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时代

王永平

公告

《商业时代》传播现代营销方式、关注新锐商业理念,洞悉商机,面向现代商业企业管理者及供应商,具有着广泛的影响力。国家商业核心期刊(半月刊)。国内各地邮政订阅,国内统一刊号CN11-4105/F,邮发代号2-207。社址:北京石景山区玉泉路3号玉泉大厦606室邮编:100039 电话:010-88258009 传真:010-88258675 E-mail:times@ectime.com.cn网址:www.ectime.com.cn社长兼总编:刘建湖执行总编:王永平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968

总访问量:2121075

反垄断亮剑

 


  改革开放28年,一部被业界喻为反垄断领域“经济宪法”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在酝酿了12年后,6月24日在北京首次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该法律的出台虽然没有明确的时间表,但人们似乎又看到了希望。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市场经济催生相关法律,一切都该都顺理成章的进行,可是“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却成为我国《反垄断法》12年“难产”经历的真实写照。曾经的一部《拿破仑法典》为资本主义经济发展鸣锣开道、保驾护航的事实说明,“转型”是敏感的,但改革需要大刀阔斧。就像如果没有当年波澜壮阔的土地革命,就不会有新中国的诞生和发展;没有一部真正的“经济宪法”,中国改革的深入将成为泡影。
  发达国家曾经的泡影,来源于自由竞争之后的垄断。因为自由竞争,资本主义在二、三百年里创造了比封建社会的总和还要多的物质文明;因为垄断,资本主义发生了腐朽和垂死的癌变。
  有人说垄断是资本主义的产物,但实际上,垄断也是封建的延续。垄断是封建社会扼杀经济发展的“伪宪法”。长期的重农抑商,导致的后果是中国两千多年来农业经济的徘徊不前。等级制、世袭制、官本位……这些封建社会遗留的恶习,我们至今可以从行业、行政和市场支配的垄断中洞察其奸。国内一些靠行政权力占据市场垄断地位的企业为了自己的利益,千方百计地阻挠反垄断;一些已经进入中国市场的跨国公司巨头也在其中推波助澜,靠垄断获取高额利润的同时,大肆进行试图垄断中国市场的恶意并购;一些行政部门对自己手中所掌握的垄断行业及其高额利润不愿放手,种种阻力把反垄断法的出台变成了一场马拉松。
  中国需要一部反垄断法,不是用来对付其竞争力强的私营经济部门,而应该是用来对付政府造成的广泛的限制措施和扭曲现象。腐朽来自寄生,寄生派生垂死,垄断扼杀创新。于是,我们看到,面对着鲜活的市场经济而反垄断,它不仅是在经济基础的范畴。政府要还政于民,法律要诉诸人性,垄断行业要自省危机,竞争要环境的自由。
  就像一个来自农村的小姑娘,要在“超级女声”中脱颖而出,社会还是开始给了她机会。但是,在就业、分配、劳动和婚恋上的女生们能否“超级”,恐怕要假以时日;一些靠关系进入电力、电信、金融、保险、水电气供应、烟草等垄字号企业的小伙子,从此可以优越起来,垄断造成了对那小伙子的“保护”是“爱护”吗?
  所以,垄断经济最大谬误是对健康人性的根本抹杀。当“人往高处走”这句最平实的愿望遭遇了遗传差别、地域封锁、文化差异、行业区别和等级、阶级的所有不平等桎梏,人们变得消极、无奈和盲从之后,我们一向强调的劳动者的主动性、积极性和创造性又在哪里?而行政的、经济的、行业的、资本的、体制的垄断上升为一种制度化的痈疽之后,会使分配不公、地位不等和信息不对称扭曲为一种“特别的公正”,最后导致健康肌体被侵蚀。
  反垄断,对我们是个考验。它要求我们在提高综合国力的同时,要在政治体制改革和法制建设中寻找到一种新的平衡,当政府的权力、企业的利益、人民的福利、社会的公益是如此和谐统一时,那将是中国社会经济的大同。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刘志明。

上一篇:500强迷雾
下一篇:草民为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