,她的囤货便要告急。“现在已经在联系亲戚提前再买一批。现在受疫情影响,航班减少了 物流特别慢。正等到家里奶粉都吃完再囤,可就来不及了。”

至于在价格方面,小琪表示可能是亲戚代购的缘故,价格并没有变化。

一直给孩子吃国产奶粉的阿金就没有要囤货的担忧。在奶粉购买上,她感觉似乎并没有感受到疫情的影响。

“我家宝宝吃的是飞鹤奶粉,一般是在家附近的母婴店买的,即使居家防疫那段时间,母婴店不开门,我们也能去超市买到。价格也没涨。”

相比于他们俩,宝宝尚不足1岁的小林在奶粉这件事上操心的要更多些。

同样是喝进口奶粉,小林一直找的是职业代购。“国内疫情爆发时,奶粉价格就涨了,代购说主要是物流贵了。” 小林说,“其实奶粉价格也没有贵很多,主要是物流太慢了。尤其是国外疫情严重起来之后,以前最多半个月,现在等上一个月都未必能收到。”

虽然速度慢了,但小林觉得倒不至于“一罐难求”。“说实话,我们吃的奶粉品牌在天猫、京东上也有,实在代购手里买不着,也可以去电商平台上买。以前选择代购,也是因为跟代购认识,比较放心,在电商平台买怕买到假货。”

《联商网》在多个跨境电商平台上进行了搜索,诸如澳洲A2、喜宝、爱他美、丹麦阿拉等宝妈常会购买的知名度较高的进口奶粉,均为有断供、库存告急等情况出现。

从事乳粉生产的杭州千岛湖康诺邦健康产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吴红宇表示,疫情爆发确实对进口奶粉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但现阶段,受影响较深的主要是小众奶粉品牌的整罐进口,在国内深耕多年的国际大牌奶粉受冲击并不大。

大品牌已在国内市场深耕多年,拥有较为完善的供应链体系,往往在国内都有比较充足的备货,即使疫情爆发导致物流不畅,短期也不会有大的影响,而小众品牌在国内的销售依托于代购及海淘,抗风险能力无法与大品牌比拟,自然最先受到冲击。

倒下的只是代购

事实上,与其说是进口奶粉小众品牌面临“断供”,不如说是供应链能力不足的代购及海淘的遭遇困境。

《联商网》观察发现,自1月份至今,天猫国际、京东国际、苏宁国际均未出现进口奶粉缺货,断货的情况。

“通过跨境电商进口的奶粉都是提前保税备货的,从1月份开始到现在,进口奶粉始终保持充足供应。” 天猫国际母婴行业负责人丘敏说,随着近期海外疫情加重,平台和进口奶粉品牌商们也提前做了密切沟通和部署,从海外工厂的分月产能,航班的运送班次,到备货仓库仓容调配等进口供应链上各个环节,都制定了周全的备货计划。

据丘敏介绍,目前天猫国际上的进口奶粉供应充足,且始终保持奶粉价格稳定,不缺货,不涨价。

苏宁不久前发布的418大促数据显示,苏宁国际418期间的进口奶粉和纸尿裤的销售同比增长103%。

而与消费需求激增相对的则是苏宁国际颇有底气的库存。“早在国内疫情暴发时,我们就提前出手,锁定了国际航线的舱位,联合品牌方一起来保障进口供应。” 苏宁国际母婴品类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平台绝大部分进口奶粉和纸尿裤库存充足,保障宝宝们的口粮不断档应该不成问题。”

事实上,就进口奶粉而言,是否有断供之忧本质上取决于两块,一是源头的生产加工,二是国际物流通路。

吴红宇表示,海外奶粉的相关生产、加工工厂机械化程度较高,并非人口密集型产业,在做好防疫措施的前提下,生产、加工基本不会受到太大影响。

荷兰乳企菲仕兰此前曾透露,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并未对公司生产造成影响,牛奶的加工和产品供应都没有问题,并表示供应中国市场的奶粉不会断供。

当产品供应没有受到明显影响,保障跨境物流畅通便成为关键点,拥有强大供应链、物流等基础能力的大型平台自然拥有了“保供应”能力与底气。

国产乳企的春天?

在海外疫情蔓延的情况下,不少人认为,这将国产奶粉品牌进一步抢占市场份额的良机。

确实,尽管目前整个进口品牌的货源是充足的,但这只是短期来看,若海外疫情长时间难以控制,很难断言国外乳企工厂是否会出现停工。一旦停工,生产一定也会滞后5~6个月,势必会影响到中国市场供应。

同时,随着疫情的加速蔓延,目前多个欧洲国家皆已采取了“闭关锁国”、人流限制的政策来抗击疫情。这无疑也会对物流环节造成一定影响。

不过,在全球经济一体化进程中,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独立存在。在商业社会里,这一原则同样适用。长期来看,若海外疫情“绵延不绝”,国内乳企同样无法“置身事外”。

据吴红宇介绍,国内奶粉生产主要有两种工艺——干法工艺和湿法工艺。两种工艺各有优劣,简单来说,干法工艺依赖于原材大料,而湿法工艺则需要依托于牧场供应。

以康诺邦为例,其主要为几家知名奶粉品牌代工,因此在原料选择上几乎均依赖进口。早在国内疫情初期,康诺邦便备足了整整半年以上的生产所需的原材。

而需要有自建牧场的湿法工艺,虽然对原材需求程度不如干法工艺,但在部分原辅料供应上,仍对外依存度较高,诸如乳铁蛋白。吴红宇透露,目前国内乳铁蛋白主要依靠进口。

日前,工业和信息化部消费品工业司发布了“关于做好婴幼儿配方乳粉原辅料供应保障工作”的通知。强调各婴幼儿配方奶粉生产企业,一是做好进口原料储备工作尽量确保4~6个月的原料储备量,防范供应链风险;二是加大国产原辅料采购和使用,对国内有一定产业基础和供给优势的原辅料,如植物油脂、OPO结构油脂、益生菌、核苷酸、牛磺酸等,可提前与国内供应链联系对接。

可以说,中国的奶粉基本上是全球产业链的一个产品,因此,随着整个疫情的全球化,中国奶粉品牌同样难以“独善其身”。

在吴红宇看来,此次疫情于国产奶粉而言确实是机遇,因为通过此次疫情,奶粉品牌比拼的是品牌、动销以及供应链体系的能力。

国内乳企中,不乏佼佼者。

(来源:联商网 文/王迪慧 编辑/木鱼)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夜阑听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