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国建老师专栏

顾国建

公告

顾国建先生为上海商学院教授,是国内知名的零售业专家,对连锁商业深有研究,创办有上海联索经营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和上海连锁经营进修学院,为中国连锁业提供咨询和培训。电话:021-64698764传真:021-64698994地址:上海市中山西路2271号205室邮编:200235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3102

总访问量:4602286

顾国建:上海连锁超市深化改革的方向

  此次超市的 “问题馒头”事件,集中反映了以国有企业为主体的内资超市,目前存在的缺乏核心经营力与竞争力的事实。

  从 “问题馒头”事件来看,超市公司的采购部门长期来不对生产厂商进行现场的质量检查,公司总部也不设立独立的监察部门对厂家和供应商的货品进行质量抽查和暗查,必然导致质量管理体系出问题。同时,过期馒头让厂家收回去自行处理,给了不法厂商做伤天害理的事的机会。从深层来说,退回过期商品的做法背后,暴露出这些超市公司从先进的连锁经营方式,倒退为 “食利性”物业管理模式的实质。因此,上海连锁超市还需进一步改革发展。

  从物业管理转型自主经营

  上海是我国以超级市场为代表的现代流通方式的发源地。 1994年,上海市政府将发展连锁超市作为当年的市政府实事工程,市区两级政府对发展超市给予了一系列政策上的支持,使上海零售业的面貌发生了巨大变化。 1995年3月5日,国务院在上海召开连锁经营现场座谈会,总结推广上海发展连锁超市的经验,并作出在全国发展连锁超市的流通改革战略部署。从此,拉开了我国超级市场流通改革的大幕。

  上海是国际化的大都市,在现代零售业的发展中,超级市场具有重要的地位,上海连锁超市进行深化改革的方向,首先应当从 “食利性”的物业管理方式向价值型的经营方式转型,而价值型的经营方式的实质就是坚持超市的自主经营。这种自主经营,是具有核心竞争能力与核心经营技术的经营方式,同时能够实现与供货商的双赢,并具有开发自有品牌能力的经营方式。

  在笔者看来,这种转型的重要标志是回归商业承担经营风险的本质,大幅度提高商品经销的比重,降低 “代销”的比重,向承担经营风险与提高经营效益的方向进步。只有这样,才能有效地改变紧张的工商关系,改变 “千店一面”无差异的经营方式,才能实现有效益的规模化经营,并让利于老百姓。

  此外,国有内资超市的体制机制也需要进行变革。 “问题馒头”事件暴露了国有内资超市在商品质量管控上的问题,而这一问题的实质是其存在体制与机制上的不足。要实现上海国有内资超市在体制机制上的变革,在体制上推行投资多元化、股份化是十分必要的。尤其要在国有资本控股的前提下,引进民营资本,激活企业活力。而对于超级市场的机制改革,一是可以建立专业化的职业经理人制度;二是可以实行市场化的企业运行方式和激励考核方式,也就是实现多元化的投资主体和民营企业经营活力与激励机制的有机结合。

  扛起 “菜篮子”和 “米袋子”

  其次,超级市场应当在城市 “菜篮子”和 “米袋子”工程中,承担主要角色,负起流通主渠道的职责。这也是世界大城市生鲜食品销售终端发展的大趋势。

  超级市场担当城市 “菜篮子”和 “米袋子”主要流通职责,意义十分重大。一来可以大幅度提高 “菜篮子”和 “米袋子”中各类生鲜食品的安全性,哪怕今天超市出了 “问题馒头”事件,但超市相比较农贸市场等其他流通业态,其安全性还是可追索和可改进的。因为,超市毕竟是组织化程度高的流通组织。二来通过规模化 “农超对接”,可以大量节省蔬菜等生鲜农产品的流通费用,会对控制零售市场的菜价起到重要作用。三来超市通过建立生鲜农产品的生产基地和加工配送中心,可以大大降低蔬菜在生产、流通和消费者加工过程中的损耗、废弃,最终减少由此产生的城市垃圾污物。同时,这些城市垃圾污物可在田间采摘和加工过程中转化为菜田的绿肥或鸡鸭牲畜饲养的饲料,符合低碳经济的要求,其产生的城市综合收益也很可观。

  目前,在上海一直存在这样的疑虑:超市 “卖菜”能否替代菜场 “卖菜”?超市菜的价格比菜场有优势吗?回答这个问题最好的是事实。山东省威海市与福建省福州市分别有以 “家家悦超市”和 “永辉超市”为主体的城市 “菜篮子”和 “米袋子”销售终端工程。当地百姓去超市买菜已占到这两个城市蔬菜等农副产品交易总量的70%,超市里的品种也比菜场丰富许多,而总体价格又比菜场低15%左右。因此,卖菜不仅成为超市最盈利的生意,也成为外资大超市最有竞争力的核心商品品类。

  这两家超市靠 “卖菜”赚钱的奥秘在于,它们在当地与全国建立了200多个生鲜农产品采购基地,建立了现代化的大型生鲜农产品加工中心,不仅馒头这样的主食。就连豆制品、熟食等副食,都在自己的加工配送中心里生产。更重要的是,超市方面以对消费者的责任感,以 “走遍千山万水,吃遍千辛万苦”的精神,建立起了生鲜农产品的价值供应链。而这些,正是上海超市的弱点所在,上海超市需要好好向外地先进超市学习。

  全面提升城市食品安全水平

  此外,政府的政策导向也会影响上海连锁超市改革的方向。上海连锁超市的发展是在政府 “实事工程”政策的支持下发展起来的,上海连锁超市的深化改革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也应具备新的含义。在笔者看来,应当把超级市场建成国际大都市 “菜篮子”、“米袋子”工程主要零售网络的主渠道,在保证食品安全、城市居民购买生鲜农产品、日用消费品稳定可控的供应价格上,发挥基础性的作用。

  可以说,上海超级市场的健康发展是实施满足民生消费需求重要的关键性环节,因此在政策导向上要确定五大要点:第一,在政策上要支持打通 “菜篮子”、 “米袋子”工程生产基地建设与连锁超市之间产销转化率对接的障碍,通过连锁超市以居民消费需求导向的流通主动性的 “农超对接”方式,发展 “订单农业”,改变以往全国最大的连锁超市规模不对接、不拉动上海现代农业发展的状况。

  第二,支持连锁超市公司发展建设大型的具有社会化服务功能的生鲜农产品和主副食品的加工配送中心。这种大型的加工配送中心除了配送超市之外,还要将社会机关企事业单位、学校,乃至适应上海老龄化城市发展需要的社区食堂等,纳入配送对象,全面提升城市的食品安全水平和价格控制水平。

  第三,支持连锁超市建立销售终端的食品检验检测和质量控制体系,把好食品安全的最后一道关。

  第四,在体制上支持国有超市公司多元化投资主体的改制。

  第五,引进国内民营超市公司,支持他们在上海的发展,利用民营超市公司的经营活力,激活上海连锁超市深化发展,形成“鲶鱼效应”。比如,可以选择在一些菜场进行 “农改超”项目,即是把农贸市场改造成经营蔬菜及主副食品为主的生鲜超市。在这当中,可以引进福建 “永辉超市”、山东“家家悦超市”等,以进行 “菜篮子”工程子项目的试点等。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顾国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