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双福的博客

许双福

公告

与书为伴,与笔同行

文集

旅游(42)

统计

今日访问:935

总访问量:7536659

一位同学的母亲

一位同学的母亲
  在我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们家随着父亲部队的调动,离开了北京的兵部,来到了鄂西的房县。因我们这些部队孩子的到来,给设在破庙里的学校增添了几分热闹,起初,因对此地方不了解,所以跟当地的孩子来往很少,放学后,部队的孩子结伴回家,就不再出部队大院了,地方的孩子又不允许进入。
  慢慢地我们不仅学会了当地的语言,还有了很多当地要好的同学,他们经常带我到他们家玩,我那!也经常带他们进部队来玩。到这些同学家我才知道他们的生活极其贫寒,有的同学家,一家五六口子人,家中就一张床一床被子,无论大人还是孩子,他们每个人就一两身衣服。因为粮食供应不足,他们一日三餐全是喝稀的,要不就是玉米粥里放些红薯块或者片,大米粥里放些青菜叶,我随父母在这里住了七年,从没见过他们吃过干饭,除非过年时,他们吃上几顿干饭、面条。
  在我的记忆中,最为深刻的同学是卢明义,他家住在我们家的后面,只是一墙之隔。平日里以及寒暑假我们俩经常在一块玩,他上山给家里打柴我就跟着他去,他带着我把方圆的山全爬完了。他姊妹三个,他是老大,他母亲有个二十八九岁,个子属于中上,身材很好,肤色白皙,模样算不上沉鱼落雁,但的确是很漂亮。
因为父母要上班,所以,部队家家都是准时吃饭,学校的作息时间是按当地农活时间安排,我们部队的这些孩子就早早地到同学家等他们。当我们去时,他们家才开始作饭,我发现明义他妈,每次作完饭,都是先给明义他父亲先盛上两碗,而且把勺子在锅底尽量捞些稠的,明义告诉我,一家人就指望他爸一个人挣工分,每次吃饭都是明义他妈最后一个拿碗,此时的锅里已是清汤寡水。有一次,明义他爸要到山里打硬柴,因为硬柴可以到集市上换点钱,要走上七八十里地。他妈给他爸包了些汤圆,煮好后,他妈给每个孩子捞了四个,剩下的全给了他爸爸,吃了一会儿,他爸发现明义他妈没吃,就拿了一个碗给他妈拨了几个,他妈说什么都不吃,在他爸再三坚持下,他妈只是轻轻地咬了一下汤圆,擦了擦嘴表示吃过了,又把汤圆倒回他爸的碗里。在每一次明义他爸要出远门时,他妈都要送他爸走很远,估算着他爸快回来了,他妈叫上明义一同去接,每一次他们母子俩都要走上十几公里。
时间过去了三十多年,但我时常想起明义的一家人,听其他同学讲,明义的母亲在我们离开此地没几年,在一次接明义他爸时,被山洪卷走了,明义也因母亲遭受不幸而喝药自杀。
我经常在想,明义一家人没有因为生活的贫寒,而失去关爱和温馨,这位母亲的影子在我的脑海中总是挥之不去,她那憔悴的面容时常在我心中萦绕,让我懂得了人间的真情和艰辛。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许双福。

下一篇:印象鄂尔多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