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时代

王永平

公告

《商业时代》传播现代营销方式、关注新锐商业理念,洞悉商机,面向现代商业企业管理者及供应商,具有着广泛的影响力。国家商业核心期刊(半月刊)。国内各地邮政订阅,国内统一刊号CN11-4105/F,邮发代号2-207。社址:北京石景山区玉泉路3号玉泉大厦606室邮编:100039 电话:010-88258009 传真:010-88258675 E-mail:times@ectime.com.cn网址:www.ectime.com.cn社长兼总编:刘建湖执行总编:王永平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1177

总访问量:2304302

失落灵感

 
 


  “所谓的天才,是99%的汗水,加上1%的灵感”,大发明家爱迪生的这句名言,在中国人中可谓脍炙人口。但是,这是一句被肢解了的名言,它为的是当时批判“天才论”的政治需要,而当时美国的国民经济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时至今日,当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实施转化的时候,最重要的事情,是要做一个根本性的拨乱反正——我们呼唤以灵感、创意为特征的天才。于是,有必要将爱氏原话和盘托出:“所谓的天才,是99%的汗水,加上1%的灵感。但是,那1%的灵感是最重要的”。

  这,才是事情的本来面目。因为它符合辩证法。

  如果说“99%的汗水”是量变,那“1%的灵感”就是质变。爱迪生发明灯泡时用了1500多种材料,最后才发现了钨丝。与爱迪生同时发明灯泡的有很多人和企业,但是,爱迪生的伟大之处在于他的灯泡照亮了整个人类。诚如苏轼所云:“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

  以五千年文明的积淀,我们在28年里取得了辉煌的成果。然而,这种迟到的发展没有摆脱掉的是对创造、创意,即对灵感的迷失——在对好莱坞、肯德基、麦肯锡和500强的盲目追赶中,有亡羊补牢之虞,无自主创新之意;有邯郸学步之嫌,无源头活水之溯;有顶礼膜拜之风,无独领风骚之举。

  什么叫由中国制造走向中国创造?第一,制造很重要,它就是那99%的汗水;第二,那1%的灵感是创造,它更重要;第三,中国制造与中国创造是相互促进的对立统一体,不能割裂,更不能偏废—制中有创,创中有制,互为表里,相互依存。

  近日,中科院某研究所所长在一次会议上痛心地说:“国家每年给我们所科研经费几个亿,但取得的专利成果中,能真正实现转化的也就5%,95%都在保险柜里睡大觉”!

  这就是我们的现状。既然成果转化非常不成功,国家为什么还在大拨经费?既然成果不能迅速转化,为什么还搞那么多“成果”?既然不能实现真正的技术转移,为什么不加速科研的市场化步伐?

  脱节!先是高等院校、科研院所与企业脱节,再是科研与市场脱节,三是成果研究与转化率的考核脱节——“汗水”与“灵感”的错位、扭曲和反动。

  当工厂里的工人像卓别林一样柠螺丝的时候,自动控制技术成果正在某研究所束之高阁;当乡下手工作坊里弥漫着杀人污染源的时候,那些检测与防护技术却无用武之地;当洪水来临,我们看到的仍然是人拉肩扛的人海战术……一方面我们强调就业率与百姓致富,另一方面则要为社会上新出现的不和谐而埋单。

  多少年来,中国人在大干快上中使蛮劲、拼勇敢、抢风头,却忽略了一个事实—在“勤劳、勇敢、智慧、正直”即中国人的本性里,愈来愈被边缘化的,是灵感。几千年来,我们把最宝贵的智慧资源用在了文治武功上,“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样的“灵感”,是否真正成为国家、政府、企业和市场的关键?放眼法律、政界、科研和学术等等领域,以“99%的汗水”升华为“1%灵感”者,多乎哉?不多矣!

  相反,地方政府做秀例如“同一首歌”,百姓选秀例如“梦想中国”,科技走秀例如“科技大篷车”……摹仿里透着一股股跟风,形而上学中散落了创造。当《红楼梦》再一次在躁动中被重拍的时候,有一个问题浮现:贾府的衰败,是汗水流得少了,还是缺了灵感?

  中国创造—我们究竟要流多少汗水?还缺哪些灵感?要怎样实现爱因斯坦那样的百分之百呢?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刘志明。

上一篇:企业守护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