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时代

王永平

公告

《商业时代》传播现代营销方式、关注新锐商业理念,洞悉商机,面向现代商业企业管理者及供应商,具有着广泛的影响力。国家商业核心期刊(半月刊)。国内各地邮政订阅,国内统一刊号CN11-4105/F,邮发代号2-207。社址:北京石景山区玉泉路3号玉泉大厦606室邮编:100039 电话:010-88258009 传真:010-88258675 E-mail:times@ectime.com.cn网址:www.ectime.com.cn社长兼总编:刘建湖执行总编:王永平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396

总访问量:1872079

  厦门大学欲设高尔夫球必修课,引起舆论哗然。与此同时,北大赶紧叫停修建的高尔夫练习场,以避嫌。堂堂大学,偌大中国,怎么到了谈“高”色变的程度?    打高尔夫,一项运动而已。增加该门课程,学校有这个权力。引起此番争议的关键在于,大学生不会因为打了高尔夫而摇身一变成为精英,而真正的精英也不一定都要去打高尔夫。既然如此,是否要培养精英?怎样培养精英?谁是精英?   长期以来,大学生是国家栋梁一说很为流行。栋梁者,精英也。如是,用少数人统治多数人既精英政治,以少有的作为在军事、政治、文化等方面卓有成效者既为精英文化,旨在培养“尖子”的教育遂为精英教育。如今,在信息革命放大了人性
  最原始的管理,是对“物”的即劳动工具的创新性探索。先进起来的管理,后来发展成对“人”的例如“泰罗制”(标准化)下的管理。当工业化被电子化取代,“人才”成为管理的对象。而当信息技术铺天盖地之时,“人力资源管理”应运而生。人力资源,就是脑力资源。人脑 +电脑 +网络 = 新经济(创意经济),知识 +技术 +信息 = 知识管理。  在旧经济时代,管理的重点是劳动工具全不全,够不够和好不好使?在旧经济与新经济更替的时代,管理的难点是人(劳动者)行不行、
  中国人将“国”与“家”放在一起来叫,是个独特的文化现象。所谓国破家亡,是最可怕的结局;而关于“国”“家”昌盛的理想,关于“国”“家”建设的出路,从平头百姓到政府管理者,古往今来的中国人上下求索,系于一身。  国泰民安,向来是我们最希望看到的局面。然而,当新的“三座大山”——高房价、高医药费、高学费压过来之后,人民群众所承受的,不是改革的成果,而是被它的另一面利刃所伤。卫生部
  美是和谐。亚里士多德的这个命题非常精美。艺术的辩证法强调的是,在对比、反衬和烘托中将矛盾的双方、诸方面在“对立统一”中升华为永恒,就像我们看到的所有艺术精品魅力不朽一样。   美是生活。车尔尼雪夫斯基比亚里士多德更进一步,他将美的本质进行了还原,将艺术的辩证法归属为生活的唯物论。   有一种对立,例如贫富悬殊和两极分化,美吗?首先,对立的,才美。地球分为两极,自然化作阴阳,人类区分男女。两极一旦融合,地球将不复存在;阴阳一旦失调,病毒自然发作;男女的悲欢离合,则是一道最具人文魅力的景观。包括贫富的对立,它首先是客观的存在,其次是辩证的发展,再次是认识论的
  “所谓的天才,是99%的汗水,加上1%的灵感”,大发明家爱迪生的这句名言,在中国人中可谓脍炙人口。但是,这是一句被肢解了的名言,它为的是当时批判“天才论”的政治需要,而当时美国的国民经济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时至今日,当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实施转化的时候,最重要的事情,是要做一个根本性的拨乱反正——我们呼唤以灵感、创意为特征的天才。于是,有必要将爱氏原话和盘托出:“所谓的天才,是99%的汗水,加上1%的灵感。但是,那1%的灵感是最重要的”。   这,才是事情的本来面目。因为它符合辩
  在MBA规定经理人的五个使命中,最重要的是“价值创造者”、“战略制定者”和“企业守护神”这三条。而那些给国家打工的国企老总,却因为“战略”迷失,导致“价值”空洞,最后是无法“守护”企业。  去年10月,中国最大的工程机械制造企业徐州工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与美国凯雷集团签订协议,凯雷将以3.75亿美元的总价,持有徐工集团全资子公司徐工机械85%的股份。时至今日,就在徐工凯雷并购批复进入倒计时的时候,捍卫国家产业主导权的声音日
  那部著名的《一千零一夜》里,阿里巴巴站在山洞前,高喊了一声:“芝麻,开门!”,只见洞门大开,里面是无尽的宝藏。采取可持续发展战略,以和谐发展为主题,阿里巴巴与竭泽而鱼者判若两人。  以GDP年增长率超过9%的速度发展,中国经济高速增长了30年。在这种高增长所体现出来的崛起后面,有一个贯穿始终的阴影—资源短缺。保证中国的资源需求必须大量进口,这就意味着我国的经济发展将依赖于国际市场;而严重依赖国际市场,就容易受到国际霸权的要挟和世界经济风险的影响。  一方面是中国崛起的必然要求,另一方面是资源短缺带来的制肘,这样的两难,可谓巧妇
  国内企业TCL在购买欧洲某公司之前,为了省掉一笔巨额的前期咨询费用,他们用土办法在仓促间做了个“土咨询”,结果当年造成了海外收购的巨亏。因小失大,是农业文明中人们常犯的错误。简单再生产所形成的短视与平庸,使我们成为将封建社会延宕了2000多年的唯一国度。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高瞻远瞩,不过是浪漫文人的文化冲浪;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神话也常常是金戈铁马、逐鹿中原的拷贝而已。拷贝,就是复制。复制成功,拷贝经验,本土企业企图靠这样的努力“走出去”,为什么总是踩不上拍,
  因为拥有核心竞争力而几乎垄断了全球电脑主板产业的英特尔,一个早晨起来,突然宣布对双内核奔腾D处理器进行降价,降幅高达50%。此外,双内核奔腾4的降幅也达到了50%,赛扬D的降幅为43%。   双内核,是英特尔的最新拳头产品,为什么大幅降价?因为有一个AMD也发明了它,并降低了价格。于是,两家企业围绕着“真假双核”开打的口水战迅速升级为价格战且如此惨烈。当以英特尔为代表的跨国公司也褪掉它耀眼的光环并走下神坛的时候,善良的人们才开始看出它们的妖魔化本质——“每个人都是靡菲斯特”。   温
  前不久,内地企业家段永平以62.01万美元的天价击败一名梁姓台北商人,竞标成功,获得与巴菲特共进午餐的机会,并打破了去年35.11万美元的最高纪录,以至于《福布斯》开玩笑说:“可能段真的很饿,他这一顿饭要花掉比去年多近一倍的价钱”。巴菲特从2000年起开始拍卖“巴菲特午餐约会”,并将拍卖所得资金以捐赠的方式资助穷困者和无家可归者。   当人们在诧异中指责段永平舍近求远,宁赠外邦,不与同胞行善时,他随后将100万美元捐给了广东灾区。但这后一次的捐赠,也没能获得人们的好评,其原因很简单,段永平的“步步
  以北京市成立文化创意产业领导小组、中关村创意产业联盟和创意产业基地的建立为标识,中国的创意经济应运而生,直挂云帆了。   创意,是人类的第一专利。在天、地、人的冲突中,在人与自然的交互式运动中,从火的使用到环球航行,从四大发明到相对论,从月球探险到手机短信,“脑海”里闪现的灵感,是社会进步的“原子能”;而经济起飞的“反应堆”,则是全人类的“海脑”。   正是古往今来的“海量”创意,使我们在大农耕时代、大航海时代和大工业时代里如沐春风,如
  最近,上海市民邓维捷起诉跨行查询收费违约,将工商银行、建设银行、交通银行和中国银联告上了法庭,就在此时,来自全国人大代表黄细花要求暂停跨行查询收费的紧急建议已通过全国人大常委会转交至银监会、发改委、审计署。在天怒人怨中,来自银行的反馈,则是以“国际惯例”、“收费是迟早的事”为由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  一次查询收费3角,连续查5家银行就是1元5角。据银联的统计,截止到去年底全国共有银行借记卡9.2亿张,如果每张借记卡每月跨行查询一次,一年下来将有33亿元进入银联和各大银行的账户。当消费者没有去计较的时候,银行赢来的&
  改革开放28年,一部被业界喻为反垄断领域“经济宪法”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在酝酿了12年后,6月24日在北京首次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该法律的出台虽然没有明确的时间表,但人们似乎又看到了希望。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市场经济催生相关法律,一切都该都顺理成章的进行,可是“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却成为我国《反垄断法》12年“难产”经历的真实写照。曾经的一部《拿破仑法典》为资本主义经济发展鸣锣开道、保驾护航的事实说明,“转型”是敏感的,但改革需要大刀阔斧。就像如
  曾经,赶超英美是我们最响亮的口号;如今,追赶世界500强,又成为了新目标。“赶超思想”膨胀容易,而把口号变成现实很难。于是我们看到,除了少数几个“垄”字号国企靠“盘子”大以外,冲击500强的无不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我们为什么要追500强?或许理由会有很多,比如,为了向他们学管理、加快国际化进程、使民族工业上水平……而这些说法忽略了一个问题:要成为500强,你就得放弃母文化。   以“末位淘汰”为例,这是以“极端”为特征的西方文化标
  一只足球,一场比赛,吸引了眼球,促进了就业,拉动了经济……世界杯,是经济的;一种精神,一次亢奋,升华了竞争,彰显了勇敢……世界杯,是政治的。俄罗斯《生意人报》6月9日发表了一篇“为何各国政客都需要足球”的文章。该文章认为,四年一度的世界杯不仅是成千上万球迷的狂欢节,也是各国政治家为之或忧或喜的催化剂。  美国在政治和文化上有一种“足球恐惧症”。因为每隔4年就有1个月的时间,全世界不听“老大”的指引,人们好像对美国视而不见;伊朗与墨西哥的比赛,赛
  “耕者有其田,居者有其屋”,在漫长的农耕时代,它就是一面旗帜。大诗人杜甫“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一句绝唱,成为农业社会主义的图腾。  从土地改革到土地承包,从大一统到住宅商品化,中国的改革之所以复杂、微妙中透着蹊跷,它改的一是几千年的流弊,二是新冒出来的奸佞。一蹴而就,从此天下天平,只是个善良的愿望而已。而改革,说到底,要改的则是观念。  “房”的本质怎样理解?在买房、炒房、囤房的所有人当中,房能升值,是个图腾。在卖地、造房和售卖的过程中,所有的单位和部门都收益颇丰,是经
在烹饪学里,熏,是一种最能入味的技术;拿利欲来熏心,则是入骨入髓的堕落。要冲破农业社会主义即平均主义的藩篱,就要鼓励全民致富;而当致富成为时代的主流,其手段自然要非常规创新;在手段,即“术”的创新中,如果脱离了人类社会主流这个“道”的方向,后果是什么?  先是来自南国上海“汉芯一号”造假的新闻,堂堂的学院院长、长江学者和他曾经令中国产业界为之骄傲的学术成果、科研课题,竟然是一个弥天大谎,一场高科技的技术革命也蜕变为利用科研圈钱的黑色游戏!  再是来自北国齐齐哈尔第二制药公司生产假药的报道,一家通过了GMP认证的正规制药企业却用工业原料制造劣质假药“致病杀人”,如此偷梁换柱,可谓胆大
  现代社会的最大魅力之一,是信息的多元化。当农耕文明中被封杀的个性以一种夸张近乎怪诞挣脱着羁绊与束缚,工业社会最本质的标准化生产却在相形见绌中将自己做成了“过剩”。在信息时代里找“北”,对付海量信息里的垃圾,第一个办法是屏蔽,第二个办法是删除。  “屏蔽”了多元化发展的格力空调,多年如一日地“好空调,格力造”,因为专业化经营而渐入佳境,还因为叫板大卖场独辟渠道与通路而柳暗花明。一元,就是本元;单元,才能“状元”。  最近来自海尔电器上海A股上市公司的年报显示,一向以多元化发展的海尔则因为利润的持续下滑而被股民酝酿着“删除”。关于企业多元化与专业化发展的争论再起,答案似是而非,让人迷惑不解。一
  卢梭在他的《社会契约论》中开宗明义:“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这个枷锁,就是社会有效资源与人本主义难以协调发展,所带来的一种特别的尴尬—“枷锁”PK了人的“自由”。  上海的一位女硕士因为闯红灯被课以重罚,并被曝光于各大媒体,来自于交通治理的“抓典型”带给人们的反思是—“严管”是个什么概念?  其一,严管的主观性。因为政府有大公事要办,市民素质亟待提升,交通违章积重难返,于是“重罚重判”成为杀手锏。  其二,严管的时效性。因为平时“松管”,所以需要“严管”,这种拉皮筋似的时紧时松、时好时坏的状况,给人造成的错觉是,政策法规形同儿戏。  其三,严管的客观性。从“严打”、“从重从快”
内容摘要:目前,建立和完善市场经济条件下我国农村商品流通的市场体系、缩小城乡区域在商品经济上的发展差距,成为我国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为此,笔者对东北、西部、东部和中部的一些代表区域进行了实地调研,发现当前我国农村商品流通市场普遍存在着农产品商品化率低、农资供应不畅等问题,并且已成为严重制约我国农村商品流通市场体系发展的不利因素。  关键词:农村商品流通 农产品商品化 农村商品经济    党中央十六届五中全会提出了国家新的发展战略思路,将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任务提上了我国当前最重要的国事日程。商务部、发改委、财政部、农业部等八部门于2005年8月联合发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