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时代

王永平

公告

《商业时代》传播现代营销方式、关注新锐商业理念,洞悉商机,面向现代商业企业管理者及供应商,具有着广泛的影响力。国家商业核心期刊(半月刊)。国内各地邮政订阅,国内统一刊号CN11-4105/F,邮发代号2-207。社址:北京石景山区玉泉路3号玉泉大厦606室邮编:100039 电话:010-88258009 传真:010-88258675 E-mail:times@ectime.com.cn网址:www.ectime.com.cn社长兼总编:刘建湖执行总编:王永平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297

总访问量:3245008

零售业直面加息


  “尽管我已经等了很久,见到你还是一样的惊奇”。这句话是用于描摹爱情的,但拿来形容央行此次“突然”加息所引致的反应似乎也不无恰当。
  在经历了长久的酝酿和胎动后,加息这一悬在中国宏观经济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落下: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从2004年10月29日起上调金融机构存贷款基准利率并放宽人民币贷款利率浮动区间和允许人民币存款利率下浮。金融机构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上调0.27个百分点,由现行的1.98%提高到2.25%,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上调0.27个百分点,由现行的5.31%提高到5.58%。
  几乎每一种变动都同时意味着挑战和机遇。对于此次加息,在惊奇之余,各行各业的人们也都在开始思量它所带来的影响并探求着适当的应对策略,零售业也并非例外。

  加息效应三重门

  央行投下了一枚名叫“加息”的石子,原本并不平静的中国宏观经济的湖面上又增加了几许涟漪。在这些细碎而纷乱的波纹中,有三条脉络尤其清晰——
  资金运行成本提高。孙先生是一家连锁商店的加盟商,在听到央行宣布加息的消息后他满面愁容:“现在我每月的利息支出又增加了好几百元。”贷款利率的提高增大了资金运行的成本,这是此次加息对零售企业最为直接的影响。除了中小个人店铺,这种影响在其他业态上也有类似的表现。“零售商的短期流动资金支持几乎都是来源于银行所提供的贷款”,北京工商大学商业研究所所长陈及教授表示,“加息必将增大零售商们的利息负担,从而影响到其最终的利润水平。”
  “资金成本的上升意味着企业费用的升高”,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黄国雄教授特别提到应重视零售企业的“费用率”问题,他认为用毛利率衡量零售企业的业绩从来都是一个误区,而费用的下降和净利润的上升对零售企业的影响才是实实在在的。因此,此次加息所引致的财务费用的上升问题应该引起人们足够的重视。
  在更进一步的意义上,资金运行成本的提高将会带来商家行为模式的变化以及各业态之间结构上的变更:资金运行成本的上升意味着加大了企业投资扩张的成本,这将会使零售商们的投资变得更加慎重;固定商铺投资商们的资金运行成本上升则可能会加大他们“试水”无店铺零售模式的冲动,而这无疑将加剧这一领域里的竞争。
  储蓄回流,消费减少。存款利率的提高,将使一部分资金重新回到银行的口袋中来。增加储蓄,往往是以减少消费支出作为代价的。“在一定的时间后,加息将最终导致商品销售量的下降”。陈及教授说,“这种下降更多地是就那些选择性消费品而言的,对于那些日常必需品的影响则不会很大”。
  中国商业政策研究会副会长万典武教授指出:“由于投资渠道的缺乏,加之中国人有着储蓄的习惯,利率的轻微变动并不会对居民的理财消费有太大的改变”。
  而黄国雄教授也认为,加息是一柄双刃剑:一方面,它在鼓励储蓄的同时抑制了消费;另一方面,存款利率的增加又能够提高居民的购买力,从而为市场带来新的机会。
  最终将导致价格上涨。“目前还没有供货商要求提高价格”,某大型超市的一位市场人士对记者说。但是,从长期看“加息将导致商品价格的提高那是肯定的”万典武教授说,从供货商开始,其成本的提高肯定要通过价格的方式转移给商家,而商家成本的增加则最终将由消费者们来买单。

  0.27%的背后

  和人一样,总有一些幸运的数字会因为某种机缘被推上前台,从而走进人们记忆中。如今,这种荣耀属于“0.27%”。从10月28日起,它就开始伴随着场面隆重的研讨会或者觥壶交错里的碰杯声频繁出现在了财经人士们的唇旁齿侧。
  长短期影响呈现差异。“本次加息幅度不大,仅为0.27%,对我们的影响很小,可以说几乎没有”。北京物美商业集团一位姓张的经理如是说。当记者问及加息在中长期内对该企业的影响时,张表示,“现在还没有深入考虑”。
  相当多的零售商到现在还没有真切地感受到加息所带来的压力。这除了取决于企业自身的特定情况外,还有两个更为普遍性的原因:其一、此次利率调整的幅度的确非常有限,以至于有市场分析人士甚至认为这可能仅仅是央行的一次试探性措施或者是回应加息争论的平衡之举。其二、由于许多购销合同都是事先固定的加之政策传导中诸多阻滞因素的存在,此种政策效应的呈现将会表现出一个较长的时滞,专家估计,“大约在一年到一年半左右”。与公开市场操作等调控手段不同,利率调整是一种更为长效的政策工具,其影响更多地是来自于中长期的,它对零售业界的影响将会逐步地得以呈现。
  新一轮加息周期来临。0.27%并不高,但作为9年来的首次加息举措,它显然更具有符号的意义——“它很可能会是央行货币政策的一个拐点,预示着一轮新的加息周期的来临”。陈及教授说,“由于未来可能还会加息,不确定性增加,零售商的日子将过得艰难”。
  利率市场化改革的冲击。此次利率的调整不仅表现在存贷款利率的增加上,利率市场化改革也是一个重要的方面。此次加息放宽了贷款利率浮动区间,实现了“贷款下限管理、存款上限管理”。对于“设定贷款利率下限”的利率改革措施,有学者指出,此次加息加大了零售企业的财务压力,这些企业将会倾向于制定更为审慎的财务政策,同时也会自觉地遏止类似大削价、大甩卖之类的价格战。
  贷款利率的市场化对那些具有较高的讨价还价的能力优质零售企业而言则是一个利好消息。优质意味着低风险乃至零风险,而贷款利率的高低则是与风险的高低是成正比的。因此,与调整前相比,企业依靠自身的实力再加上与银行的有效沟通,可以通过浮动利率达到降低其财务成本的目的。
  谈到利率市场化对零售业界的好处,万典武教授说,除了可以使不同的零售企业根据不同的条件获得贷款外,利率市场化还将提高某些高风险项目的信贷门槛,从而起到抑制商业地产盲目发展的作用。

  兵来将挡

  加息是政府所把持的用以实现其宏观调控目的的一枚棋子,当这枚棋子终于落下后,作为另一方博弈主体的零售企业又该如何应对呢?
  两手准备。谈到应对加息的策略,陈及教授指出,零售业界应该从降低成本入手,并积极探求消费需求的变化。目前,我国的企业仍是多以银行贷款等债务性融资为主,这一方面是因为我国的资本市场欠发达,另一方面也与企业的融资观念有关。为此,专家建议零售企业应该积极转变融资观念,大力拓宽融资渠道。除了争取条件优惠的贷款外,还应放眼于直接融资渠道,增加权益性融资比例,积极探索风险基金、股权出售、上市等多种融资形式,使企业的融资结构逐步优化。
  财务成本的上升还可以通过管理及经营成本的降低来间接地获得补偿。至于具体的方式,“降低成本的方法很多”。万典武教授说,“中国很多的零售企业有着非常不错的硬件,但在软件方面却存在着很多可以调整的空间,如提高劳动效率、增加库存、加速周转等等。”
  探求消费需求的变化并据此制定相应的经营战略也是应对加息的一个重要方面。由于零售企业往往是直接与最终消费者打交道的,所以他们能够迅速地把握到消费需求的细微变化,并可以随时作出适当的调整。在加息之后的时期,这种对消费需求变化的探求则具有更加重要的意义。
  两种姿态。对于此次加息,一些准备开张店铺的商家对记者说,他们在加息之前就已经有了心理上的预期,并采取了相应的策略。因此,加息是预料之中的事情,不会影响他们的开店计划。
  而关于中国即将到来的新一轮的加息周期具体将会如何展开的问题,则依然是充满了变数。万典武教授认为,“再次加息的时间很难说,也许会有一到两年的时间,零售企业不大可能就这么长的预期作出准备”,“零售企业固有的周转迅速的特点决定了它们不能像房地产等行业那样通过调整项目时间等方式来回避利率的不确定性,而是更应该通过自身机制的调节来适应这种转变,做到随机应变。”
  未雨绸缪也好,随机应变也罢,既然加息已经从先前的猜测和争论变为摆在中国零售业面前的一道现实的命题,我们就有责任去提交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刘宏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