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时代

王永平

公告

《商业时代》传播现代营销方式、关注新锐商业理念,洞悉商机,面向现代商业企业管理者及供应商,具有着广泛的影响力。国家商业核心期刊(半月刊)。国内各地邮政订阅,国内统一刊号CN11-4105/F,邮发代号2-207。社址:北京石景山区玉泉路3号玉泉大厦606室邮编:100039 电话:010-88258009 传真:010-88258675 E-mail:times@ectime.com.cn网址:www.ectime.com.cn社长兼总编:刘建湖执行总编:王永平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165

总访问量:3244852

当审计成为最后的诺曼底


  今年1月,国家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在全国审计工作会议上公布的2003年度审计报告,将几家大型国企违规的历史微痕全部公之于众。2003年全国审计机关共审计13多万个单位,审计处理后,已上缴财政148.2亿元,减少财政拨款和补贴10.1亿元,归还原渠道资金90.7亿元,向纪检司法机关移送各类违法犯罪案件线索1867件。其中,中国工商银行总行及21个分行、中国人寿保险公司系统和原国家电力公司领导班子成为李金华重点提到的三个案例。
  来自媒体的另一则消息则将违规的另一个侧面揭示——据统计,2000年至2004年6月底,海南省审计机关查出违规金额61.4亿元,由领导干部直接经济责任造成的违纪违规和损失浪费金额8.1亿元。
  两种违规,一样的立场,要把国家的、集体的变成个人的!查出来是违规,查不出来是政绩;查出来犯罪线索是犯罪线索,查不出来是犯罪的就没有犯罪和它的线索……于是,所谓领导、高官和才俊等最后都要用审计来验明正身。
  后发达国家遭遇了第四次产业革命,中国最大的利益来自于市场的膨胀。都说中国的市场好,好在它具有特别重要的开发价值上。而因为是开发,就不那么规范、不那么规矩和不那么有规格。
  在体操、花样滑冰等比赛上,规定动作做到最好的,也不一定能博得全部评委的全部高分。在经济高速增长,社会生活急剧裂变的过程中,包括许多规定在内,也是要在实践中修正的。于是,所谓的“潜规则”浮出水面。于是,关于违规和审计的博弈愈演愈烈。于是在人们的视野里,又多出了一个看点——猫与鼠?道与魔?
  先是有了规定,后是有了违规,再是有了审计。审计事关重大,审计任重道远,审计众望所归。先是有了违规,后是有了规定,再是有了审计。审计是杀手锏,审计是宣言书,审计是播种机。
  当审计成为最后的诺曼底——呜乎!为了违规的审计。谁来审计——审计?
  当众多的中国上市公司在“半公司困境”中企图去趟海外上市的混水的时候,后天的不成熟使他们难免要在“交学费”中学会游泳。这似乎也是一种“机遇和挑战并存”。
  而在这里的“挑战”则是,当国家审计署洋洋得意地将中国人寿送上不归路的时候,当它在炫耀了计算机审计的科学性和公正性的同时,恰恰使它自己也同时陷入了“双重审计”造成的困扰——不能区别对待信息披露程序的缺陷在于两重审计标准。2003年全球最大的IPO项目中国人寿的美国上市创造了耀眼的辉煌——纽约25倍的认购率,刮起了自互联网泡沫破灭后的第一次投资风暴。2004年,刚刚还在兴奋中昂首阔步的中国人寿,却成了可能面对最大索赔的中国海外上市公司。
  本来就是一个瞬息万变的股票市场,就是国家审计署的一项报告,使中国人寿不仅在顷刻间股价应声而落,而且遭到了“好事”的美国股民的集体诉讼。最后还是其“母公司”中国人寿集团公司挺身而出承担了所有责任,股市才恢复了平静。
  被吓出一身冷汗的中国人寿该如何反思这次事件?朝野上下该如何认知类似的违规行为?而对此类问题的思考更把人们引向了这样一个特别简单的追问——当融合国际资本发展本土经济的高潮已经形成时,包括企业和政府,你们准备好了吗?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纵然你有千条妙计,但总有一定之规——在日益规范的国内外市场上,企业和企业家、政府和官员的或政治或经济的行为,怎样来判定它最终是否违规?怎样避免因为违规而被进行的审计?怎样在肯定是越来越高级的审计中越来越规范自己的动作?
  罪与罚?想起交通法规,想起关于交通法规的执行,想起对交通法规的修改……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唐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