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树中的Blog

于树中

公告

于树中,河北国大连锁商业有限公司总经理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319

总访问量:2124720

  七一前夕,我们组织党员干部徒步行走西柏坡,重温西柏坡红色文化,用这种方式纪念建党90周年,这不仅是煅造广大党员的情操和意志,更深层次的是要让广大党员干部通过学习红色文化,去深思如何用共产党的执政理念来经营管理我们的企业。   纵观建党90周年,共产党的执政理念始终是把广大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毛泽东提出“共产党是为民族、为人民谋利益的政党,它本身决无私利可图”;邓小平提出“一切以人民利益作为每一个党员的最高准绳”。江泽民提出“我们想问题、办事情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始终要考虑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胡锦涛提出“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只有执政为民,不忘根本,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才
  早上开车出门前,先通过网络或者手机预订目的地停车位,如果车位已满,就改乘公共交通。在某中心医院,护士人手一部轻巧的扫描器,轻轻扫描一下病人的腕带,便可以将病人体征参数输入到医院系统中;医生用手机开药,药单直接进入取药系统;去药房拿药,要先被一部扫描器扫描一下才能带走,原来这是在告诉药房,这种药又少了一瓶,一旦库存低于“警戒线”,系统马上通知补药……   以上这些被专家们定位为“智慧城市”的场景不是空想,而是实实在在的发生在我们身边。上海等国内一些大城市正朝着智慧城市的目标前行。一个城市智能数字化管理程度越来越高,其市民享受的服务和生活将越来越便捷,信息化建设应用带给市民的将是更加省时省力
19世纪,西班牙军队占领了古巴这个小岛国家,并野蛮地奴役着古巴人民。由于地理位置等因素,加上不断恶化的战争形势,1898年4月,美国正式向西班牙宣战,并意识到和古巴起义军合作是赢得这场战争至关重要的因素。为此,美国总统对陆军中尉罗文委以重任,给古巴起义军首领加西亚送一封决定战争命运的联络信。罗文没有提任何问题和要求,而是翻越千山万水,克服艰难险阻,冒着生命危险,超越自我,最终出色的完成了这个“不可能”的任务。 “把信送给加西亚”的故事100多年来在全世界广为流传,激励着千千万万的人以自己的实际行动,以视死如归的勇气,高尚的情操和灵魂,克服各种困难,全力以赴,把无数个不可能变成可能。由
近期在新浪博客上读到一则名叫“不拉马士兵”的故事,故事讲的是一位炮兵军官发现,在炮兵操练时有一名士兵始终站在炮管下,但此人却总是无事可做,军官仔细查阅军事文献后得知,炮管下的炮兵还是非机械化时代的产物,他的主要作用是拉住马的缰绳以调整大炮发射后产生的距离偏差。随着大炮自动化和机械化程度的提高,这样的角色明显不再需要。在军官的建议下,炮兵操练条例得到及时的调整,这名军官也因此得到了国防部的嘉奖。 故事的真实性无从考证,但其折射出的深刻道理却发人深省。一方面体现在由于大炮机械化程度的提高,致使这名不拉马的士兵所处的岗位毫无意义;另一方面却体现在不拉马的炮兵自身的麻木不仁和无视进取。由此,
小刘是省会某广告公司的一名资深广告人,近日与她闲聊,她所感慨的一天生活经历很让人欣慰。小刘说,每天早晨她是七点钟准时起床,叫醒老公和孩子,简单的漱洗后一家三口下楼,到楼底下的36524便利店要上三份煎饼和豆浆,然后开上私家车,一边吃,一边掐着点的把孩子和老公送到学校和单位,自己再去公司报个到,又马不停蹄的去找客户沟通昨晚写好的广告文案。因为工作原因,晚上常常加班到深夜给客户赶写创意文案,一抬头,已是凌晨,肌肠辘辘的她跑到楼下买了份加热的夜宵。落户到这座城市,已经一年多时间了,她突然发现自己已经离不开36524,尤其是早晚更需要。 这样的例子很多。朋友小王他们夫妻俩是个丁克一族。他们跟
近来发现,身边不少朋友的购物方式在悄然改变,无论是朋友相聚还是其它场合,都能听到不少人在谈自己如何“省钱、省时、省事的购物经”。说得最多的不再是一掷千金的现场购物方式,而是“商场试衣,网上购物”的玩转商家的超级新体验。 朋友小刘在外企工作,是典型的享受型白领。以前是省会某商场的忠实顾客,每个季度至少要花上两三千元到该商场里淘衣服,但从未像现在这样精打细算。前几天,他在商场专柜里看好了一件风衣,1800多元的价格,他正想掏钱买时,陪同的朋友告诉他,到网上查查,可能要便宜点。于是他随手打开自己的3G手机上网,输入商品名称、货号、价格等关键字一查,惊讶的发现一模一样的品牌风衣在网上标价12
23 我本来是在跟他们赌气呢,我决定不再用餐,宁愿自己饿死。可是,我又对自己赌气。我于是对自己说,你干嘛不吃饭?你现在不但要吃饭,而且还要把精神养足。去吧,你现在必须去吃饭,而且要吃得很饱很开心,把喜欢吃的东西全吃下去。好吧,你现在必须好好地吃饭,你现在一定要让心情即刻好起来,阿常并不当真会出什么事。像先前一样,阿常手脚都是好好的,哪儿也没出什么事。 我叫人把餐桌撤走了,爸爸并没有来。艾比儿敲门进来的时候,我在房子休息露台那边的软皮沙发上休息。艾比儿在隔有小圆
22 “还有多远?”我对那个穿制服的女客运员说。 “就到了,”女客运员把我领进一个过道门,“就在这儿,进去吧。” 我跨进过道的门,发现过道里很暗,我正要转身回去,那个女客运员已经把过道门关上了。紧接着,一个黑咕隆咚的帆布袋一样的东西罩在我的头上,我头被一个沉甸甸的软东西拍了一下,我昏厥过去。 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又大又软的床上。房顶很高,中间有旋转状的轮廓,房间宽敞明亮,从落地窗水帘那边射进来的光线很柔和。我迷迷糊糊地看见在我床边站着两个长相很好
21 雨还在下个不停,幸好没有刮风,阿常把伞一直朝我这边打着。雨哗哗下个不停,两个人打一把伞根本不管用,阿常的左肩湿透了。我们在没有积水的便道上,沿迎宾大道由北向南行走。在前面的一个路口,我们转到一条小街上,由西向东行走。我们走了一会儿,没有碰到一个人,也没有碰到一辆车。雨下得很急,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我们看见前面的街对面有一处门面亮着灯,赶紧走过去,我很欣喜,那亮灯的门面果真是我们365•24的一家便利店。 “我们目前还不能进去。”阿常说。 “
20 我们回到公寓的时候,天下起了小雨。我在公寓门口下了车,阿常要把车子开到停车场那边。我就站在公寓靠收发室的走廊里等他。雨下得大起来了,走廊里的光线很暗,阿常敞着头从雨中跑过来。 “没什么事吧?”我说。 “没事,”他说,“雨又下大了。” “雨可能还得下大呢!” “是吗?”他说,“现在雨已经够大得了。” “天气预报说这雨要一直下到深夜。” “明天就不下了?” “不,明天还得下,只是小一点。” “这雨下得不是时候。” “你说什么?”我对他说。
19 万生要请我们大家吃晚饭,我和劳拉都没有意见,但是阿常不同意。阿常觉得我们这几天一直在麻烦万生,如果这么不识趣地让万生再破费,他觉得有点过分了,我倒没觉得这样不好,可既然阿常说不好,我也就没再说什么。 现在外面还很亮,等天完全黑下来了,我和阿常就开车离开万生的便利店。临走的时候,我们俩与万生和劳拉在休闲吧里告别。我们怕在便利店门外被人看见,因此我们开车走的时候,没有让万生和劳拉出来送。 外面没有月光,我们走完了一条街道过后,外面起了风,有点冷,我叫阿常把
18 我们在商场对面的一家书店门前上了一辆出租车。我们出发的时候,看见那四个穿黑西装的男子站在商场门前的广场上四处张望。我把脸朝一边转过去,叫在后座的瘦子和胖子也把脸转过去。其实街道间隔很远,我们不把脸转过去他们也不会看见,但我们心虚了,所以都把脸转过去。 那天下午,我们三人来到万生所在的那家365•24便利店。万生见我们三人都回来了,立即给阿常打电话,叫阿常赶紧过来。万生把我安排在便利店里的休闲吧喝咖啡。胖子的脚崴了,现在开始剧烈地疼痛起来,万生
17 我们听见走廊的尽头有三四个人在跑步,那一定是后面的人追过来了。把门的老头儿不让我们穿过这里入商场。我们三个人都朝老头儿哀求,可老头儿摇摇头,就是不同意。 胖子说,对老头儿来软的不行。于是,胖子把老头儿打翻在地。我们就从老头儿的身上跳过去。 老头儿脸朝一边趴在水泥地上,气得满脸通红。我们冲老头儿说了声“对不住啦”,然后,就往商场人多的地方奔去。 现在,我在前面带路,瘦子搀扶着胖子在后面。我领着他们俩在几个专柜那边跑着,我们跑了好一会儿,却找不到电梯口,
16 上个星期一,万生在诺尔曼购物中心的旋转餐厅里,看见爸爸和一伙人在一起喝咖啡。我想在影楼外面的那两个人一定是爸爸派过来的。 那个女服务员对我说: “外面那两个人要见你。” “就说我不在,”我说。 “我对他们说你在这儿了,他们一定要见你。” “不!……就说我不在。” “他们现在要进来。” “拜托你,阻止他们。” “好吧。”那个女服务员出去了。 “我想找个地方躲躲,”我对帮我挑选照片的服务员说。 “为什么要躲?”女服务员说。 “我……”我急
15 那天晚上,阿常一直在餐桌前抽烟。把我们租住的一室一厅弄得乌烟瘴气的。我本来晚上不想做饭,可阿常突然回来了,我就去厨房里做了阿常特别喜欢吃的蒜黄炒鸡蛋和牛排咖喱饭。 我把咖喱饭端过来时,阿常又点了一支烟。我走过去,把阿常嘴上的那支烟抢了。 “拿过来。”他冲我说。 “不给。”我冲他说。 “你怎么抢我烟了?” “谁叫你一直抽!” “我现在特别想抽。” “理由呢?” “我现在给不了你理由。” “为什么?” “不为什么,你拿过来。” “你不抽它,难
14 如果阿常他们再晚来一步,我可能就在大高个儿的大衣怀里闷死了。 当一个警察把大高个儿带上警车时,我晕了过去。很快,一辆警车把我送到了医院。 刚到医院我就醒过来了,阿常一直握住我的手。后来,我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大眼睛、梦迪、劳拉还有张德旺都来看我。其实,我醒过来就没事了。可大眼睛却哗哗地流眼泪。她一边哇哇地哭着一边对我说: “艾薇儿姐姐,我们都以为你被什么坏人给绑架了。没想到是你爸爸。他怎么这么不讲道理呀?竟然抓自己的女儿。” 大眼睛两手抹抹脸上和眼角
13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阿常还没有来。突然,爸爸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他右手朝头顶上打了一个响指。两个戴墨镜的大高个儿,就从外面进来了。 爸爸冲我的套房指指。两个大高个儿就进去了。很快,万生被其中一个大高个儿给提留出来。另一个大高个儿随后出来,用挪威语对爸爸说: “艾先生,窗外还有一条从房顶上垂下来的缆绳。” “缆绳?……”爸爸冲那个大高个儿笑笑说,“这不奇怪。大概是工人在给宾馆的外墙作保洁吧。” “那他呢?” “喔!……真有趣!他怎么会打扮成这样?”爸爸
12 吃过早餐,我们俩就决计离开这里。阿常把手机递给我。他对我说: “现在我知道你的房间号了。你拿着我的手机,我乘绳子下去,然后想办法救你。” “我不让你乘绳子下去。” “我会没事的。” “不。” “我从来都是没事的。” “那是以前。” “现在也一样。” “现在不一样!现在我们俩的命都不好。现在我们俩都别这么冒险了。” “好吧。”阿常从窗前转过身来对我说,“那我们就这么冲出去?” “不行。我爸爸会对付你的。” “我会对他说明我们俩的关系
在年初的工作会议上,我们明确了企业的使命和愿景,即“为提升人民的品质生活不懈努力,成为受人尊重的生活服务提供商”。但是在企业完善的系统性的目标体系里,仅有宏观的使命愿景是不够的,还要有看得见摸得着的、可以量化的、系统的目标愿景。 企业是由人组成的社会单元。企业的目标体系包含两个层面,一是企业自身的目标,另一个是企业中每个成员的目标。 对于企业自身的目标,就是要建立一个中长期的发展规划,而不是想到哪儿走到哪儿,很随意。对于我们企业,就是要实现3年发展到1000家连
11 我们俩相拥了很久。我责备阿常冒险从三十层的楼顶上放绳子进来。阿常说,走廊里有两个服务生和两个戴墨镜的大高个儿。走廊里戒备森严,就是蜜蜂也别想钻进来。 “你怎么样!”阿常看着我的眼睛对我说。 “我哪儿都是好好的。”我对他说,“只是你太冒险了。” “这没什么。我以前干过外墙保洁。” “不管你干过什么,总之再也不准你这么冒险了。” “没事的。” “有事就来不及了。” “好吧。我以后不这样了。”他搂着我,对我说,“还是说说你吧。” “你是怎么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