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时代

王永平

公告

《商业时代》传播现代营销方式、关注新锐商业理念,洞悉商机,面向现代商业企业管理者及供应商,具有着广泛的影响力。国家商业核心期刊(半月刊)。国内各地邮政订阅,国内统一刊号CN11-4105/F,邮发代号2-207。社址:北京石景山区玉泉路3号玉泉大厦606室邮编:100039 电话:010-88258009 传真:010-88258675 E-mail:times@ectime.com.cn网址:www.ectime.com.cn社长兼总编:刘建湖执行总编:王永平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297

总访问量:3245008

SOGO武汉店“命悬吸血楼”困局



21世纪经济报道


  2月10日,离春节前武汉SOGO所在物业“游子乡大厦”第一次拍卖会流拍已经过去19天了,谁也不知道第二次拍卖会什么时候开始,大楼是否会再次流拍。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庄胜集团一高层始终笑不起来。对于庄胜集团下属的SOGO武汉店来说,新春的喜悦更是荡然无存,初一和十五对它而言,不过是等待命运判决的其中一天。

  这幢大楼里有庄胜集团45%的股份和两年来真金白银的1.2亿投资,同时也悬系着3000多武汉人10年来的期望和苦痛。地处武汉钻石级地段的“游子乡大厦”,曾是一幢非法集资1.7亿元盖起来的烂尾楼,至今还欠武汉人1亿多元的血汗钱,号称“吸血楼”!

  现在,庄胜集团被判决对大厦合作伙伴“游子乡集团”10年前的非法行径负责,如果政府将此楼成功拍卖,庄胜的上亿投资将在一夜之间蒸发,而苦苦支撑两年的SOGO商场也时刻身处不测。


骗婚?

  号称京城外资商业奇迹、年销售额超过13亿的SOGO商场,目前仅有武汉一家分公司,却为何招惹了那么大的麻烦?庄胜集团总经理助理向献红向本报记者介绍了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

  1999年,总部位于北京的港资企业庄胜集团旗下SOGO商场(即庄胜崇光)开业刚一年,为了实现“5年建10家分店、年销售总额150亿”的目标,把眼光投向商家必争之地———武汉。SOGO的母公司庄胜集团以房地产见长,所做商业项目习惯使用自己的物业。

  武汉游子乡集团向庄胜发来邀请,随后,庄胜集团访汉受到欢迎,受到当时一位政府官员的接见。希望两家企业强强联合,搞好项目,并表态政府将全力支持这个项目。

  向献红说,政府的态度让SOGO吃了一颗定心丸。更吸引人的是,游子乡大厦物业更是绝版的钻石级商铺。

  游子乡大厦位于汉口最繁华的商业街———航空路路边。紧邻武汉的标志性建筑———武汉展览馆;百米之内就是武汉名气最大客流最多的武汉摩尔商业城;斜对面是武汉的“形象工程”———游人如织的开放式中山公园。而数十条公交的车站,也设在游子乡大厦门前。

  唯一与这环境不协调的,就是游子乡大厦黑乎乎的外表,当时这是一幢只有框架的楼,游子乡因“资金困难”急需合作伙伴。

  一段“好姻缘”开始了。

  双方经协商成立合资公司———易盈国际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易盈),庄胜集团通过其下属的登辉公司持股45%,游子乡集团在香港的母公司泰升公司持股45%,另外10%为其他合作公司持有。1999年12月,游子乡集团把大楼B座7层以下3万平米物业卖给易盈,售价7700万元。随后,易盈取得了这一地块的土地使用权。

  其后,据向介绍,庄胜集团先后给此项目投资1.2亿元用于建设、装修,整个3万平米物业用做商场。2000年圣诞夜,武汉SOGO开业。



噩梦

开业当天,事先强劲的宣传吸引了大批顾客,但一群不速之客的到来给热闹的开业场面泼了一大盆冷水。

  来的是一群义愤填膺的市民,他们几乎字字血声声泪,要求商场给他们解决当年非法集资被骗走的钱。

  原来游子乡大厦竟然欠了1.7亿非法集资款。由香港人谢瑞良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游子乡集团在1994年至1998年间以16%高息非法集资,并已经将大厦B座7层以下物业预售给部分购房户和集资户。

  噩梦从此开始。

  向介绍说,从武汉SOGO开业至今两年内,经常有集资户到商场门前围堵索要集资款,商场有时因此开不了门,有时聚集的人多了,连解放路的交通都被堵塞。

  更令SOGO痛心的是:商场生意深受此累,集资户的行为影响了供应商对SOGO的信任,群众堵门不开业也让商场损失惨重。

  在武汉这样一个商业竞争异常激烈的地方,SOGO长期采取“买100送100”的打折方式,希望凭借优惠吸引客源。经常到武汉各商场购物的苏小姐说:该商场算是环境不错的,就是有点冷清,给人的印象是商品更换不够及时,品牌也单调了一点。她还表示曾经听说过SOGO倒闭、关门和被兼并的传言。

  知情人透露,武汉SOGO这两年至少亏损5000万。庄胜集团一高层默认了这个数字,但他解释说,亏损的主要是房租,这是集团内的事,他本人还是非常看好武汉的市场。

  2002年4月,游子乡集团法定代表人谢瑞良因“涉嫌特大金融犯罪案件”被捕,随后被判3年徒刑,缓期5年执行。但SOGO商场所在物业土地随即被当作作案证据扣押。

  6月,武汉市侨办、房地局等部门相继劝说易盈公司再次出资购买SOGO商场所在物业,被拒。

  最终武汉市国土资源管理局下发文件《土地违法案件行政处罚决定书》,认为该地块属于非法占用土地,责令易盈归还非法占用土地。作出这一决定的理由是:游子乡集团早在非法集资期间已经和集资户和购房人签订了合同,商场所在物业属已经卖出去的房产。但易盈公司在“明知该建筑及用地被售出的情况下,又与武汉游子乡集团签订《土地转让协议》”。易盈公司不服,就此提出行政诉讼和复议。

  2003年1月11日,一则拍卖公告在报纸上出现,SOGO商场所在物业将被当作“赃物”变卖处置,将在1月23日被拍卖。易盈公司立即刊发律师声明,对拍卖提出强烈抗议。

  然而拍卖还是如期举行,这部分物业的起拍价为1.66亿人民币,与集资欠款大致相当。拍卖结果是,标的流拍。

  “吸血大厦”连环局?

  一夜之间蒸发1亿投资,庄胜集团怎么也想不通。该集团一高层约见本报记者,认为庄胜掉进了游子乡事先设好的陷阱,白白为别人的非法集资买了单。

  该人士认为,游子乡集团当初拉庄胜进来投资的时候可能已设下骗局,等到庄胜投下巨资时已经无法抽身。

  游子乡集团明知自己的集资行为犯下众怒,还要拿这样一个楼盘去吸引庄胜的资金,并在《购房补充协议》中保证“该物业未被销售(含预售)、抵押和查封”。

  在2001年6月召开的易盈董事会上,易盈公司承诺,待公司资金状况好转后,将努力给予游子乡集团5000万资金上的帮助,给武汉SOGO创造良好环境。

  该人士说,没想到表面上公平友好的关系竟然是个骗局,眼看一个亿的投资就要没了,庄胜集团希望政府在处理此事的过程中,能够兼顾一下他们的利益。

  一位熟悉武汉商业环境的人士分析,游子乡大厦在武汉太有名了,是著名的“吸血楼”之一,庄胜很可能没有做好充分的市场调查或者保有侥幸心理,否则不会轻易上当。

  庄胜一高层谈及此语气沉重:“我们早就认下了投资不慎的错误,可是绝对没想到会这样血本无归。”该人士还表示,无论事情结果如何,庄胜都希望SOGO能够在武汉很好地发展下去。

  对这件事,政府究竟打算怎样处理?

  记者就此与负责协调此事的责任人之一武汉市侨办王德平处长联系,王处长说,现在事情没有明了,不便接受采访。

  武汉市政府办公厅汤洪礼巡视员的表态则比较坚决:“这个事情是很复杂,等到我们解决了老百姓的问题,一定给公众一个交代。老百姓的事情关乎稳定大局,我们一定会保护他们的利益。政府也要维护良好的投资环境,外商的利益我们要坚决保护。”汤主任说,现在卖掉SOGO所在物业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方式,但汤没有透露是否会就此再开一次拍卖会。

  怎样通过一栋标价1亿6的楼解决近3亿的债务?这是摆在大家面前的难题。


相关报道

《我们的亿元投资就这样被非法剥夺》
《谁来保护外资的合法权益 武汉一次房产拍卖会引发的思考》
《庄胜1.2亿替“游子乡骗局”无奈买单》
《SOS 谁来拯救武汉SOGO》
《武汉SOGO物业强遭扣拍 洋“窦娥”声声喊冤》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郭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