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店当自强

2015总结:跳出来看老牌社区便民超市的病原所在

今年为了救老丈人家空了一年多的50平米小门市,从工作了八年的连锁社区型超市走了出来,成为了一个小店主。经历了这四个月的个体店主生活之后,站在市场的角度,才恍然大悟我们的问题根源所在。

重庆有不少历史超过15年的老牌连锁社区便民超市,比如家佳、凤梧、高兴、渝海等等,这些连超大都是从最早一批的个体超市中脱颖而出,历经风雨一路走来。这种200平米以下的主城社区便民超市曾经风光一时,但是现在为什么这些超市在主城的社区便民店几乎都遇到了问题,包括和他们类似的后来者渝百家、绿优先等。过去在这类企业的时候,总是往市场环境、竞争压力、管理模式这些去找原因,而真正走出去自己做了一个小店主之后,问题的根源很清晰地摆在眼前——没有适应时代的变化,摆正自己的位置,还做满足民生的“高大全”,快消品非常弱势。

十几年前,超市处于发展期,同时城市的发展也处于新旧交替期,市场对超市的需求大,加上大型超市网店少、生鲜经营水平不高,市民对大型超市的依赖程度并不高。这种200平米以下的社区便民超市的定位是以民生为主的,那个时候一些不到100平米的门店里面都有散装的米桶、油桶和电饭锅、踏花被之类民生大件。基本上除了生鲜以外,可以满足老百姓日常的所有生活需求,所以我们这类社区便民超市更像是标准超市的浓缩版。然后进入2012年以后,市场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重庆市区的超市数量逐渐开始饱和,特别是生鲜出色的永辉超市在重庆的出色表现,使得重庆的大小超市都非常重视生鲜的自营,生鲜经营水平的大幅度提升使得市民对大型超市的依赖程度越来越大,随着永辉超市在重庆的门店数量不断攀升和往社区化发展,使得民生类超市的竞争状况越发的惨烈,关店已经是多过了开店。

但是身在其中的人还是没有足够地意识到问题的根源,我也算是其中之一,不能逃避自己的错误。好几年时间我们超市的新店规划都是由我设计的,不管多大的门店,针织、塑料、玻陶不锈钢、五金小家电、文体用品这些都是必须要上的,至于纸品、洗化、粮油的大规格也是不会少的,所有的促销活动都是以民生大件的惊爆价为主导的。后来体制改革由开店经理负责,但是后来者也没有改变十几年延续至今的路线。于是才有了今天的冰火两重天,一是以快消品为主的便利店(罗森、7-11、可购)和便利超市(芙蓉兴盛、誉多)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另外则是以渝海、高兴、绿优先、渝百家等民生型便民超市则关店大于开店。

我们对比下两个一排门面相邻的一百平米门店的差别,一家是以快消品为主的本土知名超市四庆,另一家我们这类民生便民超市中做得算是最出色的一家。对比一下:

烟:我们就不要在四庆面前谈烟了,算是重庆做得最好的超市。再看另一家我们这类做得最好的店的烟,稀稀拉拉就这么些个重庆人都知道的单品。纵观我们这些超市,堂堂的大连锁,烟弱得连街上那些小烟摊都不如。采购采购不管、营运营运不管,让门店自己管,门店也不想多管,为什么,怕赔钱,所以我们这类小店的烟的销售远远没有到达正常的销售水平,更流失了很多的顾客。

休闲食品(零食):两个店的面积和货架布局是基本一样的,不同的是四庆的零食占据了三分之一的货架资源,而我们这类这家只有五分之一。因为要给百货类和民生大件留位置,只有大量压缩休闲食品的空间。

品类:四庆的休闲食品、饮料很多是大型超市没有的东西,并且更新汰换的速度比较快,不会出现“不知道吃什么?没什么可买”的尴尬。再看我们这类超市的门店,要说怎么是大型超市的浓缩版,大型超市的休闲、饮料基本上我们的店里都有,但是个体超市和便利店热卖的零食和饮料,我们很多都没有。再加上卖场体现的是民生,你视觉黄金线看到的始终是那些熟得不能再熟的面孔。

再说下我自己的店,设计的时候的确是沿用了长期的习惯,尽管只有三十几组货架,但依然给百货分了三组,针织、塑料、玻陶、小家电是一个没落下。最后包装的休闲食品只占了四组货架(散装休闲有十组),民生的大件也上得齐,调味品做得相对较强。好在最后订货的时候,下定决心,没有给百货的供应商朋友打电话,最终开业时我的百货只有纸杯、毛巾、牙签、棉签一共五个单品。到现在包装的休闲扩大到了六组,增加了一半,还是感觉货架资源远远不够,不想再听到顾客跟我说都吃过了,没什么可买的了。而调味品那边的问题就出来了,因为陆陆续续保质期过半了。然后大规格的洗化开始也卖得动,但是11月镇上两家中心超市对杀民生大件(我所说的中考),至那以后就卖得极其的慢了。现在我已经全身心的投入到烟盒散装休闲的品类管理中,香烟开始也是参照老东家只卖了40个单品左右,现在已经达到了80个品种,因为自己等级太低,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散装是一直以老婆御品为样本,基本上是棋逢对手吧,最近新引进汰换了三十几种商品,来面对元旦节永辉开业的大考。所以即便在寒冷的冬天,残酷的市场竞争环境下,我这个极其弱势的小店还是在持续的增长还是难能可贵的,这其中烟和散装休闲这两个类别的占比在12月差不多要上升到65%,民生和大众化的商品占比会进一步降低。

明年最大的事情就是应对永辉开业所带来的一系列连锁的反应,由永辉、国美、老凤祥等组成的西城金街购物中心的到来,就像李云龙打平安县城,最后把共军国军日军县大队区小队都牵扯进来了,整个晋西北都打乱了。表面上看永辉上万平米的大卖场对我这个生产队级别的小店除了周末没有太大的影响,但实际上受永辉冲击最大的那些300平米以上的社区中心超市,他们要生存下去除了拿敏感的民生商品杀价也不会别的其他方法,这就对我们这些小店的生存带来巨大的影响,所以这就是我说的“大考”。“大考”之乱过去后,当地的零售市场会在一段时间内趋于稳定,再根据新的市场变化来确定小店的长期发展定位。

最近这八年都是在于城乡的社区小型超市打交道,对这个行业里的所有同行都是有感情的,希望大家能顺应时代的快速发展,以顾客的思维和习惯来重新定位自己的方向,走出现在的困境,有更好的未来。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小店当自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