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时代

王永平

公告

《商业时代》传播现代营销方式、关注新锐商业理念,洞悉商机,面向现代商业企业管理者及供应商,具有着广泛的影响力。国家商业核心期刊(半月刊)。国内各地邮政订阅,国内统一刊号CN11-4105/F,邮发代号2-207。社址:北京石景山区玉泉路3号玉泉大厦606室邮编:100039 电话:010-88258009 传真:010-88258675 E-mail:times@ectime.com.cn网址:www.ectime.com.cn社长兼总编:刘建湖执行总编:王永平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649

总访问量:3245424

资本之殇

  “我不忙虚的了,一定要搞到上市才行,成者为王,败者为寇,不成功就蹲监狱!”对于上市融资,前不久刚刚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科龙电器法定代表人、董事长顾雏军曾经怀着强烈的渴望。
  
  顾雏军成功了,经过频繁的资本运作,他控制了包括科龙电器在内的数家上市公司,并形成了所谓的“格林柯尔系”。
  
  然而,如今等待他的却似乎是那种败者为寇的结局:证监会查明,自2002年以来,顾雏军等人在科龙电器采取了虚增收入、少计费用等多种手段,虚增利润,导致科龙电器所披露的财务报告与事实严重不符,涉嫌构成未按有关规定披露信息、所披露信息有虚假记载及有重大遗漏等多项违反《证券法》有关规定的行为。
  
  千方百计上市,变换花样作假,这位自称是“最不缺钱的人”,看来也是冲着股市上的真金白银去的——他涉嫌挪用科龙公司的巨额资金便是一个显著的例子,急于打造产业帝国的顾雏军在玩弄“三个茶杯两个盖”的游戏,而股市则似乎是这个游戏得以运行的最佳平台。
  
  国内许多企业都认为,只要能上市,财富就会滚滚而来。隐藏的潜台词则是——这里钱多、人傻,而且制度不健全,要圈钱就赶紧来吧!于是,上市就成了成功与否的标尺,企业家们充满了对上市的焦虑和渴望,而形形色色的“包装”也正是在这种焦虑的驱使下诞生的。
  
  上市的焦虑折射出的是中国证券市场的功能异化。在我国的证券市场上,一些上市公司进行的所谓“创新”招招直指股民的钱袋;“撩猫逗狗”式的“利好”消息最终只是成了引股民上钩的诱饵;上市公司对股民鲜有回报,个别公司坚持分红派息这种原属本份的活动居然成了热门的新闻。当投资者们拎着钱袋满怀憧憬来到这个市场后,他们最终伤心地发现:上市公司在这里圈到了钱,而他们则圈住了自己。
  
  经济学是讲究均衡的。苏格拉底所做的关于痛苦的人和快乐的猪这两种类型的界分就可以看作是某种均衡的结果,但是如果承受了痛苦却得不到人的礼遇或者生而为猪却不能快乐,这种均衡就不能继续维持下去,人和猪之间就可能会面临重新洗牌的危险。同理,七千万对中国股市寄予厚望、用自己辛苦得来的“奶酪”为国企解困作出巨大贡献的投资者,却要反复沦为资本大鳄们大快朵颐的盘中之餐,这种格局的改变也一样是刻不容缓的。
  
  当然,问题的形成除了肇始于制度的缺陷,还取决于制度参与者的主观选择。
  
  每个人都必须为他自己的过错负责,为此,对损害上市公司及证券市场其他参与者合法权益的各种违法犯罪行为,证券监督管理机构、司法机关乃至中小流通股东都应该起而履行自己的职责或主张自己的权利。
  
  然而,“倒顾”绝非目的,尽管迷失在资本迷宫里的顾并非如他自己所定义的是“企业界的孙志刚”,但我们依然希望,人们能够在廓清这个案例本身的基础上来更多地关注它所具有的标本意义,希望它会在引发人们思考的同时推动我国资本市场的制度进一步走向科学和健全,一如曾经引起了人们对国有企业改革深刻反思的“郎顾之争”。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惊蛰。

上一篇:资源短板
下一篇:另一种遗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