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时代

王永平

公告

《商业时代》传播现代营销方式、关注新锐商业理念,洞悉商机,面向现代商业企业管理者及供应商,具有着广泛的影响力。国家商业核心期刊(半月刊)。国内各地邮政订阅,国内统一刊号CN11-4105/F,邮发代号2-207。社址:北京石景山区玉泉路3号玉泉大厦606室邮编:100039 电话:010-88258009 传真:010-88258675 E-mail:times@ectime.com.cn网址:www.ectime.com.cn社长兼总编:刘建湖执行总编:王永平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1782

总访问量:3283176

毕其功于一买


  联想收购IBM的PC,的确有蛇吞象之嫌。然而,它解决了长期以来的困扰,冲破了总是无法脱颖而出的瓶颈,做出了国内企业或迟或早总要面对的探索。
  这一买,买来了市场链,买来了国际化的CEO,买来了IBM长期经营的品牌及其经验,甚至买来了“股票禁售”的承诺,买得天衣无缝,买得得心应手,买得乐此不疲。这一买,柳传志终于“谢幕”,杨元庆终于“救场”,在新老交替中完成了联想由创业到创新的革命性改造——从此将杨元庆和联想推上了一条不归路,在背水一战中买得轰轰烈烈,买得潇潇洒洒,买得踏踏实实。
  联想,曾经是踏实的。因为它的踏实,才使得一个靠攒机起家的小企业连续7年获得了国内销量第一的业绩。当初靠20万人民币起家的联想,如今拿出15亿美金来,眼皮只是眨了眨。那个不爱眨眼睛但却不乏“联想”的柳传志为什么在事业最辉煌的时候“退位”,因为,做PC和IT这些新兴产业,除了踏实,更需“只要你想”。
  当电脑和网络以反应堆似的增长令整个世界都始料不及的时候,思维创新,成为一种境界。IBM联想了PC,在“大象学跳舞”中交的却是一张白卷,但它却又能换个思路,回归主要业务,将多年来惨淡经营的PC快刀斩乱麻的剥离,其情其志,可圈可点;相反,戴尔在异军突起之后,联想了中国功夫,在联想的家门口与惠普一道进行“三国演义”,其势其气,令人肃然。而那个在转型中经历长久的阵痛但仍然不改初衷的惠普,却因为这次联想的“闪客”式攻击,发生修正。
  这几年来,杨元庆和他的老板柳传志始终所做的事情是——找出口。或IT或PC的游离,或手机或电脑的突围,却总是在懵头转向中如坠雾里,于直觉间认准了国际化,但脚下,没路;心里,没谱。越是到了没谱的时候,也就到了快有招儿的地步。什么叫做踏破铁鞋?怎样走出山穷水尽?谁能笑到最后?关键是“谁”能否走在最前头。
  海尔在美国建厂,开了本土企业国际化的先河;TCL收购施耐德,使中国企业换了一种“走出去”的活法;在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纷纷走向世界市场和“中国制造”风起云涌之际,联想的这一记重拳,该给大家一个怎样的“心理印痕”呢?
  在联想、惠普和戴尔的三足鼎立中,联想如果按常规出牌,仍然是铁杵成针,要熬多少时间?“思维是大自然中最瑰丽的花朵”,恩格斯的这个论断非常英明,它道出了我们很多人没有看清楚的一个实质——联想几乎是在一夜之间以“新联想”的面目与宿敌戴尔和惠普同台竞技,这种绵里藏针的绝技,这种巧夺天工的能耐,这种偷天换日的功夫,他们洋人可能看不懂。
  对于我们中国人来说,脑袋不笨甚至很灵,韧劲十足甚至还有一种拼劲,我们忍辱负重直到扬眉吐气,我们最缺的其实就是时间。而要缩短和调整由于历史造成的巨大遗憾,特别是时间与空间的位移,联想的这次动作,带来的是一种积极的思考——在往届奥运会上,我们在“想”的项目上总能独领风骚,在“力”的项目上却常常功亏一篑。而看看这次比赛,形势变得如此大好,无非是我们换了角度而已。如果奥运会是人类社会的一个舞台,那它上演的一定是体力与脑力、智慧与汗水、物质与精神的集成。
  凡是推进,就总需要有足够的实力和特别的坚持。而对于联想来说,毕其功于一役,为时尚早。而先买票再上车,是最合乎逻辑的事。接下来,什么时候把那车也买下来再卖票,那就更大快人心了。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刘志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