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国建老师专栏

顾国建

公告

顾国建先生为上海商学院教授,是国内知名的零售业专家,对连锁商业深有研究,创办有上海联索经营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和上海连锁经营进修学院,为中国连锁业提供咨询和培训。电话:021-64698764传真:021-64698994地址:上海市中山西路2271号205室邮编:200235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572

总访问量:16718780

建言“十四五”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规划

来源/零售顾事

撰文/联商特约专栏作者、上海连锁经营研究所所长顾国建

本期导读:

两大基础设施与一大机制建设

农产品流通基础设施的基本内容和运营机制

农村农产品流通基础设施建设在国家层面的顶层设计和部门协调

城市到家服务社会基础设施的建设

工业生产体系内外贸双向循环机制

阿里巴巴犀牛智造与拼多多新品牌计划要纳入国家出口制造商企业内销转型服务平台

1953-195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个“五年”国民经济发展计划开始实施,我生于1954年,父母期望我关顾国家经济建设,这就是我的名字顾国建的由来。

我对“十四五”规划的建议聚焦在农产品流通、城市电商到家服务和内外贸互动三个方向,可用“两大基础设施”和“一大机制建设”概括。

两大流通基础设施建设

在13个“五年”计划、规划实施的60多年里,尤其在改革开放农村实施土地承包经营的40多年时间里,中国农产品流通的问题一直没有得到有效解决。其症结在于农业一家一户的生产体制难以与规模化的流通组织和大市场进行有效对接,多环节的流通现状使农产品出现了销售难、环节多、损耗大、效率低的状况。

当农村改革向土地流转、合作社等组织化和规模化形式提高发展时,农村农产品流通的基础设施没有适时地建设起来,使得农产品生产和销售的组织化提升的效率和效果无法得到有效实现,“十四五”规划要把在农村建设农产品流通基础性设施作为重中之重。

一、农产品流通基础设施的基本内容和运营机制

1、区域

“十四五”期间农产品流通设施建设的主要区域应集中在三个方向,即:主要鲜活农产品产业带区域、规模性地理标志性农产品集聚区域、国家扶贫政策覆盖的各类农产品种植、养殖和加工基地。

2、内容

农产品流通基础设施的基本内容为产地仓(用于蔬菜水果等鲜活农产品的分等分级、规格标准化的装箱等整理业务)、冷链设施(冷冻冷藏库和气调库,用于季节生产常年消费的鲜活农产品保鲜)、初级加工设施。

在建设农产品流通基础设施时要把农村电商和社区团购农村网格化仓储设施一并纳入。这样既可提高现有农村农产品流通设施的综合利用效率,同时也可把社区团购赛道上的大资本引导到农村农产品流通基础设施的建设上来,一举多得。

3、农村农产品流通基础设施的公益性质运营机制的建立

农村农产品流通基础设施的建设属国家投资的基础设施,资产的性质属国有资产,因此必须建立一套国家基础设施公益化运营的机制。总体原则是资产国家所有,运营市场化操作,但城市反哺农村、工业反哺农业的社会公益性必须充分体现。

4、建设农村农产品流通设施的社会价值与意义

(1)中国农业一直以来是以提供食材原料为主的,长期以来一直把农产品初级加工存储等方面的产业放在了农村之外,这是导致农村贫困的原因之一。把农产品初级加工整理的产业留在农村,对农村的脱贫和就业意义重大。

(2)在农村建设农产品流通的基础设施,对城市环境保护意义重大。在农产品加工整理过程中产生的大量废弃物,按统货分等分级加工处理的话,水果的废弃物平均在10%,蔬菜平均在20%。这些废弃物进入了城市垃圾处理系统,对城市环境造成巨大压力。而这些废弃物如果留在了农村,就可化废为宝,对绿色农业综合利用价值极大。

(3)在农村建设农产品流通基础设施的一个安全考量,就是农产品按规格标准化分装。有了标准化包装,就可以快速高度融入现代化商业仓储物流系统和销售系统,在提高农产品附加值的同时,还建立起完整的从源头开始的农产品安全追溯体系,使农产品流通现代化水平上了一个大台阶。

5、农村农产品流通基础设施建设在国家层面的顶层设计和部门协调

“一五”计划到“十三五”规划中,在国家层面的管理上农业与农村归农业农村部管,而农产品流通归商务部管,那在农村建设农产品流通基础设施归农业农村部还是归商务部管呢?因此,在国家的顶层设计方面必须把这个问题提出来,要落实国家管理部门的归属与协调。

二、城市到家服务现代流通基础设施的建设

目前中国城市电商到家服务最后1公里依靠的是快递小哥的模式。以快递小哥到家服务的各种生鲜电商模式在此次抗疫情保供应中发挥了巨大作用,充分体现出它已经是构成中国城市社会公共服务基础设施中的重要部分。

以城市电商到家服务为抓手,在“十四五”期间试点建设全世界独一无二的信息化、智能化、多功能的城市社会公共服务基础设施。

对这一城市到家服务的社会基础设施建设有必要以国家的意志把它上升到国家战略的高度建设好。

1、用无人汽车+自动驾驶技术+搬运机器人这样的信息化和人工智能技术代替快递小哥,从技术上来讲这种模式已经能够做到。阿里巴巴的无人驾驶配送到家系统“小蛮驴”已在浙江杭州的一些大学校园测试成功,其他电商和科研机构的成功案例也很多了。

2、城市到家服务社会公共服务基础设施的建设可采取中国铁路建设的三网合一分速、分量、分温度链的建设方针,即“高铁”(30分钟到达)、“动车”(60分钟到达)、“普车”(次日达)…… 定时定点的城市公交车模式,将干线配送线路的建设与企业配送系统的并网运行。

3、城市到家服务社会公共服务基础设施建设要贯彻互联网经济的共享原则,任何商店、商品、信息系统和物流设施等都可以对接使用这一社会公共服务基础设施,将现有企业的各种到家服务模式都能包容在这个系统里面,做到社会资源的最大化利用与共享。

4、城市到家服务城乡社会公共服务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采取国家、企业和个人投资相结合的方式。特别要注意吸纳国际资本和风险投资基金的加入,引导社会各路资本进入城市到家服务社会公共服务基础设施项目,使这一项目成为全球最大的创投项目,并使这一项目成为疫情之后中国经济再次腾飞的标志性的全球瞩目项目。

5、在“十四五”城市到家服务社会公共服务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试点期间,建议试点城市选择在北上广深这四个一线城市,再加上杭州这个互联网经济与人才集聚的城市。

6、建设城市到家服务社会公共服务基础设施的意义:

(1)改变目前城市到家服务快递小哥模式从实体经济中抽取了最主要的青壮年劳动力的状况,促进实体经济的发展;

(2)充分发挥中国基于5G和物联网技术的先发优势,形成领先世界城市公共交通的产业化优势;

(3)有效应对自然灾害、疫情等突发事件的发生。

城市到家服务社会公共服务基础设施的建设在技术上已经达到了“上线”运行的要求。现在要突破的难点,是在城市到家服务社会公共基础设施上运行的无人驾驶配送车辆和搬运机器人与现有城市交通法规和社区物业管理规章的冲突。如何规避,如何合规,需要大胆创新和“法律智慧”。

三、一大机制建设——工业生产体系内外贸双向循环机制

未来中国经济新的发展战略已定,即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加快形成新发展格局。按照这一战略,首要的就是建立中国以出口为导向的工业生产体系如何实现内外贸双向的循环机制,让中国的工业生产体系能够自如地适应国际与国内两个市场的需求,并快速地完成两个市场之间的切换,实现工业生产体系的柔性化。

1、观望心理

目前,以出口导向为主的工业生产体系对国内市场的进入、发展仍然存在的心理上的摇摆期,进入国内市场的决心不大,练就适应国际国内两个市场能力的信心不足,观望、摇摆,以及对国际市场的依赖侥幸心理仍存。疫情中中国外贸出口订单剧增加重了这种依赖感。

2、进入国内市场的制度障碍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中国政府就从中央、地方层面推动出口导向企业的内贸市场转型。国家商务部和广东省人民政府主办,广东省商务厅和东莞市政府承办的“中国加工贸易产品博览会”已经连续举办了12届,持续推动出口加工企业的内贸转型,成果显著,但在新的国家经济发展战略之下还需加大力度。

目前出口导向工业企业内贸转型在国内贸易的交易制度层面存在的障碍是两个市场交易制度的差异。

国际市场是,订单形式(OEM、ODM)、付款形式信用证、商品检验进出口两国双向检验。其特征是订单量大、商品货款有保证、商品品质有国际商检制度保证,不存在退货机制(除商品质量事故外),代工为主,无需考虑品牌市场的打法与策略。

国内市场交易制度的特征是,产品进规模性商超零售渠道,需要进场费用等销售发生前置的通道费用,产品在一定程度上属于代销性质,存在退货机制,产品售后结账账期长,国内流通企业(批发和零售)自有品牌占比极低,没有形成对出口导向型工业制造企业有规模的订单,出口导向型生产企业对国内市场品牌化的打法是陌生和畏惧的。

国际国内市场两种市场交易制度不同是国内国际双循环格局形成的一个巨大又现实的障碍。

3、消除障碍的对策

(1)国内市场交易制度上的通道费用、代销机制和付款账期等问题在这几年已经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对规模性零售终端企业而言,不改善就不能生存和发展了。但从法律上要做出明确规定,以示市场的清明公正。

(2)国家设立品牌发展促进基金,重点促进出口导向型工业生产企业发展制造商品牌,重点促进流通企业发展自有品牌,尤其要促进以发展自有品牌为方向的制造型零售商企业。只有从生产和流通两个环节同时促进企业品牌的发展,内外贸的双循环格局才能逐步形成。

(3)国家制定出口导向型生产企业内销市场转型支持政策,主要在国内市场推广和国内渠道拓展方面予以国家层面的支持,“政府搭台,企业唱戏”。

(4)中央和地方政府重点支持流量大且数字化产品开发市场转化率高、市场销售规模大的平台型企业。按产业带和产业集群分工要求,成体系和成规模地帮助出口导向型工业企业产成品的内销市场转型,打造从无品牌的代工制造向品牌化的中国制造和智能制造的工业生产体系。

(5)国家设立出口制造商企业内销转型的服务中心,为出口制造型企业提供诸如内销转型的品牌、渠道、销售和知识产权保护的咨询服务,用公共的服务系统为国内国际双向循环的内外贸联动机制建立一个平台,特别注重要把阿里巴巴的犀牛智造和拼多多的新品牌计划纳入到这个平台上来。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顾国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