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时代

王永平

公告

《商业时代》传播现代营销方式、关注新锐商业理念,洞悉商机,面向现代商业企业管理者及供应商,具有着广泛的影响力。国家商业核心期刊(半月刊)。国内各地邮政订阅,国内统一刊号CN11-4105/F,邮发代号2-207。社址:北京石景山区玉泉路3号玉泉大厦606室邮编:100039 电话:010-88258009 传真:010-88258675 E-mail:times@ectime.com.cn网址:www.ectime.com.cn社长兼总编:刘建湖执行总编:王永平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66

总访问量:3277859

2004年中国经济的另一只眼睛


经济评论家们不应该是春节文艺晚会上的央视名嘴,在舞台上永远慷慨激昂。经济评论家们在任何时候都不要热血沸腾。
2004年的中国经济,不会唱着与2003年中国经济的同一首歌。
尽管权威的、有着官方背景的经济评论家们己经预言,2004年的中国与中国经济,会保持如同2003年一样的强势增长,也将是与2003年一样的强势经济,也许会更强。
可经济评论家们不应该是春节文艺晚会上的央视名嘴,在舞台上永远慷慨激昂。经济评论家们在任何时候都不要热血沸腾,他们就像坐在“长征5号”里的杨利伟,热血沸腾会带来什么后果,让人想想都毛骨悚然。
经济评论家们所必需的品质是冷静、冷静、再冷静。
2003年的中国与中国经济让人欢欣鼓舞,2003年的中国经济是改革开放二十多年来最好的年头,如果我们用观察地里的收成那样的目光,来观察2003年的中国与中国经济,2003年是个丰收年。
2004年继续成为丰收年的可能依然存在,可2004年成为欠年或灾年的可能性也不能排除,如果我们满耳听到的都是得胜鼓,这个概率的数字就会急剧上升,让一种可能成为现实。

GDP靠得住吗?
2003年,一些经济学家们对8.5%的GDP提出了质疑,这个数字太完美,太带有理想主义的色彩。而GDP是不可能年年都如此完美的。但这种怀疑本身就显示了在2003年才出现的一种巨大的进步,显示了在2003年才出现——研究中国经济舆论环境的极大改善。
在改革开放前的许多年间,中国不需要经济学家,更不要说经济评论家,根本不需要这种职业。中国只需要政治家。中国只需要政治英雄,不需要经济英雄。
2003年,经济学家们质疑8.5%,是怀疑8.5%低估了2003年中国的经济增速,而不是高估了中国的经济增速。专门研究中国经济的美国学者和机构认为,2003年中国的经济增速在10.5%上下是一个更真实的数字。而中国的许多经济学家和学者们,也大都认可这个数字。
于是,一件从未发生过的事情发生了,国家统计局的一些人说话了,他们在国家统计局的网站上也对8.5%的数字表示了质疑。
实际的情况是,中国经济的过热在2003年就己经露头,征兆己非常明显。我们不希望2004年中国经济加速,相反,中国经济要坚决刹住过热的势头。可问题是,对于中国经济来说,减速比加速更难。

工资链断在哪里?
每到年底,全中国忧心忡忡的目光都聚焦在这件事上:2003年中国劳务市场上,拖欠农民工工资的问题依然严重,与2002年相比,甚至愈演愈烈。为了解决这件事,中央甚至下令全国进行专项大检查。
据中央电视台《央视论坛》发布的权威数字,2002年(2003年的数字要到2004年2月才能统计出来)中国劳务市场上,所发生的拖欠农民工工资的总金额,超过了1,000亿元。我们知道,全国进城务工的农民工总数尚不到1亿人(数字出处同上),准确的数字是9,780万人,也就是说,全国的进城务工的农民工,平均人均被拖欠的工资超过了1,000元!
1,000元,这对于收入菲薄的农民工,绝非一个小数字。
其中建筑行业所拖欠的工资总额超过了30亿元,所占比重超过了70%。其它行业的拖欠都好办,数目不大,如餐饮业,大多属恶意拖欠。恶意拖欠反而是最好解决的,他们大多是有钱不付,执法部门有的是收拾他们,让他们出血的办法。
可建筑行业就难了,一是数额巨大,二是无钱可还。要命一条,要钱没有。你跟流氓无产者如何讨债?
问题是如此严重。那么,下面这个问题就油然而生:拖欠农民工工资的资金链到底断在哪里?
都是拖欠农民工工资的直接责任人,包工头或建筑工程企业造成的吗?这些板子是结结实实地打在了包工头或建筑工程企业的屁股上,打得他们皮开肉绽,走路都一瘸一拐,睡觉都得屁股朝天。
可我们深入地进行调查后就会发现,当然不能排除也会有那么一些人的恶意拖欠,可包工头或建筑工程企业中的大多数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
关于这一点,我们只要看看这个数字你就会明白,他们所言不妄:2002年,中国房地产业拖欠中国建筑业的资金总额就超过了5,000亿元!
如果中国房地产业清还了中国建筑业的这笔资金,区区的1,000亿元又何足挂齿!
真是冤有头,债有主啊!
可问题是,被称作“风风火火过大年”、“中国第一暴利行业”的中国房地产业,玩空手道玩得炉火纯青的房地产商,拿什么还?就是那句话:“老虎不吃人,恶名在外”。中国房地产业的实际情况是千疮百孔,整天在拆东墙补西墙。有资料显示,中国房地产业的商品房空置面积在12,500万平方米。其占压资金按全国商品房均价计,超过了2,500亿元,位居中国各行业不良资产之首。还有一个数字,中国房地产业所制造的遍布全国的烂尾楼的面积,则大大地高于此数,两项相加,超过了5,000亿元。这一屁股烂债谁来埋单?
拖欠农民工工资的资金链,不断才是不可理解的。
说中国房地产业的泡沫化生存,说中国房地产业过热,说中国房地产业房价过高,说中国房地产业大批的商品房是建在月球上的。说错了吗?
如果在房地产商与农民工之间,一定要有一个人为此而跳楼,那么那个跳楼的人绝不该是农民工,也不应该是代人受过的建筑业老板。
中国房地产业的投资增速,己经变成了澳门赌场上的一场赌注越押越大,连自己的身家性命都押了上去,疯狂的豪赌,后果是非常可怕的。
中国经济的增速既不要8%,也不要9%,更不要10%。7%就很好很好了。
财政部长所说的:世界各国经济发展的历史表明,长期执行积极的财政政策,会出大问题。别让他不幸言中,一语成谶。

粮食安全与土地问题咋办?
2003年10月下旬,中国的粮、肉、油、蛋、饲料等,在毫无前兆的情况下,从南到北,从东到西,一夜之间全面上涨。大豆的价格涨幅为70%,从2.09元/公斤上涨到了3.45元/公斤。因粮价上涨而带动的肉、油、蛋等食品平均涨幅超过了20%。食油价格上涨了25%。而大幅上涨的不只是粮食,还有棉花,不过一年时间,棉花的价格竟从每吨7,000~8,000元直奔2万元大关。棉价上涨几乎是一天一个价。可更要命的是,棉花制成品的价格却一直在下跌,中国棉纺制成品出口的大国——美国,刚刚又出台了新的限制中国棉纺制成品出口的更加严厉的政策。于是,难以为继的大批的纺织厂被迫停产。
还有钢铁、燃油、煤炭都在呼呼地涨价。几乎领跑涨价的都是原材料,上游产品涨价是影响最大的,每一种上游产品涨价都会带动上百种,甚至上千种下游产品涨价。它的影响面究竟有多大,我们还得继续观察。
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一直为通货紧缩犯愁的中国,突然看到通货膨胀袭来,可此种通货膨胀并非中国所希望的那种通货膨胀。
那是一种一直在面对着干涸的河道犯愁的人,突然看到了浊浪滔天,大水排山倒海而来的那种感觉。而洪水比干旱要可怕得多。
中国所希望的通货膨胀是一种非常温和的通货膨胀,通货膨胀率不超过2%的那种轻微适度的通货膨胀。而不是一夜之间,最重要的商品突然齐刷刷地上涨20%那样可怕的、危及中国金融安全的通货膨胀。不要说20%,两位数的通货膨胀率对我们都是一场大灾难。
改革开放二十多年来,我国曾发生过三次大的通货膨胀,每一次通货膨胀都是以粮食价格的上涨为开场锣鼓的。
许多年了,我们为谷贱伤农担忧,粮价的上涨当然会使农民们高兴,所以,粮价的上涨有其合理的一面。粮价的上涨会使农民们又对农业有了一线希望,给农业生产带来转机。可这对于那些靠领取低保生活的城市中2000多万失业工人,靠养老金生活的1.3亿老人,生活的担子会更加沉重。
粮价的上涨,几家欢乐几家愁。
粮价的上涨会带来社会利益的重新分配。这当然是一件大事,可我们关注的目光并不在这里,我们关注的是另一件更重要的事。
那就是对争论己久的“中国经济是否过热”突然有了答案:少数人的意见或许是对的。
说了这么多的经济难题,我们只是在用另一只眼睛,看2004年中国经济。
我们这样说并不是说2004年将是中国经济大灾大难的一年,不仅不是大灾大难的一年,2004年中国经济仍将保持强势经济的所有特征。尽管美国经济出现了二十多年来所罕见的强势,2003年第三季度,美国经济出现了近二十年来罕见的8.1%的增幅,但中国经济为世界经济领跑的地位仍不会被替代。
可我们并不看重是否会被替代,我们看重的是中国经济平稳而健康地发展,这才是最重要的。
2004年中国经济将还会是丰收年!
这是因为现在的中国经济抗风险的能力与1990年的中国经济抗风险的能力己不可同日而语。中国有着高达11万亿元的国民生产总值,国家拥有超过两万亿元的年财政收入,国家拥有仅次于日本位居世界第二的外汇储备,这就会使得中国经济有着巨大的伤口愈合力,很低的缺口敏感度。
再说,农产品的涨价、原材料的涨价都有其合理的一面,其影响并非是纯消极的,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也都还有积极的一面。
我们说这些话,是要防止中国经济的“短木板效应”,中国经济应当“协调发展”。
只有将中国经济木桶上的“短木板”换成和其它木板一样的“长木板”,中国经济的木桶才能盛满水。中国经济才能消弥“短木板效应”,中国经济的综合国力才能真正强大起来。2004年的中国经济才会健步如飞。
即使用另一只眼睛看2004年中国经济,我们仍然对2004年中国经济充满希望和憧憬。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魏雅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