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双福的博客

许双福

公告

与书为伴,与笔同行

文集

旅游(42)

统计

今日访问:33

总访问量:7366983

一句魂归故里的承诺“为缘寻找,为爱坚守。”这是央视《等着我》节目的开门词,看过该节目的观众对这句话应是很熟悉,当当事人准备开门时,主持人倪萍大姐都要讲这句话。来自山西左权县的小伙子赵亚飞走进演播大厅,小伙子三十出头,衣着朴实,面对镜头一脸的倔强,他今天不是来找亲人的,他是为一句:魂归故里的承诺而来。六年前,在赵亚飞的村子里发现了两具抗战烈士的遗骨,经鉴定,很快查明身份,烈士的后人将遗骨带回烈士的家乡,使烈士魂归故里。赵亚飞目睹了烈士魂归故里的整个过程,他听老人们讲,七十多年前,村子遭到日军突袭,..
扬长避短挖掘自身优势经常打出租车的人会有这样的感觉,目前出租车市场上出现了专车,鄙人开始时下载的是一号专车的打车软件,最后选择了神舟专车,为什么?经过乘座,神舟专车的车型可以选择的多,司机服务好。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神舟以低价赢得市场,用价格聚拢市场人气,扩大影响。据鄙人与司机们聊天,司机告知,他们每一辆车每个月亏损一千多元,公司运营了这么长时间没有赢利只是往里赔钱。目前,在城市里运营的有出租车、一号专车、神舟专车等,过去由政府垄断的出租车行业不再是风平浪静,由于专车的出现,出租车行业遇到了前所..
感受人间真情大爱的《等着我》央视一档节目《等着我》,每看一期都是以泪洗面,当大门缓缓打开,一双期盼的眼神紧紧盯着门里,看着与失散十几二十多年的家人相拥在一起,泣不成声,我的心是喜,又伴着阵阵揪痛,本是依偎在母亲怀抱里体会舔犊之情,享受父母温馨,享受家人的呵护,无忧无虑地快乐成长的时候,却被那些丧尽天良的人贩子卖到他乡,当一次次听到自己是买来的时候,幼小的心灵被刺痛,有着要找到亲生父母的渴望,这种期盼沉于心底,成为一种梦想。这档节目让人感受到了太多的悲欢离合,太多的人间不幸,使人刻苦铭心,阵阵巨痛..
忠诚就这么简单我的一位很好的朋友,是市内一家晚报的记者,在上个世纪的九十年代初,市里的另外一家发行量很大的报纸,以年薪五十万元让他到该报社工作,被他拒绝,用他的话讲,我能有今天是晚报培养了我,为我提供了这份喜欢的工作,我不能忘本。他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工作时,在市内的饮食公司,是办公室的一名文员,与文字打交道,业余爱好就是向媒体投一些豆腐块的稿子,小文时不时地见于报端令他美滋滋的,梦想有一天真正成为一名记者。机会来了,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的中期,市内这家晚报扩大版面,面向社会招聘记者,他便参与统考..
手机控难觅书页香科技改变了人们原有的生活,虽然给人们带来了想不到的方便,却让我们丢失了许多好习惯,诸如读书。如今,可能在很多人心里,通过手机得到了快捷的信息,同样看到了自己感兴趣的好文章。如果手机真是我们获取知识唯一窗口的话,我们无需再进入学校进行系统地学习,又何必辛辛苦苦背井离乡地进入高等学府,手机帮助人们走了捷径,节省了时间,又何必寒窗十年。通过手机获取知识缺乏系统性,使人远离了书香,没有了读书的意境。在鄙人看来,手机只是一种工具,之前的通讯工具,后来的网络工具,它在某个时候给予人缓解一下暂..
一方石砚台对于中国人来说,对砚台太熟悉不过了,文房四宝,笔墨纸砚。我第一次知道砚台是在上个世纪的七十年代初,当时,随着我父亲的工作调动,我们家从北京的通信兵兵部来到了湖北的房县,因为部队没有办学条件,我们这些部队的孩子就在附近的农村小学上学,我此时上小学三年级。整个国家的经济匮乏,加之又是大山深处,这里的办学条件很差,有几个学期,我们连教科书都没有,纸张的缺乏,只有老师有一本,老师在黑板上写学生们抄。后来有教科书了,书的纸张颜色各异,红、黄、绿,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故意而为,实际是洛阳纸贵,用的是再..
傍晚时分夜市开始活跃,一直到深夜,伴随着夜市的作息时间,借春夏秋季节,借夜市“经济”,我们走出店门,把生意做到夜市周围,为我们的经营添砖加瓦,在烟品的销售上,有个新的增长点。
记忆中的算盘上个世纪的1983年4月,拿着退伍军人安置办的通知书来到新单位报到,走进整个办公平房的走廊里,便听到噼里啪啦的声音,开始,还以为是机器声,仔细地再听再分辨,是木头的撞击声,趴在窗户往里看,办公室里的人目不转睛地看着账本,右手快速地拨动着算盘珠子,我心里在想,这下子完了,这单位是吃算盘饭的,我是笨手笨脚的,怎么能学会打算盘。说老实话,我从上小学到高中毕业,算术从没考过像样的成绩,为此,可没少挨父亲的打,打归打,成绩就是上不去,一见数学课就害怕,就跟中国足球队恐韩症一样,看到数学就束手无策,..
防范要与时俱进如今的技术开锁已是盗贼们使用的新手法,虽然如此,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只要我们提高防范意识,盗贼的手法就无用武之地。技术开锁,是盗贼们针对老式锁芯而下手,警方按照抓获的盗窃分子所交代的操作手法,几秒钟就将老式锁打开。因盗窃分子有了新的作案手法,生产商们又开发出B级C级锁芯,事实证明,盗窃分子对这种锁无从下手。我们要根据实际情况,更换店铺的锁芯。还有,市面上一种叫做“电子狗”的小报警器,价格不贵,体积如烟盒大小,根据自己店铺的情况,安装在容易进人的地方。这个“电子狗”是通过人体热能的接近而..
纪念品的收音机收音机是我的好伙伴,从记事起,家里就有收音机,我们家还在北京的通信兵部时,父亲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收音机听新闻。这部如一台12英寸电视机大小的收音机,是电子管的。受技术的限制,上个世纪的六七十年代,在国内看到的收音机都是电子管的,机内的各种零部件都很大,要说,大有大的好处,修起来方便,哪个部件坏了,打开电源,便一目了然,家里的这部电子管收音机,每在有问题时,都是父亲亲自修理,以至于,为了及时更换零件,家里备了好几个跟灯泡一样的电子管。这些电子管直到九十年代才被当做垃圾扔掉,这部..
伴随童年的小人书在上个世纪,人们习惯地把连环画叫做“小人书”,这是当时孩子们对连环画最常用的称呼。上个世纪的六七十年代,谁要是有一本新出版的小人书,很是令人羡慕的,等呀等,等别人看完了,借到手中那真是爱不释手。当时的生活水平很低,文化生活极其地单调,大多情况下,学生们放学,不是在家里玩耍,便是结伴在外面尽情地野放,看着啥玩啥。一般家庭面对几分几毛钱一本的小人书,只能是望书长叹,多数孩子隔着柜台看看里面小人书的封面,心生艳羡,遗憾地离去。这是生活在城市里孩子的状况,对于偏远的农村孩子,恐怕连小人书..
记忆中的照相机岁月风云变幻,一切让人猝不及防,世事难料,谁又知道明天是什么样子,今天的生活,对于我来说,做梦也没曾想过。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初,我入伍到了西北边陲,当穿上了新军装时,想留下这段美好,只可惜,驻地离城镇太远,只得等地方照相馆的人员进入部队为我们照个相。他们不定期地来上一回,待几个月后再来时,带来上次洗好的照片再为我们照这一次的相,因此,我们很是珍惜这个难得的机会,难得给自己留下身着戎装的身影。信息的闭塞,交通的不便,对社会发展了解知之甚少,对照相机这玩艺是备感神秘,在我的心目中是“高..
沉淀心底的自行车在上个世纪的六七十年代,我国有自行车王国之称,随着经济的发展,汽车进入了千家万户,自行车好像不那么再引人注视,随之而来的是汽车潮,污染潮,雾霾潮。记得上小学二年级时,我父亲还在北京的总部工作,这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整个国家经济匮乏,如果谁家里有一辆自行车会招来许多人羡慕的眼光。部队的生活与地方相比要好一些,父亲得到了一张购买“凤凰”牌自行车车票,家里就有了第一辆自行车。在当时,这辆18型凤凰大链盒(大链盒指车子的链条是包裹的),在人们的心目中,就相当于现在的“奔驰”、“宝马”汽车..
曾经的解放鞋在报端看到这样一则报道:“一双双样式美观时尚的黑色‘小跑鞋’正式列装配发部队,‘解放胶鞋’即将‘光荣退役’。”也许,从小生长在部队大院里,对解放鞋有着深厚的感情,每天在穿着解放鞋的人群中穿梭,梦想有一天自己也能穿上它。到了上个世纪的七十年代初期,我们家搬到了湖北的房县,此时的我已上小学三年级,可以穿最小的四号解放鞋了。父亲每在换发新装时就为我领上一双,因技术落后,天热时穿着它很是烧脚,到了晚上,双脚的皮肤被捂得泛白,气味是臭气熏天,母亲不在让我穿了,只是在下雨天穿一下。一次,在学校开..
赶“时髦”引来的误解在上个世纪的八十代中期,随着国门的打开,市场的开放,思想观念的转变,人们有了赶时髦的意识,喇叭裤、蛤蟆镜、电子数字手表、尖头皮鞋、花衬衣成为青年人的时尚。这种时尚潮似乎是在一夜之间风卷全国,尤其到了后来,喇叭裤的裤腿越来越宽,越来越长,以拖地为潮,女青年的臀部裹得越紧越显潮气实足,让人看了,都为此担心,怕的是裤裆被绷开,这个担心还真不是瞎操心,确实发生过,尴尬的场面,让人忍俊不禁。生活就是这样,一个时期有着人们所崇尚的目标,服装、用品、人物,再到后来人们崇拜的“四大天王”,甚..
人在做,天在看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在一些街道旁、公园里或者农贸市场,时常可以看到打气球的摊点。一把气枪几十个馒头大小的气球,把气球吹起来分排吊在一块木板上,摊点旁立有游戏规则的标牌,气枪离气球的距离有个五六米远,打爆几个气球奖励几发气枪子弹或者可以再打几个气球。那时候,因为人们的文化娱乐生活很单一,所以,打气球的玩法,引来很多人的关注。但,这个“新生”游戏不是很多人都能玩得起的,在人们的眼里它还是很费钱,虽然一枪只有一毛钱,但,在很多人看来它属奢侈的娱乐项目,此时,大多数人的收入都不高,偶尔..
记忆中的纳凉盛夏,找个地方纳凉是最为快意的事。记得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中期,父亲在湖北房县的部队里,我们住的是平房,房子后面是一块十来平米的空地,父亲给这块空地铺上了水泥。每在晚饭后,我们一家子就围在一起,每人手里拿着个蒲扇,唠着家常,偶尔,我和弟弟、妹妹跑去逮萤火虫,每在此时,母亲总是叮嘱我们不要走远,草丛中有蛇,这样的纳凉,给我留下了深刻的记忆,快乐的童年,愉悦的夏日。到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因父亲的工作调动,我们家搬到了西安的长安区,所在的王曲镇有一条叫鹬河的河流,河面很宽,河水清澈见底,河里..
成绩是气出来的小霞原来是我们单位的财务副主管,工作中常与主管有分岐,干脆自己出去干了。应聘到一家民营企业做了会计,慢慢地升到了财务总监的位置。因这家公司的总部在北京,市内这家公司是一个分支公司,随着时间的推移,小霞成了这家分支公司的老总。公司从事的是通信工程,因在此工作近十年时间,小霞对公司上下业务十分的了解,开始时,业务开展的有声有色,自从大老板的小舅子来了,依仗亲戚关系,他笼络了公司一些员工与小霞对着干,处处给她设置障碍,人多人少地当面顶撞,时不时地打电话给姐夫告小霞的状。告状的最根本内容,..
送报纸的小男孩早晨到门外取报纸,看到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正在往报箱里投报纸,我定了一下神,叫住他,原来,这小家伙是送报员小王的儿子。我问他:你妈妈怎么没来?小家伙回答:妈妈负责送奶,我负责送报纸。跟孩子来来回回的对话,知道了他上小学三年级,放暑假了,作业已做完,平时看着妈妈早出晚归,又要送那么多的报纸,还得挨家挨户地送牛奶,很是辛苦。跟妈妈商量,他帮妈妈送报纸,这样可以减轻妈妈的劳动强度,让妈妈轻松一些。听了孩子的一番话,我心里有一种莫名的酸楚,又为孩子如此的懂事感到温暖。可能在这个假期里,很多孩..
机会总是眷顾有思想肯付出的人周末,正在网上游弋,手机响了,拿起一看是北京的陌生号码,接通,“许哥,我是李*。”我一愣,随口问道:“你咋在北京那?”“我现在在北京工作,你在家吗?”他问道。我告诉他我在家。小李回答:“好,你等着我,我过一会儿就去。”一个小时左右,小李来了,小伙子比十几年前老诚多了,有些微胖,这次来西安,是陪他们总公司的老总考察市场来了。说起小李,他是江苏一家食品公司西安区业务员。十几年前,他大学毕业应聘到这家公司,大学里学的专业与销售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他们西安区的库房和办公地点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