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时代

王永平

公告

《商业时代》传播现代营销方式、关注新锐商业理念,洞悉商机,面向现代商业企业管理者及供应商,具有着广泛的影响力。国家商业核心期刊(半月刊)。国内各地邮政订阅,国内统一刊号CN11-4105/F,邮发代号2-207。社址:北京石景山区玉泉路3号玉泉大厦606室邮编:100039 电话:010-88258009 传真:010-88258675 E-mail:times@ectime.com.cn网址:www.ectime.com.cn社长兼总编:刘建湖执行总编:王永平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451

总访问量:3245190

洋企倒春寒

  从1992年起,跨国公司开始了中国热。十几年过去了,在他们应该向中国人民交答卷的时候,正像今年的天气一样,先是SKⅡ、亨氏、强生、联合利华和肯德基遭遇“黑三月”,然后是APP、卡夫、大众汽车和高露洁劈头盖脸的撞上“灰四月”,这些气势汹汹的跨国巨头,昨天还生机盎然,今天建立起来的的强势瞬间崩塌……
  无法融入中国文化特别是商业文明,使他们的战略开始遭到挫败。中国人以“情”为特质的经营管理哲理,将“感人心者莫先乎情”作为一个特别的“卖点”。当“入乡随俗”的道理与跨国公司强硬、自负的带有“武士道”和“西洋剑”特征的商业文化不期而遇的时候,我们这个具有五千年文明的强悍民族心理的国度,没有理由让外来的化妆品、奶粉和炸鸡腿所征服。于是,当忽视中国人民感情的事情一再发生之后,说不,就成为最后的底牌。
  起源于非道德型组织的跨国公司,尽管它们经过了法制型组织、反应型组织、建立道德型组织和道德型组织这一系列发展阶段,但是,商人的“原罪”所注定的是,它们不是任何时候都自觉。当跨国公司的光环一点点消失而脑袋上的暗疮一次次暴露之后,我们看到的是跨国公司在遭遇危机时,几乎没有谁能够很好的处理,反而带着那疮疤“裸奔”了。
  随着一件件丑闻的频繁爆出,跨国公司在带给中国人消费主义和品牌惯性的同时,也造成了对中国消费者的歧视,就像卡夫公司从来不敢在欧盟卖转基因饼干和金宝汤。善良的中国人在这样的问题上当然有理由质疑:跨过公司——天使,还是魔鬼?
  当苏丹红、转基因等名词频繁出现在报纸上时,跨国公司的产品成了消费者警惕的对象;当SA8000这一新名词在媒体上流传时,一些天真的学者把跨国公司视为维护劳工权益的一股力量;而当华为、海信遭到海外公司的起诉时,人们又想当然地把跨国公司看作民族工业的巨大威胁。
  当一些洋品牌中含有致癌物的猜疑,因为有关部门始终不能拿出权威检测标准而被人们谈癌色变的时候,包括高露洁这样的跨国公司理应正确对待人们的恐惧感。而保护本土市场和壮大民族企业的愿望,在跨国公司的神秘面纱被逐一揭开后,一方面鼓舞了中国企业的精神,另一方面则使我们必须下定了这样一个决心:只要是民族的,一定是世界的。
  如果我们能从世界的范畴看问题,以下的信息值得我们关注。
  20世纪八九十年代,拉美国家走了一条“外资主导型”的开放道路,依靠大量廉价劳动力和开放国内市场等优势吸引大量外国、尤其是西方发达国家资本进入,拉动本国经济发展。外资的进入的确令拉美国家的GDP在短时间内高速增长,但是当全球产业的风向一转,跨国公司纷纷把投资从拉美抽出转向其他劳动力更为低廉的国家后,这些国家迅速出现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
  商务部对外经济研究院发布的《2005跨国公司在中国》报告认为,外资带来了经济繁荣,但是中国的国民总收入并没有取得与GDP同样快速的发展。中国国内创造的价值有一部分,每年约1000亿元人民币并没有成为中国国民收入,而是流向国外变成外国国民的财富。
  一方面跨国公司生产的产品占据中国出口总额的一半以上,另一方面跨国公司在对中国的投资中因为控制了核心技术,在产业链的上游赚取了大量利润。从家电、手机、电脑到汽车,中国企业都面临类似问题:如何从装配工厂爬升到技术含量更高的环节?
  国货当自强,国企当努力。就在洋企遭遇倒春寒的时候,我们不是要弹冠相庆,也不想落井下石,而只是想说,中国公司的春天,似乎已经来了……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刘志明。

上一篇:遭遇创意激情
下一篇:后财富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