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时代

王永平

公告

《商业时代》传播现代营销方式、关注新锐商业理念,洞悉商机,面向现代商业企业管理者及供应商,具有着广泛的影响力。国家商业核心期刊(半月刊)。国内各地邮政订阅,国内统一刊号CN11-4105/F,邮发代号2-207。社址:北京石景山区玉泉路3号玉泉大厦606室邮编:100039 电话:010-88258009 传真:010-88258675 E-mail:times@ectime.com.cn网址:www.ectime.com.cn社长兼总编:刘建湖执行总编:王永平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451

总访问量:3245190

SOS 谁来拯救武汉SOGO

  “庄胜集团在北京这样良好的投资环境里如鱼得水,没想到在武汉却趟了浑水,掉进了陷阱。”  谈起1月23日武汉那场荒唐的房地产拍卖会,庄胜集团高层人士一脸的哭笑不得,尽管那次被当地有关方面搞得神秘兮兮的拍卖会最终还是流拍了。  而如果政府将此楼成功拍卖,庄胜集团上亿元的合法投资将在一夜之间蒸发,成为一桩巨额非法集资案的“埋单”替罪羊。  因为被作为赃物拍卖的建筑物实际上是庄胜集团拥有的合法资产。  游子乡大厦——一座“吸血楼”  要说清这场迷局重重的事件,首先要说说游子乡大厦。游子乡大厦由武汉游子乡集团有限公司开发建设,分为A、B两座,地上分别为28层和30层,位于汉口最繁华的商业街——解放大道路边。紧邻武汉的标志性建筑——武汉展览馆;百米之内就是武汉名气最大客流最多的武汉摩尔商业城;斜对面是武汉的“形象工程”——游人如织的开放式中山公园。而数十条公交车的车站,也设在游子乡大厦门前。单说地理位置,这该是一个多少商家梦想得到的黄金地段。  有关资料显示,游子乡集团有限公司取得这块土地使用权的年限是1993年9月20日至2043年9月19日。就是在拿到这块土地后,在1994年至1998年,由澳门人谢瑞良担任法人代表的游子乡集团在1994年至1998年间以16%高息非法集资,从3000多集资户手中疯狂敛集了数额高达1.7亿元的非法集资款。  到1999年,整个游子乡大厦只完成了结构,是一个半截子工程,与旁边计划兴建的新武汉展览馆极不协调。此时此刻,游子乡大厦在武汉已是“鼎鼎大名”,当地人都把游子乡大厦称之为“吸血楼”。而此时的游子乡集团却遇到了“资金困难”,寻求“解套”的游子乡集团便把目光瞄向了正欲向外发展的庄胜集团。  港资企业陷入迷局  庄胜集团是香港的一家综合性企业集团,1992年进入北京,在北京宣武门外大街东侧30公顷土地上进行旧城改造。业务涉及房地产、百货零售、酒店等多个领域,资产总额超过50亿元。其下属庄胜崇光百货更是被誉为京城商界神话。  1999年,武汉市游子乡集团公司与庄胜集团联系,希望庄胜集团购买游子乡集团在武汉市解放大道武汉展览馆旧址旁开发建设的游子乡大厦7层以下的商业面积,开办具有国际水准的大型百货商场。为此,庄胜集团到武汉考察,并由游子乡集团安排拜访了武汉市政府领导,当时常务副市长殷增涛接见了庄胜集团代表,殷副市长介绍:游子乡集团是武汉市一家很有实力的外商投资企业,对武汉市经济发展做出了很大贡献,希望庄胜和游子乡集团强强联合,搞好这一项目。  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庄胜集团高层人士说,由政府出面招商引资并做了如此积极的表态,庄胜集团有如吃了一颗定心丸。  然而,事后的事态发展表明,庄胜由此掉进了一个连环迷局之中而难以自拔。  此后,经庄胜集团与游子乡集团协商,联合另一家公司共同组建了香港易盈国际实业有限公司,股权结构为:庄胜集团(通过其下属登辉公司)占45%,游子乡集团在香港的母公司——泰升公司占45%,另一家公司占10%。由易盈公司与游子乡集团签约购买了游子乡大厦7层以下的商业面积30000平方米,并在武汉设立了全资公司——易盈物业管理(武汉)有限公司,并对所购物业进行了设备安装和装修,实际投资超过了1.2亿元,将一个只有框架的烂尾楼建成可以经营的现代化商厦。上述超过1.2亿元的投资全部是由庄胜集团提供的。易盈公司2000年经武汉市土地管理局批准并交纳了契税,取得项目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并获得武汉市人民政府颁发的《国有土地使用证》。  2000年底的圣诞夜之日,武汉庄胜崇光百货商场开张营业。  开张却未大吉,一群血本无归的非法集资受害者的围堵使武汉庄胜崇光百货的开业蒙上了阴影。他们要求商场给他们解决当年非法集资被骗走的钱。  据庄胜集团高层介绍,武汉游子乡集团借开发建设游子乡大厦的名义于1994年至1998年间从事了长达4年的非法集资行为,庄胜公司并不知晓。  游子乡集团违背承诺拖欠集资户的款项,以至商场开业后终日被追讨集资款项的集资户围困,无法正常营业。为此,庄胜公司多次向政府反映情况,请求政府履行法定职责,解决游子乡集资户的问题,也真诚表达了愿意配合政府解决问题的良好愿望。但是,游子乡集团非法集资的问题长期未得到根治。在庄胜投入上亿资金完成商场建设,使半截子工程成为可以使用和营业的商业物业后,他们发现购买和投资的商场物业正一步一步成为代替非法集资的游子乡集团承担退赔款责任的替罪羊。  怪怕——让外资企业为非法集资“埋单”  按照易盈公司与游子乡集团签订的商品房购销合同,合同总价为7700万元,易盈公司先向游子乡集团支付了1486万元。2001年6月2日,股东三方召开会议,讨论增资问题,并通过决议,公司增资至人民币1.5亿元,庄胜集团用已投入的1.2亿元中的6750万元出资,占45%,游子乡集团的母公司泰升公司将房款余额6214万元付清给游子乡集团,再补交536万元,合计6750万元,占45%,购房合同中的全部房款已经付清。  2002年4月,武汉市公安局以查清游子乡集团法定代表人谢瑞良“涉嫌特大金融犯罪案件”为由,将易盈公司土地作为游子乡案件的证据予以扣押。6月,武汉市有关部门的20多名干部开会轮番劝说易盈公司第二次出资购买易盈公司已经购买并自行投资建设的商场物业。7月12日,易盈公司接到一纸盖有“武汉市人民政府土地权属专用章”的文件,以接到“武汉市游子乡稳定问题联络协调小组”建议函为理由,试图违法收回易盈公司拥有的商场物业土地使用权。易盈公司认为此项举动严重侵权,因此公司向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在法院审查是否受理此案期间,易盈公司又于2002年8月14日收到一纸盖有同一公章的政府公文,称从即日起收回7月12日发文,改由武汉市国土资源管理局处理。8月30日,易盈公司收到武汉市国土资源管理局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以房屋已经出售给香港易盈公司为理由,认定武汉易盈公司持有土地使用权不当,并责令公司退还土地。  事实上,武汉易盈公司是香港易盈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正是为了经营管理好所购物业,香港易盈公司才设立武汉易盈,由易盈取得土地使用权。这本不应该成为收回土地使用权的正当理由;退一步讲,假定以上理由成立,其结论也应当是土地使用权归属香港易盈,而不应成为游子乡集团的“赃物”。收到这个“行政处罚决定书”后,易盈公司再一次向法院提出行政诉讼,但法院经过长达近两个月的“审查”一直未决定是否受理此案。看到60日的行政复议期即将到期,公司只好向湖北省国土资源厅申请行政复议。  但是,这一切都没有结果,却出现了武汉长江大酒店房产拍卖会以及所谓的“武汉市游子乡涉案赃物变卖处置小组”为委托人的奇异现象,尤为滑稽的是,该“处置小组”还邀请庄胜集团作为竞买人参加自己拥有的物业的拍卖会。拍卖会拍卖易盈公司的财产,而真正属于游子乡的财产却不在被拍卖之列,游子乡大厦分为A、B两座,地上分别为28层和30层,易盈公司购买的只是B座地下室及地上一层至七层。在所谓的“武汉市游子乡涉案赃物变卖处置小组”发出公告拍卖易盈公司作为案外人的房产的同时,游子乡集团的财产却毫发无损;还有游子乡集团及其同为谢瑞良所拥有的母公司——泰升公司占易盈公司45%的股权可供处置,也没有被列入处置范围。  流拍之后悬念重重  神秘的拍卖会流产了,1月24日起,集资户又开始每天围堵解放大道和商场。整个事件留下了更大的疑问和悬念。还会不会进行第二次拍卖?整个非法集资的背后隐藏着怎样的内幕?  业内人士分析,游子乡大厦在武汉是有名的“吸血楼”,要么,庄胜没有做好充分的市场调查,要么,存有侥幸心理,否则不会轻易上当。  据知情人士透露,一些政府机关可能与这起非法集资案有牵涉。记者在中国人民银行武汉分行给武汉市公安局关于对游子乡集团有限公司的非法集资认定的复函中看到这样一段话:“游子乡集团有限公司是1990年8月由泰升(香港)有限公司与武汉华侨投资发展公司组建的中外合资企业,注册资本人民币5800万元。1998年12月武汉华侨投资公司将持有的20%股权转让给泰升有限公司,游子乡集团变成外商独资经营企业。”在非法集资认定的复函中写这么一段话,是为华侨投资发展公司开脱责任,还是为了留下真相的痕迹,我们不得而知,知道的是,武汉华侨投资发展公司是武汉市侨办的下属企业,而且在长达四年的非法集资之后,在谢瑞良1999年与庄胜集团“合作”之前,得以“金蝉脱壳”,脱身而去。  而且需要指出的是,正是经武汉市侨办的“批准”(武汉市侨办并没有金融业务审批权),游子乡集团才得以在长达四年的时间里非法集资1.7亿元。  关于非法集资问题,国务院颁布的行政法规明确规定:“非法金融业务活动所形成的债务和风险,不得转嫁给未参与非法金融业务活动的国有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以及其他任何单位。”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从易盈公司接手所购房产的状况来看,游子乡集团投资到房产中的建设成本约3000余万元,而其未偿还的非法集资总额高达1.5亿元,而且游子乡集团还收到庄胜集团通过易盈公司支付的房款7700万元。上述数字表明,如若这些资金还在游子乡集团手中,足够偿还集资款,用不着拍卖后来投资者的投资资产。但这近2亿元的资金却竟成黑洞,不知去向。  而武汉市政府办公厅有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态度十分明确:“这个事情是很复杂,等到我们解决了老百姓的问题,一定给公众一个交代。老百姓的事情关乎稳定大局,我们一定会保护他们的利益。政府也要维护良好的投资环境,外商的利益我们要坚决保护”。但这位负责人没有透露是否会就此再开一次拍卖会。  但不管怎样,对于当地来说,政府拍卖外商资产、堵非法集资的窟窿是否会使外商对武汉的投资环境顾虑重重?外来投资者是否会对当地政府今后的招商引资活动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庄胜在武汉亿元投资拍卖经过  2002年4月,易盈公司所拥有的物业被武汉市公安局作为游子乡案件的证据予以扣押;  2002年6月,武汉市多个政府部门的20多名代表与庄胜方面开会,劝说庄胜二次出资购买该商场物业;  2002年7月12日,武汉市人民政府两次发出通知,宣布“武汉市人民政府决定从即日起收回”易盈公司拥有的商场物业土地使用权;  2002年8月30日,武汉市国土资源管理局发出“行政处罚决定书”,以房屋已经出售给香港易盈公司为理由认定武汉易盈公司持有土地使用权不当,并因此责令易盈公司退还土地;  2003年1月11日,“武汉市游子乡涉案赃物变卖处置小组”在武汉某报刊登《拍卖公告》,宣布欲将该物业作为游子乡集团的“赃物”进行拍卖。但那些属于游子乡集团的财产却未在拍卖物之列。庄胜方面随即在6家媒体上刊登《律师声明》,澄清相关事实;  2003年1月23日,拍卖会如期举行,但最终以流拍而告终;  2003年1月24日开始,集资户重新开始每天围堵解放大道和商场,导致庄胜崇光武汉店再次面临恶劣的经营环境压力。  短评:在“稳定”的名义下   这是一桩听起来令人难以置信的新闻,我们至今都不太愿意相信它是真的。我们不信它会发生在我国正大步走在依法治国的进程中,而且是发生在改革开放前沿的武汉大都市。但事情的进展又似乎由不得人们不信。因为当事件的一方满世界奔走喊冤的时候,当事的另一方始终保持沉默,既不否认也不作任何辩解。对新闻舆论的监督置若罔闻。  基于公正、客观的报道原则和负责的态度,本刊编辑部在发稿前也曾专门联系武汉市政府方面要求采访,但结果与其他媒体的境遇一样——被拒。新闻主角的沉默与缺失,虽然让我们的置评变得更为谨慎,但我们仍有话要说,鱼鲠在喉不吐不快。  一说政府的责任。伴随中国入世,国内外资本的流动将更趋活跃。在此背景下,依法保护外来投资的合法权益显得尤为重要,它是各级政府义不容辞的职责,但单从武汉SOGO这一事件的报道来看,我们看不到这种正义与责任。  二说投资环境。各地为吸引外来资本,一直以来都在推出各种优惠政策与措施。其实,依法行政才是最好的投资环境。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武汉市在这方面是曾有过教训的。据报道,当年,因为有涉嫌以破产名义逃避银行债务的问题,武汉差点被宣布为“高风险投资区”。当然,后来得以纠正了。  三说稳定。社会稳定关乎全局,至为重要,但稳定不应成为解决问题简单化的借口,更不能在稳定的名义下超越现行法律法规行事。以无端地牺牲合法投资者的利益,以损害当地投资环境及改革开放形象为代价,这种稳定有何基础,又岂能长久?  我们同样同情那些非法集资案的受害者,我们也理解政府的痛,但我们更希望看到一个理性、法制的处理进程。套用一句大话,这也是党的十六大后人们更为期待的事。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高建成 郭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