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时代

王永平

公告

《商业时代》传播现代营销方式、关注新锐商业理念,洞悉商机,面向现代商业企业管理者及供应商,具有着广泛的影响力。国家商业核心期刊(半月刊)。国内各地邮政订阅,国内统一刊号CN11-4105/F,邮发代号2-207。社址:北京石景山区玉泉路3号玉泉大厦606室邮编:100039 电话:010-88258009 传真:010-88258675 E-mail:times@ectime.com.cn网址:www.ectime.com.cn社长兼总编:刘建湖执行总编:王永平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759

总访问量:3364010

成与败


千条江河归大海,万朵葵花向太阳。这种自然界里极其平常的规律,如果拿来形容错综复杂的商业,拿来比拟这万象更新的商界,特别是更加复杂化的商人,似乎有点牵强,但还是可以一言以蔽之——“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站在人类文明史的高度看成与败,大家似乎早有结论。但是,站在只有百年商业经济高速发达历史的层面上来论说成与败,谁也不会做到从容。道理很简单,在突如其来的商业社会浪潮拍打下,人们似乎还没有醒过神——“成者王侯败者寇”,对商业、商人也同样适用?
  
  胜券在握,What?
  
  地球,因为万有引力而在有所遵循中高速运转。人类,因为有一种古往今来形成的共同道德规范而不断成熟。这种成熟和成长因为依照了地球的机理,而在万变不离其宗中更加亢奋。
  当乐天知命的中国人在年三十晚上,看着电视大餐,包着饺子,燃放着爆竹,收发着手机短信的时候,他们心底产生的,一定是对生活的肯定、对节日的喜爱和对生命的礼赞。而从根本上提供了这样理念的,是商业文明。
  因为这样的文明,人类集聚了自己所有能量向着商品交换大进军的征途上,将自己催促到了以秒计的状态。点钞机下高速工作,刷卡机前人头攒动,网上商城如雨后春笋,电子交割从专业向民间过度成功——手机短信成为所有商人渴望发掘的赢利模式。如今,即使是平头百姓,也能在不经意中将最先进的营销理念推向颠峰——“体验”商业时代的所有Pose。
  其一,商品是“产品”,是产生品、新生品、发生品,它的DNA是创造的、创新和创收的。因为基因里的这种“生产”和“产出”的特征,所以本质带有革命的、新生的,即永恒的特征。
  其二,商品是“交换”品,天生带有促进、促发和促销的使命,它要求自己的对立面进行统一和同一。商业繁荣,就是对社会进步起了根本性的推动作用。所以,要求我们能够站在一个新的角度上来看待它——能否脱离政治的、宗教的、社会的和公众道德的要求而独立存在?例如一只由资本主义下的基督徒出售的合乎社会伦理的——香蕉。
  其三,商品是“劳动”产品。可卡因,凝结了一般的无差别的人类劳动而在黑幕下被交换,因为带来了对人类安全意义上的威胁足可以被摧毁一万次。但是,“劳动”还将继续——人们只是要求它改变形式,变成对人类有利。同样地,抢银行也是“劳动”,并且是“人类”(败类)在“劳动”。我们要调整的,应该是“人类”而非“劳动”。
  基于上述三点而得出的结论非常重要——商品的成交+商家的成就+商业的进步= 商人的成功。
  于是,当抢银行的匪徒挖空心思地创造着抢劫杰作的时候,生产智能防盗系统的工程师们被送上了一条不归路。所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理念再一次被演义。于是,人们再一次地犯下了形而上学、简单化和机械唯物论的错误:用社会的、伦理的、道德的、政治的、经济的定理来看待——商人。
  第一条,商人是“人”。因为商人也是人,所以就与常人没了区别,少了不同,该以同样的尺度来要求和用一样的准则去规范,去让他们就范。
  第二条,商人经“商”。因为经商的两面性,不可避免地要在罪与罚中遭受来自方方面面的审视和监督。所以,所谓商人的成长和商业的繁荣,总是在法律的、道德的约束下进行着,而无法获得来自自身本能的发展。
  于是,第一,做商人很难受;第二,做老板很痛苦;第三,做成功的商人和赚到钱的老板,很尴尬——不全是鲜花和掌声,不都是赞美和表扬。
  但是,仍然有那么多人渴望成为商人和老板。因为,“商品是用来交换的劳动产品”,“劳动”最美,“交换”中有戏,弄好了还有——大戏!
  
  虽败犹荣,Why?
  
  人们可以原谅军人,从拿破仑到巴顿到蒙哥马利。人们也可以理解政治家,例如,丘吉尔、斯大林甚至沙龙。但是,谁也不能原谅商人,包括成功的和失败的商人,有时甚至苛刻到连必要的理解也没有。所谓的宽容,一旦到了商人、商业和商界这里,就变成最稀有的资源,而使我们社会生活中最活跃、最灵动和最敏感的一群集体“缺氧”。
  贪婪、暴利、奸诈、狡猾,当这些字眼从古至今被当作商人的代名词,并且至今也没有进行一次彻底的拨乱反正的时候,我们来关注一下包括发达国家在内的商人的生存环境,有一种现象肯定是被大家注意到了——人们可以对眼花缭乱的文体明星追捧备至,却对背后的商业运作不屑一顾;人们可以对琳琅满目的汽车、手机等叹为观止,却对带来产品升级和市场更新的商业大师视而不见。
  因为这种本末倒置被一种一直就有的偏见所唆使,所以正本清源,就成为一种最迫切的需求。
  商品,这个词反过来是“品商”,即在“交换”过程后对商(商人、商业、商机和品牌)的品味和品评。
  除了少数批评家以外,这种必须的品味和品评太少了。人们被商品带来的物质上的华丽与实际的功利所隐蔽,而忽视了对商品的精神层面、商人的精神追求和商业繁荣理念的探究——全社会并没有形成一种与商品流行同步的对商业内在品质的集体有意识批评。其最大危害是,消费者在享受消费品带来的物质享乐之后,忽视了对商品的批评,对商人的监督和对商业的警惕——特别是在人类进入了“消费时代”之后,反过来损害的一定是消费者的利益。
  商业批评,正在萎缩;经济学家,正在变形;商人,更加茫然;消费者,什么时候觉醒?余下的,就是所谓的投诉、打假。而随着一批批本来是优秀的、本来可以优秀的、本来是改变和改正后还能优秀起来的商人们,来自社会各方面的关怀、关爱和关心——总是少于挑剔、打压和制约。
  于是,除了缺少正常的商人生存环境之外,我们更缺失的——是对商人的成长状态的维护。这种舍本逐末的事情做久了,做多了,做顺了,便形成了一种特别习惯势力:既要马儿跑,又不给马吃草。这是一种不公平。如果不能改正这样的不公平,那将是商业化进程中的败笔。
  
  成功之路,How?
  
  本土企业,成功?还是失败?中国的企业家,成功之路在哪里?
  在这样一个农业文明延宕了两千多年的国度里,商业文明的贫瘠前面,却爆发了反应堆似增长速度,这不能不说是一个真正的奇迹。然而,这奇迹的出现,理所当然要被理智的人们所警惕。
  在农耕文明与它截然不同的商业文明的“并轨”中,孰是孰非?在中国文化与西方文化的“兼容”中,中国商人,何去何从?
  如果我们要探索一条本土商人在走向世界中,能走回来而不是掉进去的出路,如果我们要走出一条商业繁荣的具有中国特色的道路,我们最应具备的,除了狂热,还有冷静。我们最该警惕的,除了成功,还有失败。
  国内和国外那些成功的企业,难道真是商人最终的图腾?
  笔者大胆地亮出自己一个不成熟的观点——世界500强,不成也罢!
  事实论据一:就在500强走进中国和走向世界的2005年这一年里,我们分明看到了500强的1000弱——在商业伦理、消费者利益、竞争规则和市场机制等所有方面,其最本质的弱点开始并大量地暴露出来。带来的反思,是人们对“强与弱”的辩证思考,特别是对“强的反面就是弱”、“愈强即愈弱”的逻辑推理。商业领域里“自发的”、“革命的”和“蓬勃”的商品交换,将在信息时代高知识性、高透明度和高曝光率的情况下,获得更理性的关注和批评。
  事实论据二:500强靠市场创新(亚殖民的商品与资本输出)来使自己成为百年、千年企业的意图,会随着市场的饱和、发展中国家的崛起等因素变成一种奢望。以八佰伴等在中国落荒而逃而论,以跨国公司在中国的成功其实并不明朗的未来而论,所谓500强所向披靡的神话,能在中国、印度、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这样的发展中国家和落后地区有多大的神力呢?
  理论论据一:物极必反,是辩证法。资本主义基本上是靠资本运营的方法运行了几百年。这里的最大风险是,资本运营,因为是资本说话,所有就不那么客观,就不那么辩证和唯物,因而就不会那么站得住脚。
  理论论据二:单纯强调“强”,就忽视了“弱”,这也是辩证法。最明显的是,在资源日益短缺甚至枯竭的情况下,将科技与产品的创新无节制、无限制的“疯长”,不应该是企业、企业家和社会应有的态度。人生没有单行道,企业也是如此。在一条道上跑到黑,靠西方文化中“极端主义”来做企业,忽视了必要的“平衡”与“和谐”则缺少了韧性和钢性。
  中国商人和“世界商人”有区别吗?商人在中国会有多大的成功?中国企业家是否有必要走出冲击500强的“误区”,来做强“属性”为本土的、与世界“兼容”的,同时在政治、经济、道德和伦理上更胜一筹的企业?我们在寻找答案。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刘志明。

上一篇:炒与少
下一篇:国家建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