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时代

王永平

公告

《商业时代》传播现代营销方式、关注新锐商业理念,洞悉商机,面向现代商业企业管理者及供应商,具有着广泛的影响力。国家商业核心期刊(半月刊)。国内各地邮政订阅,国内统一刊号CN11-4105/F,邮发代号2-207。社址:北京石景山区玉泉路3号玉泉大厦606室邮编:100039 电话:010-88258009 传真:010-88258675 E-mail:times@ectime.com.cn网址:www.ectime.com.cn社长兼总编:刘建湖执行总编:王永平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385

总访问量:1873641

精英制造

  厦门大学欲设高尔夫球必修课,引起舆论哗然。与此同时,北大赶紧叫停修建的高尔夫练习场,以避嫌。堂堂大学,偌大中国,怎么到了谈“高”色变的程度?
 
  打高尔夫,一项运动而已。增加该门课程,学校有这个权力。引起此番争议的关键在于,大学生不会因为打了高尔夫而摇身一变成为精英,而真正的精英也不一定都要去打高尔夫。既然如此,是否要培养精英?怎样培养精英?谁是精英?

  长期以来,大学生是国家栋梁一说很为流行。栋梁者,精英也。如是,用少数人统治多数人既精英政治,以少有的作为在军事、政治、文化等方面卓有成效者既为精英文化,旨在培养“尖子”的教育遂为精英教育。如今,在信息革命放大了人性、鼓舞了民主、唤起了民众的情况下,第一是我们的教育仍被蒙在鼓里,第二是我们的观念还在温习着古老的传统没有发生彻底改变。于是,精英制造不但无法找到中国教育的出路,反而显现出一种特别的无奈。

  最无可奈何的,是在人才培养上的骑墙。按照我们现有的教育制度,目前的大学毕业生其实是马克思所说的“半人”。他们因为缺乏实际考验而与真正的精英谬以千里。而当他们步入社会后却因为面对两种看上去截然不同的价值观而无法成为“完人”:一是为了赚钱(物质),二是为了理想(精神)。当赚钱=理想的公式一旦成立,人格分裂所造就的更不是精英而是败类了。有一个统计,现今提拔的以大学文凭为硬件的新任领导干部的腐败率更高,犯罪的知识化更严重。它从一个侧面说明的是,所谓大学生= 精英的公式不成立。

  与厦大的“洋”趋向不同,目前出现的学龄前“国学私塾”,从“土”的角度倡导了另一种精英培养方向。其实,中国传统文化中早就有一整套关于“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即精英培养的全面解决方案。只不过它被认为是“过时”甚至是“落后”了。

  即使是消费主义至上的时代,在后工业文明阶段,在物质生活越来越充裕的当下,“赚钱就是硬道理”已经开始显示出了它经不起推敲的软肋。而“高尔夫就是精英”的概念一旦流行,则当然要引起人们对社会道德尺度的深刻反思。这是因为,对青少年,对大学生,对未来的栋梁们来说,我们这个社会有责任给定一个标准:一个关于是非、美丑和善恶的判断标准。

  在今天,有一个标准越来越清晰了,在信息时代里由于人们获取信息是公平的,所以他们的地位是平等的,他们享受的待遇和福利应该是公正的。因此,所谓的“精英至上”论将作古,代之而来的是一种更民主、更开放和更平等互利的社会架构。于是,“精英”与“普通公民”之间的阶级的、等级的鸿沟将被填平——大学生=普通公民。

  这是因为,在数字技术的推动下,人类将进入“无英雄时代”。看看巴菲特、比尔•盖茨和李嘉诚等以慈善为终极判断的选择,在“财富流”和“生命流”的运动中,辩证的否定一再提醒我们的是,所谓的“精英”,他们是真正的“精神领袖”而非“物质贵族”。

  “精英”这个词强调的“精神”与“英雄”,其实更强调的是,那些拼命要让孩子成为“贵族”的家长,那些努力要让大学生成为“精英”的校长,应该回过头来着重强调意志、品格和能力的培养。要给学生一个完整的世界,还世界一个真实的面目,讨一个关于合理、和谐和适度的说道:是继续人类社会有史以来的精英文化,而去培养极少数高高在上的精英?还是真正认识时代的新本质,去造就已经开始庞大起来的、扎根底层的、充实于和谐社会各层面的、关注民生和致力民主的新型劳动者?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wangyongping。

上一篇:知识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