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时代

王永平

公告

《商业时代》传播现代营销方式、关注新锐商业理念,洞悉商机,面向现代商业企业管理者及供应商,具有着广泛的影响力。国家商业核心期刊(半月刊)。国内各地邮政订阅,国内统一刊号CN11-4105/F,邮发代号2-207。社址:北京石景山区玉泉路3号玉泉大厦606室邮编:100039 电话:010-88258009 传真:010-88258675 E-mail:times@ectime.com.cn网址:www.ectime.com.cn社长兼总编:刘建湖执行总编:王永平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781

总访问量:3364036

天上掉下GDP

  德国作家歌德有言:“据说数据统治着这个世界,这一看法也许值得商榷。但是我确信,数据能够告诉我们这个世界被统治得是好还是坏”。那么,最近我国依据第一次全国经济普查情况对2004年GDP数据所做的修正,对于我们究竟意味着什么呢?

  “中国在自己境内发现了一个大致相当于奥地利或印尼大小的经济体”,美国彭博新闻社这样描述说。更为具体的数字则是:中国2004年的GDP按新算法为159878亿元人民币,比原来的年统计快报核算数提高了2.3万亿,增加16.8%。

  相应地,2004年中国GDP总量在世界的排名也将超越意大利,跃居世界第六。更有人乐观地预言,2005年,中国可能一举超过英国和法国,成为全球第四经济大国。似乎是在一夜之间,中国“赶英超美”的目标近乎戏剧性地实现了一半。

  作为表征着经济增长的重要指标,GDP总量的跳跃当然是好事情,而此次调整后所呈现出的经济结构也比想象的还要均衡和健康:在多出的2.3万亿中,第三产业增加了2.13万亿,占了整个增加量的93%,第三产业占全部GDP的比重也由31.9%上升到40.7%,提高了8.8个百分点。

  是好还是坏,这似乎从来都不是一个问题。然而,硬币总有它的正反两面,GDP的跳跃没有也不可能使得所有的经济问题都迎刃而解,天上掉下GDP的喜悦也不应冲淡我们对GDP增长隐忧的关注。

  首先,GDP的取得成本,用国家统计局局长李德水的话说是“很高很高”:中国单位GDP的产出,在能源和其他资源的消耗上极高,经济增长方式具有很大的粗放性;而在“数字出官”的政绩思维下,某些地方官员为追求一时的经济增长,而将巨大的社会成本留给了其继任者或者子孙后代来承担。

  其次,经济总量的增长并不意味着社会财富分配的优化。“GDP增长像胡子一样快,工资增长像眉毛一样慢”,在中国经济高歌猛进的日子里,有相当数量的人在守着报章所称的“令人喜悦”的高GDP增长率过日子,却不知道喜从何来。

  经济总量的增长也并没有改变我们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的现实:调整后中国2004年的人均GDP只有全世界平均人均GDP的1/5,在世界的排名仍然是一百多位。相反,在错综复杂的国际环境中,总量修正后位次的前移却毫无疑问地意味着更多的国际责任和更大的发展阻力。

  数字本身的问题也同样值得重视。在很大程度上,我们是根据统计数字来理解经济现象的,而不是完全依据经济本身。因此,对数字的准确性进行怎样的强调都不为过,正如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左小蕾撰文指出的那样,数据的准确与否“小到可能误导企业的投资决策,大到则可能会误导宏观政策的决策,最后可能导致科学发展观无科学可言”。

  科学发展观的贯彻离不开“数目字管理”的实践。北京市市长王岐山在2005中国市长论坛上就曾引用《万历十五年》的作者黄仁宇的话说—实行数目字管理,中国就现代化了。但是,简单的量化管理和对某些数字的盲目崇拜并不能等同于“数目字管理”,至少从目前来看,要想完成“向数目字管理的过渡”依然是任重而道远。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刘宏刚。

下一篇:简与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