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时代

王永平

公告

《商业时代》传播现代营销方式、关注新锐商业理念,洞悉商机,面向现代商业企业管理者及供应商,具有着广泛的影响力。国家商业核心期刊(半月刊)。国内各地邮政订阅,国内统一刊号CN11-4105/F,邮发代号2-207。社址:北京石景山区玉泉路3号玉泉大厦606室邮编:100039 电话:010-88258009 传真:010-88258675 E-mail:times@ectime.com.cn网址:www.ectime.com.cn社长兼总编:刘建湖执行总编:王永平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968

总访问量:2121075

学会判断

 

 

  国内企业TCL在购买欧洲某公司之前,为了省掉一笔巨额的前期咨询费用,他们用土办法在仓促间做了个“土咨询”,结果当年造成了海外收购的巨亏。因小失大,是农业文明中人们常犯的错误。简单再生产所形成的短视与平庸,使我们成为将封建社会延宕了2000多年的唯一国度。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高瞻远瞩,不过是浪漫文人的文化冲浪;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神话也常常是金戈铁马、逐鹿中原的拷贝而已。拷贝,就是复制。复制成功,拷贝经验,本土企业企图靠这样的努力“走出去”,为什么总是踩不上拍,赶不上点?

  农业化的身体、工业化的头脑,遇到了信息时代——这就是中国商人历史式的尴尬。要国际化,TCL战略清楚,战术精确,但为什么总犯类似的低级错误?当中国农民的耕作都在试图信息化和产业化的时候,那些正宗信息产业里的中国企业,怎么看上去都像“种地”——抢地盘,占山头。

  什么是信息时代?信息——变成技术,变成高技术,这是我们必须加以彻底认知的最大变数状态下的伟大变革。这种变革的诉求点是,当全世界的经济都在读秒中寻找“闪市场”的时候,在当代科技将过去人类社会的所有奇迹,在整合中提炼成“创意卖点”的时候,跨国公司和本土企业尽管出身不同、价值观不等,但是,都毫无例外地碰上了一个难题——怎样临危不惧,如果化险为夷?

  学会判断。在激烈竞争中转瞬间呼风唤雨、指挥若定的大将风度,顷刻间叱咤风云、神机妙算的儒雅气质,是新一代知识分子的个性追求。为应付信息时代无时无刻都在产生的突发事件、紧急状态而呼之欲出的判断能力,是他们审时度势、转危为安和脱颖而出的更为潇洒的人格特征。
  判断就是分辨。感觉、知觉、表象,这些属于感性认识的“初始化”信息,之所以愈来愈重要,是因为像TCL的一台电脑,发明者、生产者和购买使用者,能够通过例如速度、内存和配置产生“通感”,就像诗人创作必须要回归生活,如今的人们更热衷于一种叫做“复归人性”的“还原反应”——它被称之为“体验经济”。而包括概念、判断、推理的理性认识,之所以愈来愈模糊,愈来愈边缘化,是因为高技术带来的一种逆反,在死数字、硬指标和铁律中讨生活的人们,该多么渴望超脱和潇洒!一句话,电脑把人变“死”,人类,更要“活”下去。于是,谁提供了人性化产品与服务,谁就是时代的宠儿。

  判断,也是选择。墨西哥的火山喷发→火山灰升空→形成温室效应→全球气候异常→自然灾害频发……这就是信息推理技术。运用它,美国人根据每一年的气候分析做出了减少谷物生产的计划,美国丰年,而别国欠产,最少的粮食可以卖最好的价钱;遇到灾年,美国就减少农业投入,于是,当许多国家仍在农业上加大投入的时候,美国人又一次走到了前头:气候预报成为国家产业政策的组成部分。

  当断则断,建立在高度自信之上的神勇,来自于对时代本质的把握;优柔寡断,因为找不到“北”,所以,那单刀直入、切中要害的商业目标,总是擦肩而过令人扼腕长叹;于是,那披荆斩棘、如日中天的市场业绩,就常常在须臾间灰飞烟灭。

  当一个人或一个组织学会判断之后,会有一种势不可挡、摧枯拉朽般的神秘力量油然而生——判断力,是新经济时代的新型生产力。一旦获得了它,就如鱼得水,如虎添翼。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刘志明。

上一篇:火眼金睛
下一篇:资源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