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时代

王永平

公告

《商业时代》传播现代营销方式、关注新锐商业理念,洞悉商机,面向现代商业企业管理者及供应商,具有着广泛的影响力。国家商业核心期刊(半月刊)。国内各地邮政订阅,国内统一刊号CN11-4105/F,邮发代号2-207。社址:北京石景山区玉泉路3号玉泉大厦606室邮编:100039 电话:010-88258009 传真:010-88258675 E-mail:times@ectime.com.cn网址:www.ectime.com.cn社长兼总编:刘建湖执行总编:王永平

文集

统计

今日访问:308

总访问量:2412487

  厦门大学欲设高尔夫球必修课,引起舆论哗然。与此同时,北大赶紧叫停修建的高尔夫练习场,以避嫌。堂堂大学,偌大中国,怎么到了谈“高”色变的程度?    打高尔夫,一项运动而已。增加该门课程,学校有这个权力。引起此番争议的关键在于,大学生不会因为打了高尔夫而摇身一变成为精英,而真正的精英也不一定都要去打高尔夫。既然如此,是否要培养精英?怎样培养精英?谁是精英?   长期以来,大学生是国家栋梁一说很为流行。栋梁者,精英也。如是,用少数人统治多数人既精英政治,以少有的作为在军事、政治、文化等方面卓有成效者既为精英文化,旨在培养“尖子”的教育遂为精英教育。如今,在信息革命放大了人性
  最原始的管理,是对“物”的即劳动工具的创新性探索。先进起来的管理,后来发展成对“人”的例如“泰罗制”(标准化)下的管理。当工业化被电子化取代,“人才”成为管理的对象。而当信息技术铺天盖地之时,“人力资源管理”应运而生。人力资源,就是脑力资源。人脑 +电脑 +网络 = 新经济(创意经济),知识 +技术 +信息 = 知识管理。  在旧经济时代,管理的重点是劳动工具全不全,够不够和好不好使?在旧经济与新经济更替的时代,管理的难点是人(劳动者)行不行、
  中国人将“国”与“家”放在一起来叫,是个独特的文化现象。所谓国破家亡,是最可怕的结局;而关于“国”“家”昌盛的理想,关于“国”“家”建设的出路,从平头百姓到政府管理者,古往今来的中国人上下求索,系于一身。  国泰民安,向来是我们最希望看到的局面。然而,当新的“三座大山”——高房价、高医药费、高学费压过来之后,人民群众所承受的,不是改革的成果,而是被它的另一面利刃所伤。卫生部
  美是和谐。亚里士多德的这个命题非常精美。艺术的辩证法强调的是,在对比、反衬和烘托中将矛盾的双方、诸方面在“对立统一”中升华为永恒,就像我们看到的所有艺术精品魅力不朽一样。   美是生活。车尔尼雪夫斯基比亚里士多德更进一步,他将美的本质进行了还原,将艺术的辩证法归属为生活的唯物论。   有一种对立,例如贫富悬殊和两极分化,美吗?首先,对立的,才美。地球分为两极,自然化作阴阳,人类区分男女。两极一旦融合,地球将不复存在;阴阳一旦失调,病毒自然发作;男女的悲欢离合,则是一道最具人文魅力的景观。包括贫富的对立,它首先是客观的存在,其次是辩证的发展,再次是认识论的
  “所谓的天才,是99%的汗水,加上1%的灵感”,大发明家爱迪生的这句名言,在中国人中可谓脍炙人口。但是,这是一句被肢解了的名言,它为的是当时批判“天才论”的政治需要,而当时美国的国民经济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时至今日,当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实施转化的时候,最重要的事情,是要做一个根本性的拨乱反正——我们呼唤以灵感、创意为特征的天才。于是,有必要将爱氏原话和盘托出:“所谓的天才,是99%的汗水,加上1%的灵感。但是,那1%的灵感是最重要的”。   这,才是事情的本来面目。因为它符合辩
  在MBA规定经理人的五个使命中,最重要的是“价值创造者”、“战略制定者”和“企业守护神”这三条。而那些给国家打工的国企老总,却因为“战略”迷失,导致“价值”空洞,最后是无法“守护”企业。  去年10月,中国最大的工程机械制造企业徐州工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与美国凯雷集团签订协议,凯雷将以3.75亿美元的总价,持有徐工集团全资子公司徐工机械85%的股份。时至今日,就在徐工凯雷并购批复进入倒计时的时候,捍卫国家产业主导权的声音日
  那部著名的《一千零一夜》里,阿里巴巴站在山洞前,高喊了一声:“芝麻,开门!”,只见洞门大开,里面是无尽的宝藏。采取可持续发展战略,以和谐发展为主题,阿里巴巴与竭泽而鱼者判若两人。  以GDP年增长率超过9%的速度发展,中国经济高速增长了30年。在这种高增长所体现出来的崛起后面,有一个贯穿始终的阴影—资源短缺。保证中国的资源需求必须大量进口,这就意味着我国的经济发展将依赖于国际市场;而严重依赖国际市场,就容易受到国际霸权的要挟和世界经济风险的影响。  一方面是中国崛起的必然要求,另一方面是资源短缺带来的制肘,这样的两难,可谓巧妇
  国内企业TCL在购买欧洲某公司之前,为了省掉一笔巨额的前期咨询费用,他们用土办法在仓促间做了个“土咨询”,结果当年造成了海外收购的巨亏。因小失大,是农业文明中人们常犯的错误。简单再生产所形成的短视与平庸,使我们成为将封建社会延宕了2000多年的唯一国度。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高瞻远瞩,不过是浪漫文人的文化冲浪;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神话也常常是金戈铁马、逐鹿中原的拷贝而已。拷贝,就是复制。复制成功,拷贝经验,本土企业企图靠这样的努力“走出去”,为什么总是踩不上拍,
  因为拥有核心竞争力而几乎垄断了全球电脑主板产业的英特尔,一个早晨起来,突然宣布对双内核奔腾D处理器进行降价,降幅高达50%。此外,双内核奔腾4的降幅也达到了50%,赛扬D的降幅为43%。   双内核,是英特尔的最新拳头产品,为什么大幅降价?因为有一个AMD也发明了它,并降低了价格。于是,两家企业围绕着“真假双核”开打的口水战迅速升级为价格战且如此惨烈。当以英特尔为代表的跨国公司也褪掉它耀眼的光环并走下神坛的时候,善良的人们才开始看出它们的妖魔化本质——“每个人都是靡菲斯特”。   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