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时代

王永平

公告

《商业时代》传播现代营销方式、关注新锐商业理念,洞悉商机,面向现代商业企业管理者及供应商,具有着广泛的影响力。国家商业核心期刊(半月刊)。国内各地邮政订阅,国内统一刊号CN11-4105/F,邮发代号2-207。社址:北京石景山区玉泉路3号玉泉大厦606室邮编:100039 电话:010-88258009 传真:010-88258675 E-mail:times@ectime.com.cn网址:www.ectime.com.cn社长兼总编:刘建湖执行总编:王永平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429

总访问量:3363620

国家建仓


作为央企第一梯队中的翘楚,中石化又一次将人们的目光集结起来。但这次吸引人们目光的不是油价的调整,而是一场旨在加强国家控制权的筹码吸纳运动,这场引起了国内外市场关注的运动被称为中石化的“私有化”。和产权意义上的“私有化”概念不同,作为上市公司的中石化所要实现的是通过从公众手中买回流通股权,将其旗下的上市公司拉离开公众的视线,变为一个股东持有。
  除了声名显赫的导演中石化,这一号称中国内地证券市场最大的收购案还有着强大的演员阵容——中石化旗下的四家绩优公司,齐鲁石化、石油大明、扬子石化、中原油气都成了被回购整合的对象。票房的收入也是蔚为大观:不到50亿元的溢价,而四年之后中石化将坐享其中所带来的每年12亿元之多的利润。
  收获还不仅止于此。作为“行业性的企业内部产业整合”,中石化“私有化”最大的好处是通过整合旗下资源,理顺上下游产业链以达到减少关联交易、降低管理成本、优化资源配置的目的。
  这笔对于中石化是稳赚不赔的买卖还有着更加宏大的理由:今年二月,国资委提出了中央企业国有经济布局与结构调整的指导意见,重点提出中央企业应在产品供应、生产环节衔接、技术应用等方面进行上下游的战略联合,而此时的中石化整合有可能成为央企改革的样板。
  整件事还被放到国家能源安全的框架下加以认识,有专家发表言论说,“私有化”本身已经不单纯是“斤斤计较”的财务选择,甚至也超越了通常企业行为的意义,整个行为是国家一项更高、更大、更坚决的计划的一部分——集中力量把中石化、中石油做大做强的“私有化”符合国家能源战略。
  但是,从原来出于破除行业垄断和“船小好调头”考量的拆细拆小到现在出于能源安全和“船大抗风浪”需要的整合做大,摸着石头过河的国家政策指向似乎在划了一个圆后又回到了原地,此间的摇摆和探索正是我国经济改革与发展姿态的一个折影。
  而且,这样的调整也未能破解联合求强和避免垄断的两难命题:在反垄断呼声不断的情况下,中石化等企业的垄断地位又得到了进一步的加强。垄断温室中培育出的植株难以抗击国际市场的狂风暴雨,整合后的企业“大”则大矣,“强”却是未必。况且,在世界经济一体化日渐深入的今天,这样的做法是否又会给国外的竞争者们留下“有悖WTO精神”的口舌也尚未可期。
  继中石油、中石化之后,中国铝业、东方电气等企业的“私有化”大幕也将拉开,在进入全流通时代后,还会有更多“国”字号的大型企业加入到并购的行列中来。这是否会成为国家在“抓大放小”之后对那些具有战略地位的大型国企的普遍政策还有待于进一步观察,但是,在潮流展现的过程中,我们的探索和思考显然还应该继续胶着于这样的主题:在整个“私有化”的过程中,是否存在着以国有化或者全民利益为借口,剥夺中小投资者或其他相关利益群体的行为?国家战略的实施能否在做到保障能源安全的同时又顾及到民众的福祉?这样的整合是能够切实有效地提高我国企业的竞争能力,还是更多地停留于决策者的美好愿望?
  一句话,在改革已经涉入了深水区的今天,在继续摸索那些指引方向的石头之外,我们需要附加进更多细微而又切近本质的思考。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刘宏刚。

上一篇:成与败
下一篇:欣欣乡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