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时代

王永平

公告

《商业时代》传播现代营销方式、关注新锐商业理念,洞悉商机,面向现代商业企业管理者及供应商,具有着广泛的影响力。国家商业核心期刊(半月刊)。国内各地邮政订阅,国内统一刊号CN11-4105/F,邮发代号2-207。社址:北京石景山区玉泉路3号玉泉大厦606室邮编:100039 电话:010-88258009 传真:010-88258675 E-mail:times@ectime.com.cn网址:www.ectime.com.cn社长兼总编:刘建湖执行总编:王永平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297

总访问量:3245008

人间正道是沧商


  布什连任,美国人给了他足够的“被选举权”;而伊拉克大选,却因为“人权”上的分歧带来不断的祸患。人类永远也弄不懂的是,问题出在哪儿?
  陈水扁的最新噱头,是把国父孙中山称为了“外国人”。可别小看这种偷天换日的把戏,因为谎言重复一万遍会变成真理。曾几何时,日本人把“侵略”偷换为“占领”,在瞒天过海中愚弄了多少人的视听。
  沧海变成桑田,善良的人们以美好的企盼憧憬着自己未来诉求的时候,伪善,就如影相随了。于是,立刻就有了宗教关于“原罪”的说教。
  桑田变成沧海,当灾难在“系统集成”中对人类进行“重新格式化”的规定动作时,善良却总是没有被“删除”。因为除了趋利避害的本能,还有相互救助的伟大。例如,最近一场矿难中那位救出了20位工友而牺牲了自己的女工。
  上海消费者起诉雀巢产品转基因案件还未了结,河南一位消费者状告雀巢将代乳品公开标称为奶粉并出售,实属公开制假售假。
  假的真不了——说的是做商人要诚实,做官员要真实,做人要老实。因为,真善美的排序,是人类最基本的“基因草图”,它在用显微镜透视包括雀巢等在内的名牌货的是真与伪,善与恶和美与丑。于是,当所有的一线品牌“味道好极了”的时候,当很多的长官们宣誓就职“永不腐败”的时候,其实他们就开始了光天化日之下的“裸奔”了。
  曾有状告可口可乐曾经将过期的产品换了包装后卖给了黑人区,还有状告沃尔玛非法用工。一流品牌,侵犯人权。善良的人们在扼腕之余,发现的是整个人类的“侵权”——有人把麦当劳工人宰杀活鸡的录像带公布于众,和美军虐待伊拉克战俘的那些镜头异曲同工的是,谁来拷问谁的良心?
  假的假下去——另一条来自北京的消息是,北京市质量监督局在抽查中发现“伊利酸奶生产日期造假”。而来自伊利的说法是,提前打日期依据的是“行规”。而来自我们消费者的质疑是,这种据说是能给人类带来健康的东西,如果仅仅是靠“行规”在暗箱中操作,它根本就是蒙蔽。
  当所有的滑稽以它的黑色幽默令人齿冷之际,当商业文明的双刃剑将“正与邪”这个非常古老的命题反复追问之时,恰恰是将莎士比亚的一出名剧反复上演——《麦克白》。在那出剧里,篡权弑君的麦克白因为人性尚存而被半夜里的敲门声搞得精神分裂。莎翁用他的如椽大笔诉说着一个道理,你可以作恶多端,你可能自鸣得意,你可怜鬼使神差。但是,要小心“麦克白的敲门声”。
  假,是个过程。因此,它总能利用“过程”这个范畴来换取它存在的空间和理由。如是,假的就能不断地假下去——从财务造假到产品造假,从造假的标准和标准的造假,因为它们动态过程的因素,便给了这五花八门的世界里五花八门的错觉——假,在走秀。
  而真呢?一是真的本质定义,二是对真的判断,三是对真的判断里有假,四是总有人把假当真……于是,我们就在真假莫变中折磨着我们自己的理性与感觉,然后却仍然坚定地认知——人间正道是沧商。
  看看眼前反倾销的此起彼伏,包括认定、起诉和理赔在内的整个系统,因为搀杂有太多的经济的政治的和人为的因素,便总是在扑朔迷离中令人如坠雾里。
  还是莎士比亚,在他的另一出名剧《威尼斯商人》中,将商人分成了好、坏两种,其实是新、旧两样。他制造了一种平衡——不是一面倒的批判那位坏的和旧的商人夏洛克,而是对他作为商人的人性层面进行了“超级检索”。得出的结论是,旧的商人即使用旧手段利用旧方式和保有旧观念,但他是“坏”但却有救的商人。
  而那个救他的人,是他自己。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刘志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