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闻郝看

小郝子

公告

专注于互联网圈,9年商业记者,爱电商,爱移动,爱娱乐,爱数据,爱金融,

统计

今日访问:319

总访问量:1428713

“不务正业”的阿里人,干了那么多“傻”事,马云是怎么想的?

如果你去杭州旅游,很可能在西湖边看到一群人,他们手拿大塑料袋,戴着劳保手套,比划着要划分地盘……别担心,这是一群阿里人在捡垃圾。
因为阿里巴巴早年就定下规矩,每个阿里人每年至少完成“三小时公益”,能者多劳,上不封顶。
从那之后,“不务正业”的阿里人越来越多,诞生了:
蚂蚁森林——用乘公交等低碳行为,换取虚拟“绿色能量”,积攒到位,就可以让公益组织去沙漠种下真树;团圆系统——阿里工程师设计,帮助寻找被拐、走失儿童的系统;“码上放心”——扫描药盒上的追溯条形码,了解疫苗安全的相关信息……
阿里的公益年报显示,截止2019年3月,阿里员工的累计公益时已经突破75万小时,包括志愿服务、环境保护、爱心捐赠、设计公益等多种形式,更催生出上百个公益项目。
用马云的话说:过去,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现在,责任心多大,舞台就有多大。社会给了互联网公司巨大的信任和资源,我们就必须努力解决社会问题,促进社会发展。毕竟,对于昨天,我们今天能做的事很少;但是对于未来,我们今天可以做的事很多。
最近,阿里甚至还评出10件“不务正业”的标志性“傻事”,各种点赞、奖励,区别于那些机械公布《社会责任报告》的上市公司。
要知道,按照古典经济学,企业做好“本职”,创造利润和税收,就是对社会最大的“公益”。但近30年,环保、消除贫困等运动兴起,社会公众和商业世界越来越认定一条定律: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就像管理学家明茨伯格说的:不可避免的,大型企业在产生经济效应的同时,也产生社会效应,两者有割不断的联系,身处重要位置的人必须要有责任感,否则,社会将无法生存。
所以马云当年夸口:“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让阿里成为社会化企业,这就把“己欲立则立人,己欲达则达人”写入基因。在此基础上,公益用心,手法商业,发展就可持续。
一句话:光说不练,嘴把式,光练不说,傻把式,又练又说,真把式。热血难凉,才能不负当初,精彩不断。
不做慈善,做“唤醒”
没错,一帮只想着赚钱的人搞事情,这样的公司越大越可怕。而在新时代,只会做慈善撒钱,同样是敷衍社会责任。阿里巴巴集团秘书长邵晓锋的话说:公益不是慈善,是唤醒,它该吸引更多人参与,聚沙成塔,聚力成事。
如今在西湖边,捡垃圾的不仅有阿里人,还有华少、孙洋等明星,更多公益组织也加入进来。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公益自然接地气、得要领。
与之类似,做物流的“菜鸟网络”在装箱算法上,累计为2.9亿个包裹“瘦身”,减少15%的包材使用,相当于种下215万颗梭梭树。
而面对物流带来的纸箱、气泡袋、胶带消耗飙升,回收困难。菜鸟人一方面利用快递员、自建回收点回收包材;另一方面,使用环保材料开发新型快递箱,让它更防水、耐热、抗压、防震,还能循环使用2个月以上。
推广后,它一年可节省80%的纸质快递箱用量,每年将会节约超过2400万个纸箱,省出数百万棵绿树。更重要的是,该快递箱综合成本下降3成,如此,足以唤醒更多快递企业的环保意识,主动使用它。
如管理学之父德鲁克所说:“企业不仅是一个做生意赚钱的组织,更是满足社会需求的组织。”
如此“不务正业”的,还有阿里云的一群码农极客。
之前,武汉有位叫崔兴礼的老人,因为患阿尔兹海默症,有时连自己名字都记不起来,他的孙女不能陪伴身边,又担心老人闪失,就去找阿里云工程师丁险峰帮忙。
结果,这哥们为老人家量身定制了一整套远程看护方案,接入多种物联网设备,确定老人的生活状态。
例如,崔爷爷佩戴的智能手环,会监测他的身体指数,实时汇报他的定位,防止老人走丢。还有智能药箱,有孙女的声音,会提醒老人及时吃药,防止吃错药。
同时,家人通过手机上的专属APP,了解崔爷爷在家里的所有行为,能够对异样行为及时预警。
此外,丁险峰和阿里云其他工程师,花费1000多小时发起"码上公益"平台,吸引超过4700名"爱心极客"注册,210家公益机构入驻,他们共同用10万多行代码支持73个公益项目,大大降低了做公益的技术门槛,惠及1000多万人。
按阿里巴巴集团首席技术官张建锋的话说:科技的真正力量,在于利用科技成就更多人。
的确,阿里种树,更多人乘凉,本质上是企业的价值观如此。若现在还有人说它是品牌营销的自带圣光,那小郝子只能感慨他目光短浅,太狭隘。
要知道,企业公益是“表”,唤醒社会公益是“里”,表里通遂,才能“泉之不涸,四支坚固”,可持续发展。
是公益,更是机会
然而,这一切既要“斗志是高涨的”,也要“操作是高能的”,否则企业无以为继,公益也会偃旗息鼓。
所以,管理学家迈克尔?波特提出:如果企业能以选择核心业务的方法和框架来分析,他们就会发现,公益可持续发展,并不意味着约束或慈善的需要,而是企业实现创新和提高竞争优势的潜在机会……
每天上午叫醒数亿用户的“蚂蚁森林”就是这样的存在。
2016年,80后“祖望”灵光乍现,想要引导支付宝用户在线缴水电煤、买电影票,降低大众的碳排放量,并以此计算虚拟的“绿色能量”,在手机里养大虚拟树,积攒到位,蚂蚁金服和公益伙伴就会在沙漠种下棵真树,由此激励、培养用户的低碳环保行为。
于是,他凭“三寸不烂之舌”从公益、设计、公关品牌、战略等部门硬拉来几个人,组成一个虚拟团队兼职帮忙,没有考核,也不算绩效。
没想到的是,蚂蚁森林上线后,经过一段用户教育,便快速成长,拿下千万用户。
当时,支付宝不断在社交上尝试,希望打破微信对用户的垄断,可惜效果不佳。在一系列事件后,支付宝管理层决定放弃社交,“忘记竞争、忘记‘高频’这些东西,回归基本点。”
2017年,回归基本点的支付宝尝试推了蚂蚁森林,结果出乎意料得好,其日活跃用户数迅速达到数千万。用户高频打开支付宝,更了解它在金融之外,还可以查台风、查社保、预约挂号、预约办事等等,感觉又打开了一个新世界。
在此基础上,相关团队再开发出“蚂蚁庄园”——通过虚拟养鸡捐赠爱心,积攒下来,可以变成公益机构的真实捐款。它也迅速收获上亿的高频用户。
自此,游戏的“低门槛、高趣味,公益加成”大行其道。2017年后,支付宝无论在线下推广二维码支付,还是大做地铁、公交等扫码支付,都更游刃有余,其3-5线城市的下沉也做得更深更广。甚至,它还反哺淘宝等兄弟应用,助其导入新用户。

终于,支付宝有底气用自己的“多功能”对抗微信的“高频率”,抵制住微信支付的侵袭,加速卷入五环外新用户,同时,打开数字化赋能地区、行业的新格局,不再焦虑。
而这一系列经验,也被复制到阿里系其他应用中,令阿里抢占到更多的用户时间和用户心智。
Questmobile统计显示,截止3月,腾讯系的用户使用时长同比下降3.7%,而阿里系的用户使用时长同比增长0.2%。另外,按TrustData统计,3月支付宝月活跃用户数达6.15亿,超过QQ,成为国内第二大应用。
一切如企业社会责任专家大卫?施沃伦所说:“在这样的逻辑下,企业将赢得更多民众、客户的信任,公益方面的‘进化’可以成为其开拓市场的利器。”
的确,要做正确的事,又要正确地做事。公益既是唤醒,又是机会,阿里已经拿出样板,证明“有温度”的商业才有星辰大海。时势就是如此,若其他企业不能像阿里一样识变、应变、改变,就注定被时代抛弃,连一声“再见”也听不到。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小郝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