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双福的博客

许双福

公告

与书为伴,与笔同行

文集

旅游(42)

统计

今日访问:1122

总访问量:7456176

一盒咸鸭蛋

一盒咸鸭蛋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期,我刚年满十七岁,圆了我军人之梦,从军队大院长大的我,对军人有着深厚的情怀。

新兵出发时,是在西安的火车西站,因是兵站,所以站台上没有几个人,又因父亲是军人他的车就很顺利地开到了站台上,母亲和父亲下了车,来到我所坐的列车窗口处,母亲递给我一个用木板钉的小盒子,告诉我里面装的是咸鸭蛋,母亲说:“怕路上挤坏,专门让父亲的通信员给钉的,谗了!就拿出来解解谗吧!”

从我记事起,母亲每年都要在外边挖些黄土,再用筛子把黄土筛细,煮些一定比例的盐水加些大料和花椒,然后把鸭蛋放在盆子里,摆上一层鸭蛋撒上一层土再浇上煮好的料水。听母亲讲,这样做咸鸭蛋不容易臭,而且蛋黄是油性的。我们随父亲不停地到处调动,母亲无论到哪里,都是用此方法来淹咸鸭蛋,每年如此,从没间断过。到了冬季,咸鸭蛋就成了我们家餐桌上的一道美味。

一路上,我不时地把盒子从旅行兜里拿出来看看,不少战友不解地问:“盒子里装的是什么?”我就是不告诉他们,有几次战友们试图打开盒子要弄个明白,我把盒子搂在怀里抱得紧紧地。

 到了部队,很快就过年了,班长看着我们这些新兵,整日想家,闷闷不乐的样子,不时地还有人在哭哭啼啼,班长也是愁上眉梢。一天下午,班长不知从那儿弄了两瓶葡萄酒,对我们说:“来!新兵蛋子们,咱们来个春节联欢会,叙叙家常。”大家蹲在由小板凳组成的小“方桌”前,班长打开葡萄酒,酒杯是各自的刷牙杠子,待大家举杯时才发现“桌子”上连个菜都没有。我想到了小木头盒子,赶紧趴到床底下,拉出旅行兜拿出盒子打开,母亲在盒子里装了二十个咸鸭蛋,大家一起动手,三下五除二地就把咸鸭蛋切成了两半,摆了整整一小“方桌”,有了“菜”,“春节联欢会”即刻活跃了起来,我看见战友们吃得津津有味,蛋黄中渗出的黄灿灿的油,多么的香啊!又有一种乳香在心中萦绕。

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小木头盒子成了我永远的记忆。而今,每到周末回家看望父母时,母亲依旧给我煮上几个咸鸭蛋切成两半放在盘子里,不时地督促我快吃。和战友们相聚时,每一次大家都要提起“春节联欢会”的情景和感受。它不仅仅是咸鸭蛋,她是母亲对儿子的慈爱和牵挂,滋润着儿子成长,伴随我军旅生涯,在人生的旅途上无论是坎坷还是坦途,咸鸭蛋在我心中永远是清香无比。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许双福。

上一篇:清新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