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时代

王永平

公告

《商业时代》传播现代营销方式、关注新锐商业理念,洞悉商机,面向现代商业企业管理者及供应商,具有着广泛的影响力。国家商业核心期刊(半月刊)。国内各地邮政订阅,国内统一刊号CN11-4105/F,邮发代号2-207。社址:北京石景山区玉泉路3号玉泉大厦606室邮编:100039 电话:010-88258009 传真:010-88258675 E-mail:times@ectime.com.cn网址:www.ectime.com.cn社长兼总编:刘建湖执行总编:王永平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9944

总访问量:5610410

炒与少

  炒作,作为一种成功的商业手段,被越来越多的人得心应手地运用。从房地产到牛奶、从大片到展会、从科研论文到电视栏目,一不做,二不休,三要炒,四要妙—一个都不能“少”。

  另一方面,也正是因为“少”,所以“炒”;结果炒得“不妙”,最后被“抄”—从温州炒房团、炒煤团的覆没来看满世界的炒作风,应该得出的结论是:别看你现在炒得欢,小心秋后拉清单。
  
  炒作的黑洞:以炒带作?
  
  将“少”加把“火”,在物理运动中调动声光热电磁的所有功能,以假乱真,以虚为实,以低代高。炒作,看上去非常好玩甚至有些莫测高深,但却是人们对“饮鸩止渴”从古到今的演义。

  当电影大片、手机新品、汽车新款和地产新城等被无数炒家炒得人们趋之若鹜的时候,当那种带有集体无意识的“炒”被非集体有意识炒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之后,一种奇怪的现象产生了——在经历了无数的被套牢之后,一个人倒下去,千万人跟上来。

  而当科研论文、手机短信、超级女生和韩流等一起被炒家拿来蒙人、造势的时候,当无数曾经被人们以为是天才的经济家、企业家和营销家们在赚足了眼球、出够了噱头、过足了瘾头之后,一个令人深思的问题是——骗术有道,也有限。

  有限的炒作带来无穷的祸患。黑洞,常常是设计不周密而带来的疏忽大意,而这却会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失。有人说它是一招不慎,满盘皆输;还有人形容为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但实际上,黑洞是炒作天生的冤家,背时的运道,胎里带来的畸形,后天养成的奸佞。以炒带作?都是炒作惹的祸!

  农民种地不炒作。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即使是优质高效农业,即便是转基因工程,想把一个偌大农业炒热,非常力所能为。

  工人做工不炒作。钉是钉,卯是卯,一滴汗水一份收获。即便是高科技时代,哪怕是计算机CAD,但如果发电机不发电,机器不运转,设备不完备,工艺不完整,所谓的工业制成品哪里来?

  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用汗水和双手创造产品并在这个过程中获得物质回报和精神财富,有什么能比这朴素的追求、高尚的境界、美好的情操和不懈的努力更令人欣慰呢?

  但有人说,有。例如炒作。工作,太傻;运作,太淡;操作,太慢。只有将它们一起加把火—趁热打铁,火中取栗,在致命诱惑下,在高峰体验中,在尖峰时刻里—搏上一把,才是时代的趋势、时尚的玩法、时不我待的机遇和时不再来的企盼。

  尴尬—上不去,一定掉下来。虚空—掉下来,再也上不去。

  于是,我们的企业家里很少有常胜将军却多了昙花一现;于是,我们的学者专家里面绝少有发明创造之人却多是平庸之辈;于是,在我们的演艺界、体育界、时尚业甚至教育业和科研领域,总是有更多的炒作而少有精品出现,少有能工巧匠显现,少有大功告成的封山之作,少有叱咤风云的大手笔和绝代风华的大人物。

  不要说诺贝尔,不要提500强,不要讲好莱坞,喊它们的人,有多少是真材和实料?于是,他们变着法地在自家门口折腾,然后到国际上虚晃一枪,将冒充的票房、微乎其微的利润和根本上不了台面的学术等拿回来炒个天花乱坠和天昏地暗,以为那就是天翻地覆慨而慷,可以宜将胜勇追穷寇了。

  穷则思变,变则通,通则久。而少则思炒,炒则通,久则炒?
  
  炒作的危机:以少胜多?
  
  有人炒股票,有人炒楼房,有人炒汽油,有人炒煤炭,有人炒概念,有人炒产品—高开低走,高开高走,低开低走,不开不走——这最后一条最恐惧:炒不熟、蒸不烂、甩不掉、够不着、高不成、低不就—小小寰球,有几个苍蝇碰壁?

  宝洁,炒了一个关于洗头的概念。但是,它这一炒就是100多年。光是在中国就炒了接近30载。对于全球最大的区域市场和最多的顾客积累,宝洁的概念炒作是“以多胜多”即用多种多样新产品的开发来服务于越来越多的目标顾客。因为炒得得法,炒得得意,炒得得道而使品牌不胫而走,使利润不断增加。

  沃尔玛,炒了一个“廉”的概念。先是将上游厂家的货拿来卖掉60天后付款,再是将下游顾客找来买走产品,从中挣个2%的毛利,尽管纯利润“少”得可怜,但是却摇身一变成为500强首富。它其实也是“以多胜多”的高手,即以占有最多的社会商业资源来获得最多的收益。

  以少胜多?它不是一个自欺欺人的骗局,就是一个装腔作势的噱头;它不是一种天真烂漫的幻想,就是一种坐吃山空的徒劳;它不是愚弄百姓的、作弄好人的、玩弄善良的伎俩,就是拉大旗,做虎皮,包着自己,吓唬别人的闹剧。

  历史上有过以少胜多的案例,但仔细推敲起来,全都是以强胜弱的典型。现实中也会有以少胜多的事情,但是深究一下,那里的“少”常常是“多”。

  有谁一夜成名了吗?能否一直有名呢?靠炒吗?靠不断的炒下去吗?

  有哪个企业一举成功吗?总能成功靠什么?也是靠炒作吗?靠连续的炒作,不危险吗?

  因“炒房团”、“炒煤团”而为世人关注的浙江民资,终因“炒风太甚”而渐显负面效应。《2005年浙江中小企业发展报告》分析说,浙江大部分中小企业的产品模仿国内外大企业,来料加工、OEM业务比重较高,而原创性、自主性产品偏少。其中,80%的中小企业没有进行新产品开发,产品更新周期2年以上的占55%左右;尽管中小企业申报的专利产品不少,但含金量不高,获准的有效专利中,属于发明的仅为7.53%。

  我们从这里至少可以看到三个带有根本性的问题。第一、类似的行为还是农耕文明的翻版;第二、隐藏的危机则是我们中国人不容易跨过的坎;第三、缺乏核心竞争力的炒作带来的仍然是富不过三代的窠臼。

  从浙江民企用资金炒得失败归,到某大学开设“新闻炒作学”炒的没来由,我们是否应该冷静下来,将这个“炒”情结割舍?

  炒来炒去的结果,不是多,而是少。因为少而炒,越炒越少,少到不能炒,最后落得个被抄。2005年里因为炒而烂掉的企业家、资本家已经不少,因为炒而牺牲的名人艺人也不少。而更多的人能否从中吸取教训,更好地以务实的态度、平和的行为来为自己寻得心灵的归宿呢?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少不在炒,有多才强。
  
  炒作的终结:谁是赢家?
  
  凡是炒作,大体有两种方式,一是夸大其辞,一是无中生有。狸猫换太子的玄机里暗藏了昭然若揭,草船借箭的创意中透露了兵不厌诈的空灵。前者,是封建时代封建文明的集大成;后者,也没有脱离农耕文化的藩篱。

  戏剧大师布莱希特的“间离效果”,说的是台上的演员不清楚人物关系和冲突,而台下的观众却一清二楚。这和炒家的炒作十分相似。

  事实上,当人类社会进入到公开、公正和公平的信息时代后,那些自以为得计的人们常常是将自己搞糊涂,狐狸尾巴却暴露无遗。而善良的消费者和踏实的工薪族,他们总是比炒家慢半拍,又总是在上当、吃亏和倒霉中被“群炒”,但是,乌云遮不住太阳的道理却总不会变,消费者上一次当的概率,是一次小的得失。那些炒来炒去的折腾,似乎是一次涉及生死的赌博。

  来得快,去得快。吃多了,吐出来。贪大求全,贪得无厌,最后的结果就是消化不良,而笑到最后的,永远是善良的人。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真正得意、乐天知命和终成正果的,绝不是包着祸心,存着侥幸和奢望贪欲的“玩火者”。尽管他们也曾经过烈火的洗礼,并且幻想着在大火中涅磐,还希望将那野火烧不尽,只可惜,他们最终会因为无法获得来自消费底层基础上的“春风”而终结自己的把戏。手莫伸,伸手必被捉。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刘志明。

上一篇:“春劫”苦旅
下一篇:成与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