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闻郝看

小郝子

公告

专注于互联网圈,9年商业记者,爱电商,爱移动,爱娱乐,爱数据,爱金融,

统计

今日访问:341

总访问量:1619709

抖音、罗永浩、王欣发布会“撞车”,真是为了围剿微信吗?



1月15日注定成为互联网传奇的一天。这天,抖音秀出“多闪”,罗永浩祭出“聊天宝”,快播王欣发布“马桶”,三位社交后辈擦拭夺位的刀锋,看似要挑战微信的王座。
只是这过程波折不断。
先是马桶刚上线,其分享链接被微信屏蔽,王欣微博呼告微信“不知道你怕什么”,腾讯官宣回应:随便做个什么东西过来就叫挑战什么霸权。拿红包骗用户下载,留存,也好意思叫产品。
紧接着,马桶在各大应用商店下架,官网清空,连内测分发都不复存在。王欣回应是服务器超载,正努力扩容恢复。
可另一种说法是:匿名社交——造谣与生事齐飞,抹黑与扎眼同行,极易产生违规内容,触犯监管红线,因此才“出师未捷身先死”。
敢情这跌宕起伏的剧情,比《如懿传》更精彩。
而聊天宝这头,罗永浩继续迟到老套路,吊足迷弟迷妹的胃口,显然,他还想借中移动“和飞信(当年风靡一时的飞信)”这张旧船票,重复“子弹短信”的故事。
当然,老罗也没忘挤兑一下微信,因为被封,“想和微信聊聊,但被拒绝了”。紧接着第二天就官宣,100万用户注册激活,下载榜单第一。只希望它不会像子弹短信那样“其兴也勃,其衰也忽”。
倒是抖音发布的多闪没那么多“戏”,认认真真整理微信痛点:“新加的朋友不是代购就是同事”;“别让我给你第一条点赞了,你谁啊”;“好友三年,聊天记录只有‘清粉进行中,勿回’”,句句扎心。
看上去,多闪想成就一种无压力、有温度的熟人社交产品,缓解线上社交压力,其随拍、即时通讯、视频红包、表情包、类似视频朋友圈的“世界”,共同构成了这个产品。
如果把社交细分为即时通讯和社区,即时通讯的核心在关系链,社区的核心在内容,多闪的做法是要用抖音的内容,带动即时通讯的关系链沉淀,进而切入亲密社交,抢占用户的心智和时间。
所以,今日头条CEO陈林说:本质上,微信像客厅,多闪像卧室,两应用本质上不是直接竞争对手。嗯,多闪真不是要闪了微信的腰。



相比之下,多闪没有要大张旗鼓地颠覆微信,只是要分化其中更个性的年轻人,这才是头条系应有的“重剑无锋,大巧不工”,毕竟,Negative(否定)永远正确,Positive(正能量)才能成功。
三国杀,谁能“逆袭”新世界
2013年末,马云、马化腾、马明哲共同成立众安保险,官宣当天,三人纵论互联网。当时马化腾回应马云做社交:最终大家一定会找到各自不同的位置,就像当年QQ、旺旺的竞争。
于是,几年后钉钉错位微信,借工作场景切入社交,拿下上亿用户。可见,非是不能,而是做法上得有讲究。
回头看聊天宝。按照罗永浩的说法,子弹短信霸凌下载榜首13天,30天激活用户总数近749万人,上线七天完成1.5亿元融资,老罗六天接见了51家VC、7家科技巨头,而那不过是完成1/4的产品。
如今,聊天宝有中移动“和飞信”加持,有类似“趣头条”补贴红包的打法,再加上老罗自己的光环,应该可以在市场上“侵略如火”。
可是,别忘记和飞信早已过气,廉颇老矣的它从没拿出新东西唤醒沉睡用户。
即便与之结合,聊天宝也只能玩出点“融合通讯”的概念,实在没法在微信的旧框架中搞出新花样,所以才有大拿说老罗还是“生死看淡、接班李诞”更好。
要知道,微信的网络效应形成后,关系链牢固,高昂的迁徙成本摆在那里,没有像样的场景,真的很难让用户迁移,更何况,真要玩补贴大战,微信也不缺实力。
而王欣的马桶更是岌岌可危,马化腾说“负能量的匿名社交是旗帜鲜明的反对。”更可怕的是,在评论都要实名的今天,还鼓励人们带上面具,毫无禁忌,放大人性之恶,想必王欣真没有考虑过监管层的感受。
这时再看多闪,它的确很像把Snapchat拆解,再“逆向”做出来,用抖音特效带起的“潮”和“酷”去拦截低龄段用户。就像查理·芒格说的:倒过来思考才有利于理解事物的本质并解决问题。
当年,马化腾也说:即使你什么错都没有,也可能就错在你太老了。他举例Facebook,年轻人不愿和老一辈在一个社交平台上。这也就像如今的微信,人多又杂,一切太老,创新逆袭,机会不少。
因此,多闪的90后产品经理徐璐冉才说:打造无负担的社交,不必担心父母、老板、对手看到怎么想,与最亲密的人轻松私聊互动。



这样,低成本地制造短视频信息流,不想引人炫目、成为谈资、炫耀装逼,只需最亲密的人理解、喜欢: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他就是他,两块钱一把的呲花。拿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的说法,这才是“鼓励人们之间进行有意义的互动”。
没错,社交的下半场,核心诉求从“简便”转向“品质”,比起单位时间内的沟通数量,新一代更看重社交质量。重要的是:能否与“三观相合、兴趣对味、感觉来电”的亲密者更有效地交流。
按经济学家萨缪尔森的说法:市场经济的最终主宰,是消费者与技术。消费者提供了需求,技术革新了供给,其关键是撮合匹配。
从这个意义上,野心勃勃的抖音比颤颤巍巍的老罗、不灭团魂的王欣更有实力,由此与王者之师的微信错位竞争。
此社交非彼社交
所有商业的竞争都是对人们时间的抢占,任何一次商业变革都是时间消费方式的变革。
这一点上抖音是集大成者,一来,聚合内容,解决用户看什么;二来,按用户偏好推荐,解决用户怎么看,把它们做精做透,换来了日活跃用户2.5亿,月活跃用户5亿。
但仅仅停留于此,对于头条和抖音都是危险的。因为人口红利会逐渐消失,对外寻求国际化的增量之外,更要对内挖掘存量用户的新机会。
所以,抖音总裁张楠说:自打社交分享的路径被封,抖音的私信活跃起来,年轻人有欲望表达自己。于是,抖音顺水推舟,做多闪沉淀社交关系链,加码从内容社区向年轻人社交发展,抢占他们的心智、时间。
最新的报告显示,抖音用户中女性用户占比达到65.4%,远超男性,而在女性用户中,21-25岁的用户又占据了50%。如此感性的组合,更有利于流量和算法打辅助,完成“冷启动”。显然,头条和抖音不缺“土壤”培育多闪,而马桶、聊天宝则没有。
在小郝子看来,多闪是内容社区,兼顾通讯,而微信是即时通讯工具,兼顾内容。两者切入点不同,此社交非彼社交。
的确,有人说社区得有核心人群形成独特的文化,然后再外延文化和人群。知乎、B站、小红书是这样,抖音更是如此。平台里,美食爱好者就不能成为密友?萝莉装的爱好者就不能彼此扩列?
曾有一位95后小朋友说,哪怕是贴吧里“五年高考、三年模拟”都能找到兄弟,淘宝评论区里也能发现“失散多年”的姐妹,包罗万象的抖音自然不缺沉淀熟人关系链的基础,这真没硬核到只有微信才能搞定。
由此可见,多闪更像是亲密圈层幻化出的镜子,年轻人用它照见与自己相同的密友,完成自我认同与彼此认可,这才是年轻人社交产品的核心所在。
此外,不像马桶、聊天宝,多闪分化微信用户,强化社交布局,也有战略意义,对头条系,社交是糖,甜在心上。
1月17日,头条系在北京“秀肌肉”,向行业玩家展示自己分析和营销的能力,要让去年数百亿元广告变现上再上一层楼。
其中,不仅有对用户数据的解读,也有围绕意见领袖关系链的解析,对捷豹路虎等品牌的人群洞察也越发细致——分期、性能、24-40岁等成为关键词——有广度、有硬度。



而多闪的社交沉淀、高频交流,将带来更多的数据,帮助头条系做强数据分析的“深度”,这更有利于吸引品牌投放。一切就像某业内大咖说的:技术的布局与组合,最终都是为商业服务。
当然,多闪刚刚发布,要摆脱“月抛”的命运,必须在激活用户后,让用户留存、活跃,形成强关系的关联。这就需要头条、抖音悉心运营,并且按照用户需求加速迭代、升级,它将考验产品团队的技巧,集团的支持和张一鸣的耐心。
有朋友说,它可能像去年的抖音一样,在春节来一波爆炸式营销,吸粉晋级。对此,小郝子不能判断,但时间不欺人,1个月内便见分晓。
综合来看,马桶、聊天宝、多闪对微信,真不是三英战吕布,只是像产品大神俞军形容的,各自“理解用户”,再“定义社交”,但三方资源、能力、切角不同,马桶和聊天宝很难先做对、再做好。
所以,面对老迈的社交市场,多闪值得再努力一点,错位竞争也是竞争。反正就如马化腾说的:“竞争是好事,我们欢迎竞争。”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联商专栏立场。

联商专栏原创文章由作者授权发表,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同时注明来源:联商专栏+小郝子。