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双福的博客

许双福

公告

与书为伴,与笔同行

文集

旅游(42)

统计

今日访问:198

总访问量:7367178

拆之情愫

 

拆之情愫

   望着伴随我三十六年的办公楼代宿舍楼以及家属楼的连体“兄弟”即将拆掉,心里有一种恋恋不舍的感觉,家属楼里居住了十多户职工陆陆续续搬离了这里。人,很是奇怪,总是盼望新的生活,却又不舍一些旧物。没有政府的道路拓宽,这座建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的建筑矗立在这条路的西南角,可以讲,当初建成时,在这个地段上算是有头有面的,我们也因它自豪过,骄傲过……。

  上个世纪的19838月中旬,我和十多位退伍兵被分配到单位设在西郊的分公司,分公司是单位里成立的新部门,我们能分配到这里来,也正是新部门成立需要退伍兵来从事安全工作,就这么着,我便成为了这里的人。占地二十多亩的新单位,从陌生到它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以及每个角落都了如指掌,渐渐地,我们把这里当成了家,娶妻生子,过着平淡的生活。

  人生,有时候是一种机缘,按照当时退伍兵分配的惯例,我应该随着父亲的单位走,也确实是这样,市安置办把我分配到了省劳改局(现在叫监狱管理局),我揣着介绍信准备去报到时,父亲将介绍信要走,说他在一次偶然的机会见到了曾经在一个部队工作过的战友,他们单位今年招退伍兵,单位是从事商业行政管理的,比在劳改局当狱警好,就这样,我成了一名商业职工。更让人相信缘分的是,陪同事去他西郊的哥哥家,路过正在做后期施工的分公司,同事带我进工地参观,工地的人问我们是干什么的?我俩回答,我们即将要来这里工作的。结果,经过八个月的在总公司的培训,熟悉业务知识,真就来到了这里,一干就是三十多年。

  到了上个世纪的九十年代末,我成为了分公司的负责人,每日忙碌经营管理,把这二十几亩地的一切当成了自己的孩子,精心地呵护打理。上任初期,分公司的经营处在低谷,几十万的经营款收不回来,几乎天天在要帐的路上,还要扩大宣传吸引客户。看着分公司的整个环境已很是陈旧,资金稍微有点缓解便进行更新换代,不让空地荒废,栽树养花。三年过去,单位里俨然就是个大花园,每在花卉盛开时,很多经过单位门口的路人,请求门卫让其进单位看一看,也正是环境的不断变化,经营步入了正轨,客户稳定,效益蒸蒸日上。

    我们单位为什么令人羡慕,是因为我们的住房宽裕,在计划经济条件下,职工的住房依靠单位来解决,进了我们单位单身宿舍都是一人一间,到了嫁娶的年龄,单身宿舍便成了自己的小窝,单位另外再分配一间,将两间隔墙打通就成了四十来平米的住房,阳台作为厨房,虽然一层楼住了三户,共用一个洗手间,洗手间面积有二十来平米,足够我们使用,大家在一块说说笑,很是热闹。相比之下,我们相邻的兄弟单位的职工,单位满足不了职工的住房需求,职工只能在附近的农村租房,在上下夜班时,女职工得由丈夫接送,要走一段泥泞不堪的小道,当时的农村,一到晚上是一片漆黑,这种现状直到国家实施住房改革才得到了解决。

    夏季房子里太热,那时候,空调还是奢侈品,作为一个月几百块钱工资的我们,还要供孩子上幼儿园、上学,没有多余的钱买台三四千元窗式空调。每到伏天,我们就上到楼顶纳凉,将铺盖搬上来,楼顶上的隔热板当床,天当房。离单位一百米左右,有一条铁路专用线,使用的是蒸汽机机头,冒着黑烟,若要睡在楼顶上,早晨起来一看,鼻子口各个是黑的,被子上落的都是黑渣子。慢慢的,我们有了经验,搭上蚊帐,效果明显,好了许多。好玩的是,睡得正香,突降大雨,一个人抱着孩子先下去,另一个人收拾铺盖,再看此时的楼顶,一派忙碌而又狼狈的景象,从楼顶回到走廊上,大家是一片欢笑,到不觉得有什么怨气,有什么不愉快,收拾收拾继续睡。

  当拆迁开始,施工单位将主体建筑拆除,我进入工地仔细地走了一趟又一趟,真是依依不舍。二十出头来到这里,一起走到了两鬓斑白时。曾经跟爱孩子一样的心爱的单位,在社会的发展中被夷为平地,看似不会与人交流感情的土地、建筑,草木,人却对其有着深深的热爱之情,不仅我是如此,单位的职工也时不时地来到这里看一看,说一说,曾经在这里发生的故事,印着我们成长足迹的土地。

  岁月在改变着社会,改变人的心境,但在人的内心深处的那份情愫不会因时间而变浅。可能有一天,这里会成为宽敞的大道,高耸的立交桥,但是,曾经的那座五层楼,那一片建筑,这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会出现在我的脑海里,不会因时间的远去而模糊变淡。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许双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