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双福的博客

许双福

公告

与书为伴,与笔同行

文集

旅游(42)

统计

今日访问:132

总访问量:7367100

离家的心境

 

离家的心境

           也许是岁月的积淀,年龄的堆积,从轻狂少年,步入了中老年,对一些人,一些事,一些现象,没有了心情,没有了闲情,没有了曾经的好奇,对家却愈加的依恋,哪里也没有家的安逸、自然、享受。

    每一次摄协发通知,组织到哪里采风,十天八天,如果不曾去过的地方,我秒报。参加摄协的活动,我是两个目的,喜欢拍点风景,喜欢旅游,跟着大家去一些没去过的地方,在我的意识里,不曾去过的地方就是风景。事实上,摄协带领大家去的地方,着实比较生态,不是大众追捧的大景、名景。但,每每在准备启程时,心里又不想离家,有时候甚至想退出,不去了。

    第一次离开家,是在上个世纪的1976年冬,我们家那时候在湖北省的房县,父亲送我到光华县(现在的老河口市)火车站,我被驻扎在西安的部队招为小兵,父母的意思去试一试,如果不行,回来继续上学。父亲领着我进了车站,上了车,没有座位,他选了一个车门处,这里刚好席地坐了一位探亲回部队的干部,年龄有三十多岁,父亲跟他讲了我的情况,把我交给了他。习惯地讲,我应该把他叫叔叔,可此时的我,虽然只有14岁,却也穿着没有佩戴领章帽徽的军服,不知怎么称呼他为好。父亲叮嘱我,在没人时就叫他叔叔,有人时叫他首长。

    火车慢慢地开启,我紧紧地趴在车门玻璃上看着站台上的父亲,不由自主地哭出了声,这位叔叔,摸摸我的头说道:“当兵就是这样子,开始时,是特别的想家,时间长了就好了。你还是个孩子,想家是肯定的。”我和叔叔对面坐着,他靠着车身上睡着了,我是满脑子的家、父母、弟弟、妹妹的影子,不知何时,抬头看着车厢里的灯开了,我起身,看着车外一晃而过的田地,远处的村庄已是星星点点的灯光,房顶烟囱升起了袅袅炊烟。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在想,爸爸、妈妈、弟弟、妹妹应该也在吃饭了。一个不眠之夜,我到没感觉到我是在火车上,满脑子都是妈妈、爸爸、弟弟、妹妹,迷蒙中来到了部队。

    从小生长在部队里,虽然第一次当了小兵又回来重新上学,但梦想始终没有改变,一定要跟父亲一样,成为一名军人。1979年底,我如愿以偿地成为了一名野战军战士。寒冬里,父母早早地来到兵站送我,母亲站在站台上,不停地嘱咐我,到了部队应该如何地注意安全,照顾好自己,我都听烦了,让父母赶快回去吧!人,就是这样,亲人在跟前时,触发不了内心的伤处,当列车缓缓开行时,我仿佛如梦初醒,意识到,这一走就是上千公里,要好几年见不到父母,回不了家,我赶快将战友拔到一边,伸着头看站台上的父母,渐行渐远,我是泣不成声,向父母使劲地挥着手。

    人们习惯地把家誉为港湾,不仅如此,我们的性情、良善都是家给予的。年少时家就是父母,父母就是家。长大了,我们要工作,要学习,要恋爱,又多了一个家,多了一份牵挂,多了一份关怀。年轻时,说走就走,说回来就回来,品味的少,静思的少,随着岁月的久远,家似如一坛陈酿,醇厚绵长,回味无穷。对家的依恋更浓更重,哪里都没有家好。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许双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