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时代

王永平

公告

《商业时代》传播现代营销方式、关注新锐商业理念,洞悉商机,面向现代商业企业管理者及供应商,具有着广泛的影响力。国家商业核心期刊(半月刊)。国内各地邮政订阅,国内统一刊号CN11-4105/F,邮发代号2-207。社址:北京石景山区玉泉路3号玉泉大厦606室邮编:100039 电话:010-88258009 传真:010-88258675 E-mail:times@ectime.com.cn网址:www.ectime.com.cn社长兼总编:刘建湖执行总编:王永平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946

总访问量:3364231

“团退”逼宫

  “我要退房!”——在日前召开的地博会房展上,有数个楼盘遇到了手持抗议横幅站在展区前的“维权者”。这仅仅是冰山的一角,据新华网报道,最近上海出现了大规模的退房风潮,越来越多的预售房购房者开始采取集体行动,或拒收房屋,或停止还贷,或走向法庭,而诉求只有一个:退房!

  尽管退房的业主们矛头直指交房过程中的不完善之处,但是,价格调整显然才是问题的根本所在:在宏观调控的重拳挥向房地产市场之后,上海楼市的价格走低引发了业主们的心理失衡,加之对房价进一步下跌的担忧,使得他们选择了把“千辛万苦”抢来的房子再“千方百计”地送回去。

  “请神容易送神难”,况且,根据律师的说法,对于买房人来说,买了房子以后房屋价格的涨跌应属于商业风险。这种风险是随着购房合同的生效就从开发商转由买房人承担了。因此,由个案演变成一种群体性行为的“团退”显然是业主们希望能够通过结盟的方式来增强自己的话语力量。

  媒体报道称,愈演愈烈的退房风潮令有关部门不安,一份旨在化解“未来一段时间内可能出现”的社会性风险的报告,正由上海的数个部门紧急起草中。“社会性风险”一说似乎正在成为这场博弈中一颗微妙的砝码,而天平的另一端放着的则是对市场规则的恪守和对宏观调控的坚持。

  声援退房的人士说,房地产价格的居高不下是由于房地产商通过寻租拿地、虚假广告、营销炒作等种种弄虚作假的手段造成的,因此,在挤泡沫的过程中,就没有理由让购房人承担相关的风险,房地产商可以营造地产暴利、可以操控价格虚高,我们也同样有理由不守契约,见机行事。

  听着好像有些道理,但是,深入思考一下,这里面显然有着“别人能够逃跑百步,我也可以撤退五十”的隐含逻辑,有着“只要州官放火,就得允许百姓点灯”的不当攀比。如此下去,作为市场经济两大基石的诚实守信和契约意识将何以矗立?市场经济就是契约经济,在建立市场经济体系的进程中,我们必须对之不断地强化,而不是借各种各样貌似合理的理由来破坏它。

  当然,就某些个案来看,如果合同赋予了人们解约的权利,这种权利就应该得到必要的尊重,这实际上也是尊重契约意识的一种体现。作为“理性经济人”,购房者两害相权取其轻,在下跌过程中进行“割肉”以止损是一种必然而合理的行为,只要他“愿赌服输”,愿意承担由于违约带来的相关责任,须知,可怕的并不是违约,而是对违约不准备承担责任。

  除了对市场规则的冲击,被过分渲染的“社会性风险”还将形成对宏观调控的“逼宫”:房产商与政府部门应对策略最直接的显现,将是保持房价的稳定。这样购房者就不会再为巨大的心理落差而恼怒了,而所谓的“社会性风险”也将会消弭于无形了。

  然而,所谓的“社会性风险”却很可能只是一个假想敌。这次的“退房风潮”带给我们更多的信息是,消费者的信心已经大为动摇,而一直力挺房价的房地产商心中也没了底:在房地产价格飙升过程中,曾经有不止一个开发商祭出“无理由退房”营销噱头,现在却是打死也不敢了。

  总之,所有这些向我们揭示的更多地是宏观调控已经初见成效的良性信号。如果还有什么“社会性风险”的话,那就只能是宏观调控中途流产的风险,须知,促成住房价格的“软着陆”,实现住房价格的合理回归,让更多的人能够住得起房,才是避免社会性风险,保持社会稳定的根基所在。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刘宏刚。

下一篇:创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