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时代

王永平

公告

《商业时代》传播现代营销方式、关注新锐商业理念,洞悉商机,面向现代商业企业管理者及供应商,具有着广泛的影响力。国家商业核心期刊(半月刊)。国内各地邮政订阅,国内统一刊号CN11-4105/F,邮发代号2-207。社址:北京石景山区玉泉路3号玉泉大厦606室邮编:100039 电话:010-88258009 传真:010-88258675 E-mail:times@ectime.com.cn网址:www.ectime.com.cn社长兼总编:刘建湖执行总编:王永平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407

总访问量:3384511

学而优则“民”


最近,智联招聘网做了“2006年大学生就业能力调查”,这项对1.3万名毕业生及1200家企业所作的调查结果显示:34%的应届生提出“只要1000元”的薪金要求,更有0.8%的人处于“零工资就业”状态。同时,有媒体对2006年普通高校应届本、专科生的调查表明,已签约应届大学生中,47.1%的人月薪在1500元以下,更有27.2%的受访者认为,起薪太低,会降低民众教育投入热情,导致新“读书无用论”的抬头。
  读书做官,升官发财,这个观念由来已久。而即使是在未来,如果还有官本位的意识作祟,通过读书而改变命运,提高身价和升华生活质量,依然是大多数人的不错选择。可问题却接二连三的发生了,先是就业率低下,再是工资降低,最后是将高考拉下神坛。
  读书何用?如果仅以就业率和工资额来说事,眼下真是血本无归的赔钱“勾当”,知识贬值的坑人“买卖”。家长花费巨额的教育投入,换来了孩子们受高等教育的身价,却图不来光宗耀祖的风光,甚至无法在顺风顺水中讨个生活。家长添堵,学生更茫然。一方面,如果没有很好的就业出路和高薪诱惑,读书的意义何在?另一方面,如果不以就业率和高工资来考量学生的质量、学校的水平、教育的功能,读书的价值怎么体现?
  何以读书?那些被家长捧大、被老师哄成、然而却又被现实的人才需求拒绝的、在一路坎坷中被中考、高考和毕业考牵着鼻子走上一条唯书本是从不归路的“准人才”们,当他们在集体无意识的作用下突然面对学而优则仕、则不仕的两难困境时,来自学习动机与效果的辩证法,被忽略了。一方面,大学生的工资几乎与农民工相同。但是,农民工干的是啥活、挨的是啥累?另一方面,大学毕业生签约率低,但是,用人单位花钱、租摊和“海选”人才的劲头,并没有降低。
  学而优则仕。理性地看问题,受到良好教育的人,应该有良好的思维方式、具备过硬的谋生本领、拥有高明的处世能力、具有深厚的思想内涵,理应有更好的发展前景。如果我们的学校教育和教育主管部门,真的能在培养目标上达到这种水平,大学毕业生怎么能如此“过剩”?从校门到校门的履历、从书本到书本的能力、从独生子女的自闭到开放社会更挑剔——教育产品的质次价高,带来以读书无用为诉求的集体性讨伐。
  从这场不知要向谁兴师问罪的讨伐中回转身来,当“则仕”变成“则民”、“则民工”之后,更清醒的认知,是来自高等教育带给人们的更理性思索——只要不怕工资低,职位有的是;只要肯低头,从最低层做起,机会多得很;只要能认清形势,下决心“接受改造”,前途无量;只要更换“硬盘”,重新“建档”,就不会“死机”……而这一切的前提必须是改造思想、加强实践、脱胎换骨、重新做人——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但是,几乎所有的人们都很教条。“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所有的家长、老师和学生们几乎都是奔着“元帅”而去。他们忘记了一个最基本、最简单和最容易被忽视的概念——“元帅”是从“好士兵”炼成的。先做好士兵,才有了做元帅的前提。
  知识经济时代,当所有人都聚集到同一起跑线上的时候,当海归、MBA都要在知识“落地”这尊神圣下讨生活的时候,本专科毕业生目前所遭遇的正是一个大浪淘沙的过程,想要发光——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刘志明。

上一篇:形而上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