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志刚

刘志刚TMT

公告

资深媒体人,专栏作家,订阅号,互联网江湖,微信号13124791216.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1826

总访问量:1287624

造足了势却突然爽约,斗鱼推迟IPO到底因为何故?

文:刘志刚@互联网江湖主编

上个月,关于斗鱼要在5月23日上市的消息传的沸沸扬扬。闹了一年多的绯闻终于成行,这似乎也是个不错的结局。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5月23日那天却没有一丁点的风吹草动,斗鱼也并没有在那一天敲钟,所有人也意识到斗鱼的上市竟然推迟了!

在过去两周的时间里,我们似乎也没有看到斗鱼上市进展的更新消息。与此同时,与斗鱼相关声音的“安静”,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斗鱼此次推迟上市越来越多的猜测。“聚光灯效应”下也让斗鱼的许多问题暴露在公众面前。

估值心理落差大下的心有不甘?

来自武汉东湖高新区相关部门的监测数据显示,斗鱼直播2018年收入突破40亿元,并计划年内启动赴美上市。融资总额高达70亿元,估值250亿元,约合37亿美元。

此前有分析人士认为,斗鱼的估值为 15.1 亿美元,而商业信息提供商 Crunchbase 表示,从该公司的筹资总额来看,估值为 11 亿美元。

比预期缩水了一半还多,如果说斗鱼对这一估值心有不甘选择推迟想必很多人会愿意选择相信。因为从年初公布的游戏直播数据来看,在2018年斗鱼的用户增长率达到14%,活跃用户更是高达4671万。在同时期里面,其他平台基本上都是处于下降的趋势。但为什么行业用户量第一的标签为什么换不到高的估值呢?

在互联网江湖(VIPIT1)团队此前的报道中为此其实做过简单的解释:斗鱼错过了直播行业上市的“黄金期”。

有专家根据对中远期市值的预期,企业在相中它们的投资人眼里可分猪、大象、恐龙三类。分别对应着上市时市值10亿到50亿美元、150亿美元以上、800亿美元以上。并且在解释时称:“属于猪的企业,分量差不多就该上市了,拖下去不会长肉,说不定还要掉膘。”

有了虎牙的试水,人们心中已经有了一定的认知。斗鱼只能老老实实的去做风口上的“猪”,但很明显,与去年的估值相比,今年明显缩水不少,因而我们可以认为斗鱼其实已经“掉膘”了,错过了去年直播行业最适合IPO的一年。

经过几年发展,直播行业的流量红利早已殆尽。从用户的角度来看,人的时间有限,每个人所使用的某一属性APP也是有限的,如何能够争取到更多的用户时间也成了各个平台竞争的关键。直播满足的是人们娱乐方面的需要,而短视频、长视频同样也都是如此,这其实就和视频平台形成了一种替代关系。因而对于斗鱼而言,不仅要与本行业的虎牙们竞争,还要与映客、陌陌竞争,甚至快手、抖音、优爱腾也是斗鱼的对手。

除此之外,斗鱼CEO陈少杰在18年1月一次论坛上发言,“秀场类和美女直播在斗鱼直播上只占4%,但却贡献了大约21%的礼物流水占比”。但正如陈少杰所说的那样,秀场直播在斗鱼上的比重较低,与专做秀场的映客以及有社交优势的陌陌相比,斗鱼的秀场直播似乎也不占有什么优势。

可以说从大的直播行业角度来看,或者说从游戏直播自身来说,斗鱼估值缩水也是理所应当的事。而且之前已经有了虎牙这个“参照系”,直播行业本身的泡沫已经破碎,原先存在虚高的成分,资本市场的认知恢复理性。

可能斗鱼真的挺不甘心的,但不甘心又如何?

坏消息接二连三:管理能力方面难获资本认可?

关于斗鱼上市的推迟,很难让人不与斗鱼屡屡曝出的负面传闻进行联想。

按时间线来说,先是主播方面的负面问题。

斗鱼创始人陈少杰曾经在直播中说斗鱼难以上市是五五开和陈一发的锅。

五五开之前在直播中骂网友,斗鱼也暂时停止了“55开”的直播,并罚款100万人民币罚款。然而由于社会舆论上反响非常激烈,五五开很快被全网封杀。陈一发则是因为在南京大屠杀现场直播调侃东三省沦陷而被禁播。

两大头部主播的被封对斗鱼的伤害不可谓不大,也对斗鱼的品牌形象造成一定的伤害。

其次是斗鱼被全网下架事件造成的负面影响,这起事件似乎也是影响最大的一件。

去年十月,斗鱼被爆出其App被安卓和IOS两大系统下架,作为移动互联网的两大底层操作系统,此次斗鱼堪称被全平台下架,这对于其IPO势必会产生不利的影响。

在上市的关键节点,产品下架会带来拉新为零,利润下滑的数据。而且游戏竞技有自己的季节导向性,在LOL全球总决赛期间下架,粉丝只得投身于自己竞品。最重要的,它是被全网下架而不是某一商店或者系统,这说明斗鱼本身经营或者内容可能存在问题,这也使得斗鱼的上市计划只得再次推迟。

资本市场最看重的就是“合规”,主播负面加上被全网下降的消息传出,这很有可能让资本市场对其合规性或者管理能力产生质疑。除此之外,斗鱼在《英雄联盟》S8期间展示“雷竞技”等博彩网站,也被认为出现监管不严。

最后就是招股书更正财务报表,对其财务能力严谨性的质疑。

网上有媒体报道称,除公开递交的招股书以外,SEC网站上也出现了此前斗鱼秘密递交的招股书文件。

信息显示,2019年3月6日提交的招股书,相较于2019年1月16日提交的版本,出现了财务报表的重述。其中,审计报告提到此前斗鱼在内容成本摊销的处理中出现了错误,只得重述。

先不说事件本身的缘由可能是怎么,但最起码会给外界一种财务管理能力不够强的感觉,财务报表做得都不够严谨,从某种程度上讲,这似乎也成为斗鱼IPO过程中的坏消息。

今年年初,斗鱼还被曝成为“裁员俱乐部”的一份子。为什么裁员?流量红利的见顶,获客成本急剧攀高,持续亏损下的压力,斗鱼不可能不计成本地获取用户,而在过去规模化扩张战略时的很多项目在如今却也成了“历史遗留问题”,这些项目或者部门的员工不可避免的将要面临裁撤离职的风险。裁员本身很正常,但这似乎从某种程度上反应出之前的战略可能存在问题。

不得不说,斗鱼的管理槽点似乎多了点,而且其中不乏影响力较大的负面消息,这是阻碍斗鱼去年IPO的绊脚石,同时或许这也有可能是此次斗鱼推迟IPO的部分原因,因为这些负面影响斗鱼的估值。对于斗鱼而言,如果上市后时不时的曝出些负面,股价成了过山车,恐怕心理素质再好的投资人也受不了这份刺激。

盈利乏力,抢人烧钱:斗鱼的未来该如何“游”下去

越拖越“掉膘”,其实对于斗鱼而言,真的不能再等了。一方面是未来看不清,另一方面,盈利能力的羸弱或许也是斗鱼的阿喀琉斯之锺。

2016年至2018年,斗鱼的净亏损分别为7.83亿、6.13亿和8.76亿元。

坐拥行业最多用户的斗鱼在付费方面似乎表现得并不是那么好,或许这也是降低斗鱼估值的一个因素。

首先,游戏直播的用户年龄偏小一些,经济能力可能有限,或许看的人比较多,真正打赏的却很少。事实也的确如此,据有关资料显示,斗鱼的斗鱼的付费率仅为2.8%。斗鱼去年Q4的ARPPU(单用户平均收入)最高,那也只有242元。用户流量大,但盈利能力差,这真的需要斗鱼认真思考一下问题了。

其次,对于斗鱼而言,除了打赏盈利之外,广告收入也是必不可少的一环。但与此同时,广告的投放价值下降也是它们面临的一大难题。资本寒冬,裁员潮,流量难题突出,企业预算削减,广大广告主更重视广告投放的转化率。因而相比于流广告,直播平台的广告价值明显有些缩水。

因为大数据营销更强调用户数据的全面性和准确性,平台要通过这些数据给每一位用户贴上相应的标签,然后在营销时根据不同的标签确定信息该推送给什么类型的用户,而斗鱼们的用户数据有些过于垂直,只盯着用户看游戏视频的场景,针对的广告商也只能是垂直领域。

最后,游戏直播圈的烧钱挖人大战加重了斗鱼的成本。

烧钱砸市场,本身是互联网圈子屡见不鲜的戏码。但烧钱抢人对于整个行业而言绝对不是什么好事,然后对于斗鱼,以及它最大的对手虎牙而言,烧钱抢人或许更多的是不得已而为之。

游戏直播的发展,个人IP的粉丝经济或者说是网红经济会占很大一部分。就像此次斗鱼计划IPO,PDD等头部主播的回归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

建立在粉丝经济下的直播平台其流量价值是建立在这些头部网红身上,企业的资源和盈利方式也是建立在这些头部网红身上,有流量集聚效应的不是平台,是主播,而主播资源的流失对于平台就意味着流量的流失。

然而网红经济是种不可持续资源,所谓陌生人社交的“喜欢”也只是暂时性的,热门游戏也会有过时的一天。等到那一天,游戏过时了,主播看腻了之后,只会有用户流失这一种结果出现。

因此,对于资本市场而言,或许也不会看好这种基于网红经济的商业模式,这一点,这从如涵上市的经历或许我们也可以推测端倪。

面对一系列的问题与质疑,例如流量成本、营销费用越来越高、过分依赖张大奕等头部网红等等,但如涵毅然决然的上市,最后的破发也是没有原因的。

斗鱼也是如此,负面缠身,依赖网红经济,如今更是IPO受阻,或许也是时候考虑如何“去网红化”了。

当然了,对于一直亏损的的斗鱼而言,也急需IPO来为其输血,但先不说到底什么时候能上市,即便上市了也不等于进入安全屋了,认真发掘自身问题然后解决问题才是未来能一直走下去的关键。

科技自媒体刘志刚,订阅号:互联网江湖,微信号:13124791216,转载保留作者版权信息,违者必究。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刘志刚TM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