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时代

王永平

公告

《商业时代》传播现代营销方式、关注新锐商业理念,洞悉商机,面向现代商业企业管理者及供应商,具有着广泛的影响力。国家商业核心期刊(半月刊)。国内各地邮政订阅,国内统一刊号CN11-4105/F,邮发代号2-207。社址:北京石景山区玉泉路3号玉泉大厦606室邮编:100039 电话:010-88258009 传真:010-88258675 E-mail:times@ectime.com.cn网址:www.ectime.com.cn社长兼总编:刘建湖执行总编:王永平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528

总访问量:3383991

2005中国经济浮世绘


  现实经济绝非简单地用几条抛物线就能客观描述,试图通过寥寥数语勾勒出2005年度中国经济的轮廓也极有可能是徒劳的。然而,一次新的出发首先伴随着的往往是一段怀旧的旅程,“一切历史都是个人史”,我们也因此在2006年的脚步即将临近的时刻,拥有了尝试的勇气。
  2005年,“改革”仍然是这个经济转型国家首当其冲的主题词。“中国的改革不是一年的时间,而是长久的任务。但是,有些问题早改比晚改好,否则积重难返”——今年年初,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就将2005年定义成了“改革攻坚年”,政府的重大政策也就围绕着这一主题次第展开:中共中央十六届五中全会传达出以科学发展引领中国人本化改革的执政理念;正在制定的“十一五”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也将把体制改革与制度创新问题提上更高的议程。
  作为和经济改革相辅相成的重大主题,中国的对外开放仍在有条不紊地推进。成绩是显然的,国际著名投行摩根大通不无乐观地预测说,今年中国的出口总额将首度超过日本。困难也同样存在,在对外经济交往中,我们正面临着越来越多的纠纷与摩擦:从涉及到彩电、打火机等产品的反倾销到纺织品贸易频频遭遇壁垒,再到因为我们国家的“市场经济地位”而受到的种种诘难——看起来,实现由贸易大国向贸易强国的转变,改变中国在国际分工价值链上的地位不但迫在眉睫而且任重道远。
  而处于两大主题交汇的“风口浪尖”之上的,则是作为现代经济核心的金融领域。在中国金融业全面对外开放的最后一年里,金融改革在各个方面获得了历史性的突破: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启动,我国开始实行以市场供求为基础的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股权分置改革成为现在进行时,政府开始着手解决股权分置这一困扰我国证券市场发展的重大制度问题;而随着建行上市、工行变身,银行的股份制改革也达到了高潮。
  达到高潮的还有我们的基尼系数,在它敲响了贫富分化的警钟之际,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关于调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的修正案,以期通过调整,进一步实现个税调节收入分配差距的意图。而作为天然地处于弱势地位的农村也开始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其中,学者林毅夫举起了新农村运动的大旗,并因此成为唯一一位获得CCTV年度经济人物提名的经济学家。
  谈到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蒙代尔、纳什、莫里斯等人在京城的会聚就不得不提。这场在五月底刮起的“头脑风暴”似乎从一个侧面印证着一代经济学大师凯恩斯的那句名言:“经济学家以及政治哲学家之思想,其力量之大,往往出乎常人意料……许多实行家自以为不受任何学理之影响,却往往是某个已故经济学家的奴隶”。
  然而,在国内,“奴隶主”们的资格却受到了广泛的质疑。先是在顾雏军出事后人们翻出了“挺顾”经济学家的旧账,后有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放言称“中国合格的经济学家最多不超过5个”,一时间舆论哗然——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强劲鼓点里,在高经济增长率的数字狂欢中,经济学家一度是这个时代里呼风唤雨的巫师,如今,他们似乎正在完成着某种身份上的复归。
  走向复归、步下神坛的除了经济学家,还有被过分强调的“经济”本身:国际油价的飙升映射出资源耗竭的危险;松花江水污染事件向我们敲响了环境保护的警钟;“过劳死”现象的频繁出现则提醒着人们在“生意”之外,更加注重“生活”的质量。也许,和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竞选班子办公桌上曾经挂着的标语—傻瓜,这是经济社会!—不同,在即将展开的2006年里,人们最需要提醒自己的是:“傻瓜,现在不仅仅是经济社会”!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惊蛰。

下一篇:“团退”逼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