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时代

王永平

公告

《商业时代》传播现代营销方式、关注新锐商业理念,洞悉商机,面向现代商业企业管理者及供应商,具有着广泛的影响力。国家商业核心期刊(半月刊)。国内各地邮政订阅,国内统一刊号CN11-4105/F,邮发代号2-207。社址:北京石景山区玉泉路3号玉泉大厦606室邮编:100039 电话:010-88258009 传真:010-88258675 E-mail:times@ectime.com.cn网址:www.ectime.com.cn社长兼总编:刘建湖执行总编:王永平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748

总访问量:3334058

循环的极致


  种草、养羊、采羊毛织成羊绒……再种草、养羊,扩大再生产,一种基于为卖而买的新型资本主义生产关系起源于这样的一种循环。珍妮纺车、瓦特蒸汽机、福特生产线……牛顿力学,爱因斯坦相对论……自然科学从理论到实践无穷的反复循环。
  这是一种内循环。这种按工业革命的内在逻辑而进行的系统性循环因为始终是以资本的循环与周转为特征,我们暂且叫它“小循环”。
  当资本按照它固有的规律行进在符合,而且只能符合客观实际才能健康、良性循环的轨道的时候,一个问题被提上了日程——通过破坏经济细胞和打碎现有秩序来实现的循环,这是人类社会应有的一种极致的循环吗?
  资本,不是资源。一个根本的区别是,后者不能再生。这是一种悲哀。因为这种悲哀的循环,人类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而资本的悲哀更在于,如果资源告罄,资本就无从依托,资本家们也只能望洋兴叹。
  于是,人类社会呼吁一种基于生态平衡和环境保护的“大循环”。用“小循环”所创造的利润的一部分拿出来治理污染,进行生态建设,使“大循环”健康发展,回过头来保证自身的“内分泌”不再失调。因为只有这样的良性循环,资本才能最终派上用场,才能长期地保证自己的循环与周转。
  这件必须要全体公民参与和全社会动员的“外循环”,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强化法制建设。小的和内循环为什么那样巡回有致?为什么看上去波澜不惊?因为市场法规的严酷,还因为经济规律的制约。大的和外循环为什么成效甚微?为什么做起来步履维艰?因为觉悟也靠利益驱动,还因为公共道德要以法律为底线。
  资本循环,不是资源转换。工厂冒烟是循环,燃料被烧是不循环;钢花飞舞是循环,矿产不能再生怎么循环?当人类得意于资本的循环带来了汽车、洋房、电器、IT所谓资本的文明的时候,循环能否进行到底?而当所谓现代化及其标志被形而上学规范在耐用消费品之上时,一个幽灵:粮食安全和食品安全,一个人类最基本的生活资料的提供与循环,正在淡出人们的视线已经很远。
  资源短缺,是资本的极限。资本的第一个极限是经济危机,资本的第二个极限是生态紊乱。当地球一片汪洋、生灵一片涂炭、人类一命呜呼——资本,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资本循环被热衷,因为那是发展。资源保护被忽视,因为那可能意味着“不发展”。退耕还林是一种基于科学发展观之上的“倒退”,但不也是辩证唯物主义的发展吗?
  如果是循环,就应该是周而复始,类似于四季的轮回、日月星辰的运转。就像是黄河因为九曲十八弯的循环,才有它那奔腾咆哮的发展。因为这是大循环,它需要全人类有识之士的关注,更需要所有公民的参与;因为这是外循环,就要求政府机构运用法律手段将“外”与“内”统一,谁也别想置身事外。
  种草…养羊…毛纺——资本的循环江河依旧。资源,从“整合”的意义上升到“共享”的平台,其最终目的是要用资源循环来实现经济的即资本的正常循环。而如果资本的循环不是以资源循环为归宿,它的使命就无法完成。
  资本的极限,资源的极限,何时转化为循环的极致?循环的经济,强调的是资本与资源循环的对立统一。经济的循环,如果没有资本的健康、资源的完善作为前提,那经济的垮掉,早已被历史的循环证明了。
  草、养羊、采羊毛织成羊绒……再种草、养羊,扩大再生产,一种基于为卖而买的新型资本主义生产关系起源于这样的一种循环。珍妮纺车、瓦特蒸汽机、福特生产线……牛顿力学,爱因斯坦相对论……自然科学从理论到实践无穷的反复循环。
  这是一种内循环。这种按工业革命的内在逻辑而进行的系统性循环因为始终是以资本的循环与周转为特征,我们暂且叫它“小循环”。
  当资本按照它固有的规律行进在符合,而且只能符合客观实际才能健康、良性循环的轨道的时候,一个问题被提上了日程——通过破坏经济细胞和打碎现有秩序来实现的循环,这是人类社会应有的一种极致的循环吗?
  资本,不是资源。一个根本的区别是,后者不能再生。这是一种悲哀。因为这种悲哀的循环,人类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而资本的悲哀更在于,如果资源告罄,资本就无从依托,资本家们也只能望洋兴叹。
  于是,人类社会呼吁一种基于生态平衡和环境保护的“大循环”。用“小循环”所创造的利润的一部分拿出来治理污染,进行生态建设,使“大循环”健康发展,回过头来保证自身的“内分泌”不再失调。因为只有这样的良性循环,资本才能最终派上用场,才能长期地保证自己的循环与周转。
  这件必须要全体公民参与和全社会动员的“外循环”,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强化法制建设。小的和内循环为什么那样巡回有致?为什么看上去波澜不惊?因为市场法规的严酷,还因为经济规律的制约。大的和外循环为什么成效甚微?为什么做起来步履维艰?因为觉悟也靠利益驱动,还因为公共道德要以法律为底线。
  资本循环,不是资源转换。工厂冒烟是循环,燃料被烧是不循环;钢花飞舞是循环,矿产不能再生怎么循环?当人类得意于资本的循环带来了汽车、洋房、电器、IT所谓资本的文明的时候,循环能否进行到底?而当所谓现代化及其标志被形而上学规范在耐用消费品之上时,一个幽灵:粮食安全和食品安全,一个人类最基本的生活资料的提供与循环,正在淡出人们的视线已经很远。
  资源短缺,是资本的极限。资本的第一个极限是经济危机,资本的第二个极限是生态紊乱。当地球一片汪洋、生灵一片涂炭、人类一命呜呼——资本,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资本循环被热衷,因为那是发展。资源保护被忽视,因为那可能意味着“不发展”。退耕还林是一种基于科学发展观之上的“倒退”,但不也是辩证唯物主义的发展吗?
  如果是循环,就应该是周而复始,类似于四季的轮回、日月星辰的运转。就像是黄河因为九曲十八弯的循环,才有它那奔腾咆哮的发展。因为这是大循环,它需要全人类有识之士的关注,更需要所有公民的参与;因为这是外循环,就要求政府机构运用法律手段将“外”与“内”统一,谁也别想置身事外。
  种草…养羊…毛纺——资本的循环江河依旧。资源,从“整合”的意义上升到“共享”的平台,其最终目的是要用资源循环来实现经济的即资本的正常循环。而如果资本的循环不是以资源循环为归宿,它的使命就无法完成。
  资本的极限,资源的极限,何时转化为循环的极致?循环的经济,强调的是资本与资源循环的对立统一。经济的循环,如果没有资本的健康、资源的完善作为前提,那经济的垮掉,早已被历史的循环证明了。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刘志明。

上一篇:零售业再定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