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时代

王永平

公告

《商业时代》传播现代营销方式、关注新锐商业理念,洞悉商机,面向现代商业企业管理者及供应商,具有着广泛的影响力。国家商业核心期刊(半月刊)。国内各地邮政订阅,国内统一刊号CN11-4105/F,邮发代号2-207。社址:北京石景山区玉泉路3号玉泉大厦606室邮编:100039 电话:010-88258009 传真:010-88258675 E-mail:times@ectime.com.cn网址:www.ectime.com.cn社长兼总编:刘建湖执行总编:王永平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451

总访问量:3245190

整肃权力股


  “要拿出3亿元摆平!”,广东兴宁矿难发生后,大兴煤矿的矿主企图以金钱铺路,息事宁人。看得出来,这位身兼梅州市和兴宁市两级人大代表的私营业主已经熟谙权钱交易之道。而且,我们也完全可以想见,如果不是处于媒体的聚焦和公众的注目之下,当权力和金钱在这次事件中再一次被权衡称量时,天平会发生怎样令人忧虑的倾斜。
  天平之所以倾斜首先是因为矿主们能够掌握足够的金钱砝码。有矿主坦言:“干过这行的,再让干别的,就没什么意思了”,开矿的暴利由此可见一斑。“只要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有人就敢冒上绞架的风险”,而开矿的利润似乎远不止百分之三百这样简单,因此,马克思的这句名言用在一些黑心矿主身上就变成了:“只要能赚到足够多的钱,几条矿工的命又算得了什么”!
  因为暴利,所以有着对生命的漠视。统计数字是令人触目惊心的:今年上半年,我国煤矿事故死亡人数同比上升3.3%。其中,一次死亡10人以上的特大事故24起,死亡704人,分别上升33.3%和114.6%。如果与世界各国横向比较,我国煤矿安全的严峻形势就更加突出:我国的百万吨煤死亡率远远高于世界水平,可以说,我们开采出的煤炭都是带血的。
  煤矿业主的胆大妄为显然还有着更为深刻的原因。那就是,党政干部投资入股甚至直接以权力为干股介入煤矿运营并充当着违规煤矿的“保护伞”。矿主们知道,只要有足够的钱,有些官员就会出卖手中的权力,而他们也就可以更加有恃无恐。因此,矿难频发的真正症结乃是缠绕其后的“官煤勾结”,是金钱与权力的结盟,而这正是腐败的基本游戏规则。
  稍加注意不难发现,在涉煤利益链中总有一些政府官员活跃的身影。参股分红似乎已经只是“平常事”,而在今年3月发生特大瓦斯爆炸事故的黑龙江某煤矿,该矿的矿主竟然是当地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的一位副局长,猫鼠已然同穴,监管又何从谈起?
  在一些地区,还形成了涉煤的产业链,于是,地方经济对涉煤产业的倚重便成了一些官员忽视生产安全的借口。有人辩称:办不下开采证会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所以就采取了“变通”的办法颁证。我们不禁要问,置众多矿工生命于不顾的发展和稳定真的那么重要吗?也许,经济发展在他们那里不过是政绩的代名词,而社会稳定也只能作一团和气漾官场的狭义理解吧?
  所幸,在矿难频发之后,政府已经找到了问题的症结所在。有关方面已经认识到“清理纠正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和国有企业负责人投资入股煤矿的问题,既是遏制当前煤矿事故多发的重大举措,也是从源头上预防和治理腐败的重要内容”。
  政府对这架倾斜天平的忧虑还化做了切切实实的行动:近日,中央纪委、监察部、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联合发出通知,要求坚决清理纠正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和国有企业负责人投资入股煤矿的问题,并要求已经投资入股煤矿的国家工作人员和国有企业负责人限期撤出。
  政府的认识和行动显然有理由让我们乐观。但是,在充满期待的同时,我们还必须清醒地认识到,权钱勾结并非只存在于煤炭行业,权、钱隔离带的设置必须被扩展到一个更为广阔的视域进行考量。而对这样一个关乎宏旨的问题,仅有政府的限令是远远不够的,天平的一端显然还必须放上制度樊篱、监督机制、道德教化等更多的东西。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惊蛰。

上一篇:零售业大变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