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时代

王永平

公告

《商业时代》传播现代营销方式、关注新锐商业理念,洞悉商机,面向现代商业企业管理者及供应商,具有着广泛的影响力。国家商业核心期刊(半月刊)。国内各地邮政订阅,国内统一刊号CN11-4105/F,邮发代号2-207。社址:北京石景山区玉泉路3号玉泉大厦606室邮编:100039 电话:010-88258009 传真:010-88258675 E-mail:times@ectime.com.cn网址:www.ectime.com.cn社长兼总编:刘建湖执行总编:王永平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66

总访问量:3239301

创新说

  一只蛙坐在井里说,天只有一个井那么大。据此,人们便批评这井底之蛙的孤陋寡闻。其实,这蛙之所以产生谬误,原因在于它屈尊在井里。倘若一日能出得井外,就会恍然:天,原来如此辽阔!

  美国和前苏联进行了半个世纪的军备竞赛,从原子弹的研发到核打击的残酷,一个制定了外层空间计划,一个推出了星球大战计划,将目光由近及远,进入了外太空。这种势均力敌的状况,却使航空航天工业的水平突飞猛进。这就是方位、视角的重要。大舞台才会出现大场面。只要扩大了视野,便可以左右逢源。
  
  创新的无奈
  
  中国的奴隶社会,在冲突中天翻地覆,在裂变里万象更新,人与人、国与国,打破壁垒和隔膜,“苍海横流,方显出英雄本色”——七国争雄,百家争鸣。

  后来进入封建社会了,稳定了,也安居乐业了,便也就狭隘了。单说这封建的“封”字,一土加上一土,才一寸,这比井底之蛙何如?

  为了能在“弹丸”之地上建立统治阶级的王道乐土,思想的禁锢和“道德”的约束就更为重要。于是,在行动上的画地为牢和精神上的指鹿为马,全方位的束缚了中国人。

  有一个外国人这样评价中国的改革,中国改革最成功的地方,就是实现了自主择业、人员流动和人才资源的市场配置。

  英国资产阶级靠野蛮的圈地运动,把农民从封建主手中夺过来,实现了生产力的解放。作为生产力要素的劳动者一旦被解放出来,社会经济的发展才会上升到革命的意义之上。而建立在以“一大二公”为特征的生产关系之下的、带有浓厚空想社会主义色彩的生产力状况,是封建“农业社会主义”的翻版——不是鼓励而是制约、不是解放而是束缚、不是保护而是扼杀了劳动者的主动性、积极性和创造性。

  一方面,人劳动的自由,才是自由最本质特征;另一方面,自由的劳动,才会使人的潜能得以释放,人尽其才、物尽其用才不会是一句空话。青蛙只有跳出井底,才会在新的时空中改变观念,大有作为。怕的是不想、不敢、不能产生那惊心动魄的一跃。

  旧时流传在小手工业者中间,有这样一句话,叫做“传儿不传女”。意思是说,独特武艺、看家本领、祖传技艺等,只能传授给儿孙,不能教给女儿,因为女儿嫁了人就会使祖传的秘方秘笈秘技“失传”。

  这是典型的小生产理念,因为它与社会化大生产观念截然相反。麦哲伦航海到了美洲,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才知道地球并非是宇宙的中心,认识地球及其宇宙可能具有无限性。

  在“地球村”里,困扰人类的种种人为的限制终将被打破,建立在相互尊重、共同发展基础上的合乎人性又极具个性的发展,将是一种普遍现象。

  多少年来,我们在最少是半寸的“封建”王国里,寸土必夺,寸利必得。因一句话不和,就可能同室操戈;因一个眼神不对,就可能兵戎相见;在“方寸”之中彼此太“熟悉”而“陌生”的夫妻反目,邻里成仇,司空见惯;在“狭隘”之中人们太“压抑”而“释放”了的宣泄,也终于脱离不了“剪不断,理还乱”的窠臼。

  由于坐井观天的浅漏,造成束以待毙的哀怨,我们杀人,更多的是自杀!在杀人的“呐喊”与自杀的“彷徨”中,更多的人们选择了——束手待毙。
  
  创新的期盼
  
  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

  “糖是甜的”,“糖衣裹着的炮弹呢”?“炮弹里装上糖”,是不是运输方式的创新?“干脆用糖做炮弹”,是不是材料工业的革命?

  “糖是苦的”,制造出带有苦味的糖,有没有销路?将一块糖做成一半甜一半苦,行不?把甜和苦搅合在一起,是什么?是——可口可乐!

  一旦有了认识,获得过一次真理,就停下来用这个“真理”来“照亮”后来的实践,规范所有人的行为,结果会是什么?

  中国人不笨,很聪明。中国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在文化底蕴、知识储备、勤奋程度、道德修养上,我们什么都不差。

  差哪儿呢?思维,思维方式!行为,行为方式!最鲜明的区别是,西方人总是“干起来再说”,中国人则是“想好了再干”。西方人善于动手动脚,中国人擅长动口动脑,“吾日三省吾身”,“灵魂深处爆发革命”。

  西方人提前进入工业文明——发明了机器,就要去发现动力,发现了动力就要发展运输,运来了矿石就要发明新材料新工艺,最后自动化让位于电子化、计算机化……马不停蹄,疲于奔命,来不及思考,用不着劳神,“干”就是了!

  中国人的发明很多。但是没有发明“机器”——现代化大生产的生产工具,于是我们便进入了这样一种状态:不知干什么?也不知怎么干!更不能大家团结起来一起干!一个干的,两个看的,三个捣蛋的。这种农业文明的副作用搞得我们很痛苦——总是隔靴搔痒、雾里看花,总是进展太小、举步维艰。

  “问渠哪得清如许,唯有源头活水来”。中国的落后,是封建的农业经济长期作用的结果。农业经济是一种自然经济,表现为经济的“自然化”。其产品没有个性、没有品牌、也不需要市场,甚至没有必要去交换。

  发达国家之所以发达,是因为他们提前进入了工业文明。工业经济,就是商品经济,是以能不断地提供满足消费需求的产品为特征的经济。由于消费者的需求是一个不断发展变化的动态系统,因而要求产品的不断的更新换代。

  所以,与其说工业经济就是产品经济,还不如说是“新”产品经济。世界500强,哪一强不是靠独具创意、匠心独运的新产品杀出一条血路、令对手防不胜防、稳操胜券的呢?我们要实现民族复兴、重新立足于世界民族之林,靠什么?除了创造有竞争力和民族文化底蕴的新产品创新价值体系,还能是什么?
  
  创新的逻辑
  
  真抓实干,将脚踏在地上,在没路的地方走出路来——新发现、新发明、新技术、新体制、新思维——摧枯拉朽,暴风骤雨,畅通无阻,如日中天。

  唯书唯上,一腔的热血,重复和拷贝前人的言行——旧思路、旧体制、旧方式、旧科技、旧发明——诚惶诚恐,小富即安,举步维艰,如履薄冰。

  我们整个社会的“第一推动力”,是每个人为了生活美好而产生出来的动力,而“世界上没有离开运动的物质,也没有离开物质的运动”——关键是要找到运动的规律即“逻辑”。

  于是,在经过了极其漫长的等待之后,在经过了血与火的洗礼之后,在付出了极其沉重的代价之后——我们走在大路上。

  体制创新,就是要在“体”上为创新提供一种“根本”的保障:树的产权归谁?怎样来照料它?是机制创新;谁来修剪它,是人才创新;将树杂交,是科技创新带来的产品创新。

  企业靠产品,产品靠科技,科技靠人才,人才靠教育。一个在石油机械厂工作的美国青年,每天的任务就是看守自动电焊机。这是一个没有创造性、令人无所事事的活计。而这位青年人则认真仔细地在这个岗位上工作,细致地挖掘着自己的潜能。通过仔细观察,他发现焊机每旋转一圈,就掉落42颗焊滴。于是,他经过不断的革新,将掉落的焊滴由42颗减至36颗。仅此一项,当年就为这家企业节省了20多万美元。

  这位青年,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石油大王--洛克菲勒。这是一个很具启发性的例子。一是洛克菲勒善于从小事做起,见别人之未见,察别人之未察,在甘于寂寞中不同凡响;二是向生产领域挖潜,文章大得很。在我们这个发展中国家,更是如此;三是洛克菲勒处于现代化大生产的时代,他所在的企业规模大,生产能力强,为一展抱负的青年提供了足够的发展空间。

  有一个舞台,一个大的可供人们施展拳脚、大展宏图的舞台。还要有人,有志、有为、有能力的潜能开发型人才。

  潜能——潜在的能力,一种每个人都可以呼之欲出的“本事”,一种任谁都可以破茧而出的“能耐”——来自于一种大环境、大教育和大启蒙。

  这,就是我们的出路。除此之外我们别无他法。只有当所有的中国人都在自己的岗位上进行如此般创新的时候,那才是中国的辉煌灿烂的未来。回首我们来时的路,我们将充满自豪!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刘志明。

上一篇:“团退”逼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