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时代

王永平

公告

《商业时代》传播现代营销方式、关注新锐商业理念,洞悉商机,面向现代商业企业管理者及供应商,具有着广泛的影响力。国家商业核心期刊(半月刊)。国内各地邮政订阅,国内统一刊号CN11-4105/F,邮发代号2-207。社址:北京石景山区玉泉路3号玉泉大厦606室邮编:100039 电话:010-88258009 传真:010-88258675 E-mail:times@ectime.com.cn网址:www.ectime.com.cn社长兼总编:刘建湖执行总编:王永平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759

总访问量:2271764

500强迷雾

  曾经,赶超英美是我们最响亮的口号;如今,追赶世界500强,又成为了新目标。“赶超思想”膨胀容易,而把口号变成现实很难。于是我们看到,除了少数几个“垄”字号国企靠“盘子”大以外,冲击500强的无不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我们为什么要追500强?或许理由会有很多,比如,为了向他们学管理、加快国际化进程、使民族工业上水平……而这些说法忽略了一个问题:要成为500强,你就得放弃母文化。

  以“末位淘汰”为例,这是以“极端”为特征的西方文化标本。而在向来以“大同”为理想的东方字典里,根本就找不到任何出处。所以,当MBA、六西格玛和麦肯锡们总是水土不服时,一个答案似乎成立——在东、西两种文化不太兼容的情况下,即使想要成功跻身于500强,得先把你的工人西方化再说。

  在那些个性化极强的西方社会文化中,会把“洗牌”和“淘汰”当做挑战。而在“中和”和“仁”为宗旨、取向的中国社会,很可能就是一场灾难。

  于是,我们发现将所有人的价值观都建立在片面追求经济效益的标的上,500强就像唐吉诃德的风车,在极端主义的诉求里摒弃了更重要的东西——人类社会最终的真实走向。

  以一种博大精深的修为,始终观照国家和人类社会的发展,将个性的发展和人生价值建立在道德取向之上,获得来自母体文明的巨大支撑,这种与生俱来的优秀文化使我们在历经沧桑中自强不息,我们为什么要在妄自菲薄中讨生活呢?

  一个简单的例子,当乒乓球成为国球而所向披靡时,国际上的一些协会要针对我们修改章程来限制我们的强大。但是,因为有深厚的功底、不可战胜的实力,还有东方人特有的细腻和柔韧,我们照样战无不胜。

  于是,与其挖空心思追赶500强,倒不如穿越迷雾找出它的1000弱;与其削足适履500强,倒不如数一数自己的优点。我们当然要WTO,我们当然要融入国际化,但前提必须和只能是——我们自己走进去,而不是靠谁拉进去,贴上谁混进去。生吞活剥500强的成功,是形而上学;照猫画虎500强的经验,是唯心主义;断章取义500强的管理,是机械唯物论。

  鱼有鱼路,虾有虾路。本来最活跃的市场经济,却最终都被赶上了一个磨道,许多企业成了被蒙上眼睛的驴子,拉着的却是人家的磨。当跨国公司水土不服而纷纷本土化的时候,我们却在功底不够的情况下奋起直追500强,舍本逐末的结果是得不偿失。

  500强,是什么?是经济动物,是科技疯长的产物,是利润最大化的尤物。它胜出的最大谬误,是与可持续发展的世界性出路相悖,它生存的缺失是与和谐发展的世界新秩序相抵。500强,很强吗?以资本说话的弱肉强食、以经济侵略弱化道德、以片面增长而禁锢个性……暴露在阳光下的尴尬数不胜数。

  不顾食品安全、拒绝建立工会,将自己的利润建立在对发展中国家人民的傲慢与偏见之上、为了利润指标而丧失企业道德、推崇赚钱就是硬道理的圈钱机器们,真的就是人类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楷模?当追赶500强就要成为本土企业一个图腾的时候,是该好好思考了。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刘志明。

上一篇:政治世界杯
下一篇:反垄断亮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