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闻郝看

小郝子

公告

专注于互联网圈,9年商业记者,爱电商,爱移动,爱娱乐,爱数据,爱金融,

统计

今日访问:341

总访问量:1617551

中国四分之一的90后为“破站”神魂颠倒,全因为这只神秘战队


俗话说:没被误解过的青春,算不得青春。之前,80后被称为垮掉的一代,紧接着,90后又被冠以这样的名头。
可现实呢?他们中的大多数最后还是成为了时代的先锋、社会的楷模,变为经济、科技、创新的顶梁柱。那种“嘴上没毛办事不牢”的年龄歧视,就像对某星座、某省份的歧视一样不靠谱。
是的,90后已经长大,正成为社会的中坚力量,还用旧眼光看待新变化,只能重复“看不清、看不懂、追不上”的悲剧。就像华尔街格言:和趋势做朋友,才能成为赢家。
而B站(“bilibili”简称)正是如此。作为90后视频社区,它用10年时间紧跟年轻人步伐,从交流二次元喜好的小网站,变成引领年轻潮流的大平台,终于进入收获期。
最新的数据显示,B站月活跃用户达9270万,接近1亿,其80%以上的用户为90后。而全国统计下来,90后总人口才3.2亿,也就是说,每月有1/4的90后在“恩宠”这个“小破站(爱称)”。
从此,“前方高能、弹幕护体、开口脆、多谢款待……“成为流行的热词。它甚至超过抖音,成为“Z世代(中国90-00后)偏爱APP”第一。用网友的话说:大海航行靠舵手,青年娱乐靠B站。
不仅如此,随着这些有为青年越来越富有,他们“为爱充值,为信仰买单”的消费观,也让B站连续两个季度收入超10亿元,支撑它在去年上市后涨幅超20%,在所有科技同行里排名第二。
而B站能让90后神魂颠倒的关键,在于旗下有支秘密战队——“UP主”,他们是二次元动漫、游戏、鬼畜等领域的高手,制作“专业用户创作视频(Professional User Generated Video,PUGV)”,源源不断为B站输送优质内容。
依靠这群内容的高能担当,B站从精神上满足了年轻人的“二次元”需求,使其发自内心地感激、喜欢,与之愉快地“玩耍”。曾经的“冷门非主流”,也变成如今的“当红炸子鸡”,让90后们高喊“B站不倒,青春不老”。
于是,B站1月26日在上海举办BILIBILI POWER UP年度UP主颁奖典礼,犒赏自己的“盟军”,让他们鉴证自己的高光时刻,享受二次元的奥斯卡。

一切就像《商业的本质》中说的:商业是探求真实,建立互信的过程。探求真实,B站依靠各种互联网新技术;建立互信,它依靠UP主有创造力、吸引力的内容。最终,实现“得青年者得未来”。
抓住90后,无“灵魂”不成立
“理解用户,定义产品,以始为终,拥抱未来。”这是百度产品大神俞军对爆款产品的总结。而B站正是这样才“跋涉出泥沼,飞越过沧桑”。
10年前,B站刚创立,还叫MikuFans,其名字源于日本虚拟偶像“初音未来(Miku)”,那时,年轻人热爱的游戏、动漫等二次元还被称为“亚文化”,并不受主流待见。
于是,有共同爱好的人聚集到一起,在MikuFans看“业内”大神讲解相关历史、争辩作品好坏、追求虚拟偶像,大家找到组织,抱团取暖。
无疑,新的文化和价值观引导着90后,但在那时,这些特征被压抑,与上一代人群喜欢电影、摄影等形成鲜明的区别。
毕竟,90后是互联网的“原住民”,很小就接触网络。用B站董事长陈睿的话说:他们享受中国经济发展最快的时代,物质富足和教育充实,而互联网极大的扩展了他们的审美和知识储备,使其成为拥有自信和创造力的一代。
因此,像游戏解说“熬厂长”这样的高手不断创作,他根据游戏题材开立杂谈节目《囧的呼唤》,嬉笑怒骂间,各种玩梗、开脑洞,带动了年轻人自嘲的“囧文化”。
10年间,熬厂长单集节目的平均播放量超100万。内容也从游戏吐槽“进化”成挖掘游戏背后的故事,当年凭爱好制作视频的中二青年,如今也成为460万人心中的大明星。
与之类似,做宅舞视频8年的“咬人猫”专门翻跳热门舞曲,国风、电音无所不包,与小伙伴共同演绎的《极乐净土》点播量超1000万,视频总播放量超1.5亿。如今,喵酱已成为萌翻223万人的知名“舞见”。
有了这群干货不断,脑洞大开的UP主,B站破解了内容长期保持创造力、吸引力的难题,牢牢粘住90后用户。
它如同蓄养了一个用户池,内容带动下,拉新与营旧保持着良性循环,从而升高水位,洁净水质。于是,用户不竭,关注不止,热点不息,让B站在“眼球经济”中享受强者恒强,赢者通吃。

按照券商研究报告,PUGV占全部视频观看量的89%,UP主创造内容吸引用户,用户转化为UP主的粉丝,带来影响力和营销价值,刺激UP主持续产出内容。B站由此形成“自增长”的闭环,从蚂蚁变大象。
正如诺贝尔奖得主普里高金说的:“我们称之为现实的一切,都是通过我们积极营造来显现的。”UP主不断贡献有“灵魂”的内容,B站就能抓住90后的心,立身、立命。
锁定UP主,无“供养”不成事
是的,B站享受了二次元独特文化的“信仰”加成,集中90后的注意力,注意力就是数字时代的货币,它成就B站成为商业巨头。
而UP主作为B站生态的土壤,也需要悉心的涵养,给名、给利、给流量。这就像社会学家马基雅维利说的:一件事,让所有人得利,它才能成功且持久。
之前,有业界大咖告诉小郝子,有二次元“鼻祖”之称的日本“N站”,就没孵化出UP主这样的人群,没有看清“解读、再创作也是生产力”,内容上缺乏独到之处,导致社区生态不稳定。
结果,前年开始,N站营收下降,停留于10亿元人民币水平,更可怕的是,大量年轻用户分流到其他社交媒体,30岁以下的用户比例下降到49%,使其彻底走向衰落。
殷鉴不远。更何况互联网世界“内容靠养、人才靠抢”,还指望高能UP主“利益看淡,爆肝苦干”,真的不现实。
所以,B站才搞起UP主颁奖礼,以二次元“奥斯卡”为名,帮他们突破次元壁,赢得江湖地位。
例如,“伊丽莎白鼠”是鬼畜领域霸主,因为剪辑诸葛亮骂王朗的经典桥段而闻名,其脑洞之大,玩梗之遛,就连扮演者唐国强老师也为之惊叹,前来为他颁奖。
用唐老师的话说:“20年前知道诸葛亮的人并不多,没想到20年后年轻人都知道了,我要感谢鬼畜。”颁奖结束后,他还拍着“鼠总”的肩膀演绎了半篇《出师表》,声声称“臣”。
这种来自主流文艺圈的认可,正是UP主们渴望的,百名得奖的UP主因此名声大振,自然愿意与B站共荣、共生。

当然,只有名声还不够,毕竟,无利可图,热情易失,无流量滋养,更缺乏成就感。为此,B站在这些方面开启扶持计划。
一方面,B站接下品牌商广告,将其分发给合适的UP主,让他们在视频中巧妙的植入,取得广告收益。另一方面,也为他们对接品牌商家,嵌入购物链接,提升其变现能力。
比如著名舞见“西四炸弹”在短视频中植入名牌化妆品,视频底部也加上了产品的购买链接。
此外,对于新生代UP主,B站则给予流量倾斜,算法匹配用户,让高能作者迅速“出头”。
获得年度新人奖的“百万剪辑狮”正是这样才崭露头角。去年6月,这个二人组才刚入驻B站,因为音乐卡点、影视画面的绝配,获得一致好评。所以,B站在更多用户端力推其作品。
结果,他们制作的《2018年度混剪》和纪念金庸的《查大侠,他们都来了》充满回忆杀、哲学杀,燃爆B站,周围跪满膝盖。
财报显示,这些策略创新下,B站月均活跃UP主数量及月均审核通过的视频投稿量同比增长130%和136%。
可见,名利给够,流量给足,“供养”不断,B站用生态共赢锁定高能UP主。于是,各种“我行我秀”层出不穷,B站得以与年轻人同质同构,同步共振,一起活出自己的理想主义。
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前10个月新增网民3700万,其中,90后超1500万,贡献了移动互联网近一半的增长率。
显然,90后正在接管世界,旧世界正在消失,新世界正在诞生。而这些UP主和B站,如索尼创始人盛田昭夫所说:在新世界看到了机会,然后及时抓住了它,从此成就未来。
如今,未来已来,还在加速流行,70后、80后该怎么办?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小郝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