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时代

王永平

公告

《商业时代》传播现代营销方式、关注新锐商业理念,洞悉商机,面向现代商业企业管理者及供应商,具有着广泛的影响力。国家商业核心期刊(半月刊)。国内各地邮政订阅,国内统一刊号CN11-4105/F,邮发代号2-207。社址:北京石景山区玉泉路3号玉泉大厦606室邮编:100039 电话:010-88258009 传真:010-88258675 E-mail:times@ectime.com.cn网址:www.ectime.com.cn社长兼总编:刘建湖执行总编:王永平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451

总访问量:3239756

疗疗无疾


“有什么也别有病,没什么也别没钱”,如果你收入微薄,却又不幸生病,最可能采取的策略就是“小病忍、大病挨、重病才往医院抬”。

  没错,我说的就是你,或者,我至少说对了一半:根据卫生部的一项调查,我国约有近一半的居民有病不就医,29.6%的应住院而不住院。

  房子可以不住,学可以不上,病却是绝对不能不看。但是,高昂的医疗费却把小老百姓们给难住了,“辛辛苦苦几十年,一病回到解放前”,“解放前”是什么?水深火热!

  看病难、看病贵已经成了老百姓们的一块心病。新华网最近做的“两会,你最关注的热点问题”的网上调查结果显示,“医疗收费能否下降”得票率为47%,排名第二,可见影响民众之程度。

  追查“医疗收费贵”的根源,棒子首先应该打在医院的头上,“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着医院就巧立名目吃病人的现象屡治不绝,以至于卫生部部长高强也承认“公立医院逐利明显”是造成百姓看病难的重要原因之一。

  和公立医院在医疗改革中被严重扭曲的价值观相关联的则是政府对医疗投入的严重不足:卫生部的统计数字显示,政府出的钱在医疗费用中所占的比例,上世纪80年代为36.2%,到2003年却下降到了可怜的17.2%;个人出的钱在医疗费用中所占的比例,上世纪80年代为21.2%,到2003年则高达55.5%。

  也就是说,在改革开放所带来的高GDP增长率的数字狂欢中,与国际比较中所揭示的趋势相反,我国公共卫生费用所占比重非但没有上升,反而大幅萎缩,导致个人卫生负担急剧增加。

  投入的比例不增反降,药价涨得却是毫不含糊。有人曾作过粗略的统计:在过去的20年,工资上涨了20倍,医药费用却上涨了200倍。如此巨大的差距,不要说“一病回到解放前”,就是再回得远一点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而在这一切现象的背后似乎都有着医疗市场化改革的影子。尽管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抛出的“目前中国的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基本上是不成功的”这一论断引起轩然大波后,卫生部又出面辟谣说,中国的医疗改革没有失败,但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是:由于医疗改革的市场化导向被过分地强化,不同社会成员医疗卫生需求的实际被满足程度,由于收入差距的扩大而严重地两极分化,中国的医疗体系在提高了有钱人医疗水平的同时却剥夺了普通人看病的权利。

  与民众的密切关注和代表们的激谈热议相呼应,3月14日,在十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闭幕之后的记者招待会上,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他最觉得痛心的问题是在过去三年的工作中,还没能够把一些关系民生的问题解决得更好,这其中就包括医疗问题。

  对此,新华社的评论说,中国的总理懂得一个道理,就是知难不难,迎难而上,知难而进,永不退缩,不言失败。我们也期望,总理的“痛心”能够分解为有关部门重整河山的“决心”和切实有力的行动并最终换来普通民众们的“放心”——让老百姓,看病不再难,看病不再贵。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刘宏刚。

下一篇:和与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